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历史军事 -> 大英公务员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首相背后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英国陆军目前还有八百多辆酋长坦克,已经换装了乔巴姆反应装甲,可以通过换装挑战者坦克给尹拉克陆军一批,这样也可以优化英国陆军自己的装备,但是对于一场战争来说,匀出来的几百辆坦克仍然是不够的。
陆军数量的重要性丝毫不逊色质量,尤其是在面对敌人也不弱的情况下,酋长坦克的生产线已经被挑战者取代,英国也不会给尹拉克重开,所以在数量这一方面,尹拉克还需要另外一个卖家。艾伦威尔逊也没藏着掖着,一个国家不可能没有智囊团,还不如他直接开口卖好,表示某大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产能足以让尹拉克陆军完成填线。
费萨尔二世不由得肃然起敬,对眼前的英国内阁秘书长有了新的认识,艾伦威尔逊在对外交往当中一般都打真诚牌,既然帮忙就会方方面面都设想到,这一次经过伦敦的费萨尔二世就得到了这种待遇。
“对英国的采购用美元来结账,对东方的军售用英镑。”艾伦威尔逊又提出来了一个建议,尹拉克王国作为君主制亲英国家,并没有硬性规定石油出口要用美元结算,鸡蛋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
当前尹拉克王国的外汇储备分为两部分,在数字上大体相等,这也是很多国家的通常办法,除了加拿大之外的美洲国家。
英国当然也是需要美元的,但艾伦威尔逊觉得某大国应该需要英镑,没什么理由,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得到英镑肯定只能在英国还有影响力的地方投资和贸易,无非就是中东、东非和包括澳新加在内的英联邦国家。
通过英镑对某大国的输入,还可以借着人家的生产规模促进英镑集团国家的发展,所以他向费萨尔二世这么建议。
英国拿到美元有自己的用处,某大国拿到英镑也有自己的用处,各有各的用处互不耽误。
军购方面的事说完了,就是战争的准备,艾伦威尔逊建议本年度应该储备的战争物资清单,一共三页纸交给了费萨尔二世。
然后是海军的作战计划和封锁行动计划,掐住尹朗比尹拉克更强的战争潜力,这一点之前说过,要断绝海上的外援,英国当然可以帮忙,反正和尹朗的关系已经这样了,可英国不能明目张胆的拉偏架,封锁其他国家海外运输本身就是战争行为,英国要这么做了,和参战有什么区别?
既然不参战,这一项工作就要尹拉克自己来做,所以他才起了把鹰级这一款二战时期英国唯一算得上重型航母的战舰卖给尹拉克王国。
尹拉克王国海军有使用航母经验,人家一个中东蓝水海军,和埃及海军一样常驻桑给巴尔苏丹国,使用经验上不成问题。
这一番各项战争准备,让费萨尔二世的雄心一下子减轻了不少,艾伦威尔逊每一个方面的建议,就代表着一项投入,虽然美国方面已经表示全力支持,还有一些物资上的供应,可那都说的很笼统。
哪像是伦敦这边一项一项的列出来,告诉他打仗需要付出什么样的成本,不过好在花钱并不是全部,终于进入了下一项如何道德绑架阿拉伯世界。
“阿拉伯世界的震动,源自于巴列维国王被废除,埃及王国收留巴列维就是基于这种心理,现在阿拉伯世界大部分国家还都是君主国。既然国王陛下已经准备振臂一呼,那么就要真的抓住各国君主的心理,采用道德绑架的方式,号召阿拉伯兄弟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呃,可以这么做,但陛下不要说这是我建议的。”
艾伦威尔逊轻声咳嗽来两下缓解紧张的气氛,让费萨尔二世也忍不住笑出声才继续道,“既然是全体阿拉伯君主国受到了尹朗革命输出的威胁,在军费上尹拉克应该立足于,让阿拉伯兄弟国家分摊部分花费。”
费萨尔二世也不由得点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艾伦威尔逊则补充道,“一定要在战争没有爆发之前就谈好这个问题。那是钱,不是白纸,只是口头约定是不作数的,万一人家之后反悔了呢?所以之前就要谈好,像是沙特那样的国家,尤其应该被这么对待。”
“尤其沙特还是一个亲美国家,是不是?爵士。”费萨尔二世笑眯眯的回答,“和我们其他国家不同,沙特在阿拉伯世界是完全的一边倒亲美。和原来的尹朗差不多,英国也希望看到沙特释放一些不义之财。”
“要不说我一直就认为,尹拉克远比沙特更加适合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导者。”
艾伦威尔逊模棱两可的回应,“内忧外患,尹朗是那个外患,不代表沙特就不是那个内忧,总不能打一个让另外一个占便宜吧。”
从石油危机之后,沙特凭借着世界最大的石油产量,从原来的小透明地位,变得越发的水涨船高。在现在的阿拉伯世界,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要说句话,肯定没人听的国家了。
不能打还是不能打,但是通过石油危机积累的财富,让沙特取得了话语权,不说和埃及尹拉克并列阿拉伯世界三巨头吧,和叙利亚也门这种传统军事强国还是平等相视的,但凡沙特的军队稍微强一些,话语权还会更大。
差的就是在对以色列的中东战争当中没什么贡献,虽然发起石油危机,但比起在战场上拼杀的几个阿拉伯国家,有些底气不足。
编外大臣艾伦威尔逊,已经把这一场战争可能遇到的问题,还有设想当中的应对都告知了费萨尔二世,是不是还想打,就由这位国王做出决策。
诚实是无上权威的品质,他不会瞒着撒切尔夫人和费萨尔二世的对话,但仍然让女首相震惊了,“你竟然提出了出售重型航空母舰的建议?”
