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历史军事 -> 谍涯无痕

第一千零八十七 情逾骨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哼!”中野云子冷哼一声,白了林创一眼,道:“让我转告你,说胡逢治已经死了,尸体被你们警察局找到了。胡逢治是谁?”
“走,去你办公室说。”
林创跟石贡仙子在一块很不自在,但跟中野云子在一块,却是轻松得很。
进了办公室,林创关上门,照中野云子抓了一把。
中野云子脸上一红,一巴掌打掉他的咸猪手,轻叱道:“小流氓!”
“嘿嘿嘿……,”林创把手凑到鼻子前嗅了嗅,道:“啊……,真香啊。”
“好好说话,再惹火本小姐,小心让你出不了门!”中野云子嗔道。
“嘿嘿嘿……。”林创一脸坏笑地坐到沙发上,道:“还说我无情呢,我看你才是无情得很呢。”
中野云子白了他一眼,坐到办公桌后,问道:“胡逢治是谁?”
“学生领袖,投诚的地下党。唉,一盘好棋让李士群下得稀烂。”林创叹道。
“哦?”中野云子眉毛一挑,问道:“听你这话,怎么感觉你跟李士群产生了龃龉?”
“唉,谁说不是呢。”林创简要地把二人之间发生的事讲了个大概,道:“不是我跟他过不去,是他挑衅在先!”
“为何?不可理解啊?”
“还能为啥,还不是为了清乡委员会主任一职嘛。其实我是受了无妄之灾,因为如果不是机关长刚才告诉我原因,我还真不知道有这码事。”
中野云子听了,沉思有顷,问道:“你想当这个官?”
“原来不想,但现在想了。不为别的,就为了不让李士群当上,我也要争一争。”
“机关长怎么说?”
“模棱两可。”
“可以理解,你年纪轻轻就位高权重,再升官,就不是福,而是祸了。机关长是为你考虑。”
林创也了她一眼,道:“听你这意思,你帮李士群?”
“说啥呢?你虽然是个坏蛋,但我不允许别人欺负你。”中野云子又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眼白。
“行吧,反正我不当,他也不能当。要是让他当上,我特么天天来重光堂闹!”
“嘁,你闹得着数吗?”
“怎么闹不着数?别告诉我重光堂说话不管用。云子,你也不想想,人人都晓得我跟机关长和你关系好,若是在我败给他,不光我脸上无光,你们脸上也没有光吧?”
“嗯,你说得有道理。你别担心,我跟机关长聊聊。”
“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告辞!”
“哎,你干嘛去?”
“找李士群去,出出心头这口恶气!”
林创说罢,站起来就走。
林创出门了,中野云子才喊了一句:“哎,站住……。”
可惜,门关上了,林创没有听见。
……
来到吴宅外,林创一看,嚯,这么多车啊。
除了李士群和吴四宝、佘爱珍的车,还有一部车,车牌不熟。
不过,林创判断,这部车应该是李云卿的。
看来,别人的面子都不管用,吴四宝把佘爱珍的干爹都给请出来了。
想到此,林创心下不由得感动。
大门外人不少,除了李士群、吴四宝的随从,还有两个穿着黑绸布裤褂的,腰里别着枪。
虽然不认识,但林创一看就知道这是李云卿的人。
看到他下车,众人不约而同地立正行礼。
林创微微点头,带着易莲花进了大门。
吴四宝看见了,赶紧从正厅里迎出来,小声道:“哎呀,祖宗啊,你可来了,望眼欲穿啊,你姐连师父的话都不听了,爷俩刚上了。”
林创一看,果然,吴四宝脸和脖子都挂了花,一道一道的,血湖湖的,有的地方还翻着白肉,看着都疼。
“宝哥,疼吗?”林创澹澹地问道。
“疼!”吴四宝作可怜状。
“该!”林创咬牙切齿地说道。
说罢,往厅里走去。
“我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该了?”吴四宝都囔着,随后跟了进去。
一进门,林创吓了一跳。
地上满是茶碗的碎片,还有一块花布、数根金条、一只锦盒。
再看厅上众人,李云卿坐在长沙发正中间,李士群和叶吉卿分坐于东西两边的短沙发上,而佘爱珍与她干爹对面而坐,林花和春红站在她后面。
李云卿面色铁青,李士群耷拉着头,叶吉卿再满脸的歉意,一只手还不停地拍佘爱珍的手以示安慰。
“姐,我来了。”
林创谁也不理,径直走到佘爱珍身边坐下,搂了搂她的肩膀,道:“别担心,我没事。”
佘爱珍由于气愤,脸一直板着,林创的手搂上她的肩头的时候,眼里忽里流出了眼泪,看着林创道:“小明,谁也不能欺负你,在上海滩谁也不行!”
“我知道,姐,别哭,咱慢慢说,行吗?”林创安慰道。
“嗯。”佘爱珍答应着,但眼泪仍是不止。
林创从桌上扯了张纸巾,亲手给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咳!”李云卿轻咳了一声。
林创放下纸巾,眼睛看过来。
“林局长是吧?老朽李云卿。”
“噢,原来是李老爷子。”林创站起来,微一鞠躬道:“不识尊颜,失礼勿怪。”
李云卿见林创执晚辈礼,心中很是熨帖。
又见林创长得神清气朗,谈吐有礼,更是好感顿生。
他没站,而是大剌剌受了一礼,道:“林局长客气了,请坐。”
“谢谢。”林创道声谢,坐了回去。
李云卿如此无礼,若不是因为他是佘爱珍的干爹,林创才不会给他面子呢。
你特么充什么大瓣蒜?
“早就听说阿珍认了一个兄弟,一直说想见见,可惜缘悭一见。今日看你跟阿珍情逾骨肉,老朽很是欣慰。”李云卿接着说道。
林创笑了笑,道:“李老前辈有所不知,林某初到上海之时,四下无靠,举目无亲。幸得与我姐为邻,才有缘相识。之后,我姐倾心扶持,林某才在上海滩站稳脚跟。可以说,林某之有今天,全赖我姐看顾。”
说到这里,林创看了佘爱珍一眼,接着说道:“您刚才谈到情逾骨肉,其实在林某看来,就算骨肉之亲,反目为仇者也不鲜见。而我姐与我,无论什么情况,无论多大的利益诱惑,也绝无令人笑话那一日。”
佘爱珍听了,连连点头不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