“这有什么?所谓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海军这种军种有着自己的特质,使用英国军舰的国家,永远不会战胜我们。首相几乎住房、教育、能源、就业、交通、外援和实业方方面面的支出,也不过一年削减了四十亿英镑的开支。如果战争打响,尹拉克只要可以让英国增加两年以上部门的财政结余,我们可以用这笔钱做很多事情,下岗再就业的计划,甚至英国军队的内部优化,都需要这笔钱。”
艾伦威尔逊没有提及一百万套公寓的出售,因为一共回笼了二十亿英镑的资金,还不如前者的多。
鹰级航空母舰毕竟是二战时期建造的,到了今天当然能用,对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国家都是重型武器,但对英国就很尴尬了。
撒切尔夫人和从前的首相如果说有不同的地方,就是从来没对军费有过想法,反而艾伦威尔逊多次反对政府要对军费下手的内阁秘书长,这一次准备优化一下英国的军事力量。
撒切尔夫人想说什么,艾伦威尔逊直接拿出来了在过去十几年当中反对削减军费的会议记录,撒切尔夫人一副那没事了的表情道,“如果要是有合适的价格当然好,但要确保不能成为英国的威胁。”
“我也不希望战争爆发,但决定权在费萨尔国王手上,只能做到往对英国有利方向引导的准备。”既然首相不看,艾伦威尔逊又把会议记录拿回来准备存档,同时声明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撒切尔夫人漠视了这一切的发生,她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忙,宣称美国跟随英国的改革,不能解决英国本身的问题,尤其是保守党党内面对迟迟没有进展的舆论压力,也出现了反对声,他要先对付党内的反对派。
整个英国的为王储婚礼的盛大场面赞叹之时,撒切尔夫人婚礼之后的第一次内阁会议,则是面对内阁大臣们的围攻。
掌玺大臣尹恩·吉尔摩则捡起前首相丘吉尔的名言:“不管你的战略有多么诱人,你也必须时刻关注它所带来的后果”来含沙射影地揶揄撒切尔夫人,提醒政府当务之急是制定好政治策略而不是经济方案。
国防大臣弗朗西斯·皮姆认为失业大军是引发社会动荡的导火线,政府关心的不应只是遏制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
农业大臣彼得·沃尔克主张回到老路上去:停止提高税收,用扩大政府投资的办法来解决就业问题。
大法官黑尔沙姆勋爵干脆用元首利用德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篡夺政权和美国胡佛总统紧缩政策导致共和党衰落三十年的史例来危言耸听。
贸易大臣约翰·诺特嘲讽财政部的方案“最多只能算是低能儿的杰作”。甚至连内政大臣威廉·怀特洛虽是撒切尔夫人的心腹,在这次内阁会议上也左右讨好,扮演墙头草的角色。
就业大臣詹姆斯·普赖尔在会上与撒切尔首相就工会改革问题发生了正面冲突。
艾伦威尔逊也参加了这一次会议,直接阻止了弗兰克作为财政部常务次长的发言,自己站在撒切尔夫人的立场开口道,“在进行一次内阁改组已经势在必行,执政党不应该存在如此广泛的分歧,这会影响政策的实施。”
此话一出,内阁大臣们的火力立刻集中在开口的内阁秘书长身上,什么时候白厅竟然可以干涉内阁的会议了?
乱哄哄的内阁会议,虽然指责的是内阁秘书长,但撒切尔夫人知道是冲着自己来的,怒气冲冲的喊道,“这一次的内阁会议到此为止。”
空荡荡的会议室,只剩下了首相和内阁秘书长两人,过了一会儿,撒切尔夫人用一种忠诚的不绝对口吻道,“你说得对,内阁还要改组。”
“话是这么说,可总这样不是办法。”坚定站在首相身后的艾伦威尔逊开口安慰道,“听说加尔铁里访问美国了,谈的挺不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