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都市言情 -> 皇朝当铺

第三百三十四章 又醉酒(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朱祁钰已经死了,那接下来吴明对付的当然是朝中现在权力最大的太监王振,对付这个死太监,吴明心中已经有了计策:在很早王振吸大麻,吴明做了许多的香烟送给他的时候,在香烟中做了手脚,加入了那无色无味的毒药让他不知不觉的吸入到身体里,一般侵蚀着他的身体,一边在找适当的机会了解了他,而现在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朱祁钰的死则是另一次朝中权力的大洗牌,对于王振这种精到家的老狐狸来说,不抓住机会趁机闹出点事情来就不符合他那一惯害死人不偿命的风格,而他一早的就想要对吴明下手。

  王振经过这些日子以来在宫中的那些小太监来报,觉得吴明越来越对他构成了潜在的威胁,如是不尽早的除去,早晚会娶了他的性命,而这一次过后的事情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机会,什么样的机会呢?那就是吴明居然将郕王的王妃纳入到自己府中,这种事情对于皇家来说,同绝对不允许的,最少在他眼中是,虽然郕王谋反而最终在牢里自溢身亡,而他的亲人也连带着是代罪之身,但吴明明目张胆的把张素玉带回吴府住下,简直是蔑视皇家的威严,无视皇家的面子,所以王振想要抓住这样一个机会,把吴明给整死。

  而这样的一个机会,也同样是吴明需要的,也一直在寻找好机会能取了他的性命,这么长时间王振吸有毒的香烟以来,毒已经深入到身体里面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只要把毒药引子放到他的鼻前,就会引发他体内的毒药,倒时候第一个死的,将会是王振。

  一大早,吴明还在爱莉娜床上的时候,就被宫里的小太监给叫醒,打着哈欠的说是皇上有旨意,要到宫里去,无奈的吴明只得爬起床来向皇宫而去。

  为什么吴明会睡在爱莉娜的床上?自从前几天发生的有反贼来攻打吴府的事情之后,爱莉娜的爱情火花完全冒了出来,对吴明是非常爱慕,在她心中,现在的吴明也就是她的白马王子,相比较于几女,她可是要大胆的多,才不会在乎那几位准新娘的看法。

  而对于这样的事情,香云几女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同意了,不过对宁霜却是看的紧,在她们还没有举行讨论会决定之前,是不许吴明碰宁霜的,特别是自张素玉这个前王妃住进来之后,更是把吴明看的紧,生怕吴明偷偷不知什么时候爬摸上张素玉的床,到时候她们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张素玉的到来使得所有的女子,包括宁霜跟她在一个美艳级别的女子心中也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张素玉的成熟美,还有那种生在皇族之家的气质,那种另男人为之疯狂的诱惑之力不是吴府所有女子能比拟的。她的到来,使刚成为吴明几位的夫人心中也不安,生怕自己在吴明面前失宠,所以在看紧吴明的同时,也趁着机会,把那晚没有完成的洞房花烛给完成了,四位准娘子想要怀上吴府有小少爷,到时候就算是张素玉入了吴家,也不怕被她抢去风头。

  说实话,张素玉没料到几女会如临大敌的看待她,不过心中对于吴明把自己给用强抢而来的行径则是怒气大于另眼相看,每每看到吴明心中就十分的来气,恨不得狠狠的痛教训一下他,虽然他帮自己的家人摆脱了困境,但也不能改变自己对吴明那仅有的看法,一个好色而无耻的男人。

  而对此,吴明则是不已为然,女人,有时候只要捅破了那层纸,她还能逃出手掌心不成,现在这吴府已经成为了她唯一的好归宿了,她已经别无选择之处,只是面子上的问题而已,相信那一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到了皇宫大殿之中,吴明早就看见朱祁镇脸色不好的坐在龙椅之上,而那王振则是一脸胡谄的立在下首,看到吴明进来的时候,双眼一瞪,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

  “皇上,不知你把草民找来,有何事情?”吴明行了跪拜之礼后起身问道。

  朱祁镇看到吴明进来,脸上的神情一缓,不过语气稍冷道:“吴明,你干的好事。”

  “不知皇上所说的事情是何事?”

  “难道还要朕提醒你不成吗?”

  旁边的王振适时插嘴道:“吴明,你就不要装糊涂了,你干的事情简直把皇家的颜面都丢光了,置皇家的威信何在,还有没有把皇上放在眼中了。”

  吴明听到这些顶高帽子压来,疑惑的问道:“皇上,不知你所指何事?”难道皇帝发现是自己唆使郕王上吊而死的吗?不过不可能啊!以朱祁钰的性格,根本不会乱说的,难道是别的事情吗?

  “那朕就好好的提醒一下你。”朱祁镇说道:“你把朕皇兄的王妃收纳到你府中,可有此事?”

  吴明点了点头道:“皇上,确有此事,不过……”

  话还未说完,旁边的王振就迫不及待的打断要说的话,立马尖声道:“皇上,你看,吴明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无视郕王原来的身份,又无视皇家的威严,把一个王爷的妃子收纳到自己府中,虽然郕王因罪而贬为庶民,但其中流有的皇家血不容置疑,吴明此举是大逆不道的行为,皇上,应该给予严惩。”

  靠,这个死太监,居然找这么一个破理由就想要我的命,也不看看你自己,老子可是有所准备的,等会就要了你的命,心中暗想的同时,把手伸到怀中,把那能引发王振体内毒发的毒药引子偷偷的打开。

  朱祁镇听完之后看了吴明一眼道:“吴明,你还有何话可说?”

  “有,当然有。”吴明笑了笑,然后把带在身上的那一纸血休书拿了出来递上去道:“皇上,你看过这东西之后,就明白了。”

  “那是什么?”王振看到朱祁针镇手捧着打开看了起来,脸色变得奇怪了起来。

  朱祁镇看了之后脸色变得奇怪无比,抬爱起头朝吴明看去,然后疑惑的问道:“吴明,你怎么会有这个?”

  吴明淡若自然的应声道:“皇上,这是郕王他亲自手写的血书,并交给草民的,因为王爷他不想因此而连累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以才会如此做,还望皇上明鉴,草民并没有做出有损皇家威严的事情来,相反,草民对王妃十分的爱慕,所以才会如此做,还望皇上谅解与成全。”

  朱祁镇拿着吴明递上来的那一纸休书,现在不知道该要如何办了,王爷已经将张素玉给休了,那也就是说不她跟王爷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很显然是自己皇兄临死之前把张素玉托付给吴明的,想是能让她不在受苦,所以才这样做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总不可能在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吧,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把目光朝这件事的唆使者王振看去,却看到王振脸色有点苍白的站在下面。

  王振鼻子之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之后身体开始感觉不适,然后就是慢慢的难受,最后更加的令人痛苦,身体的内脏感觉就好像受到火烧一样,整个人痛得发冷汗,最令自己害怕的感觉到生命力在慢慢的消失,心头一惊,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中毒了!

  “王振,你身体不适吗?”朱祁镇看到王振满脸痛苦之色的站在下面,关心的说道:“如果身体不适,那还是下去休息去吧。”

  王振想要挪到脚步,发现自己却无法移动身体,心中无比的害怕加震惊,于是双眼朝自己眼前的人看去,心中在猜测着是谁下毒,可是看到好像只有自己一人中毒,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事,即而惊骇的同时,把目光朝吴明望去,却看到吴明脸上带着一种事情得逞的诡异的笑容,凭自己多年的经验,心中瞬间就知道是谁下的毒了,可是为什么在场所有人之中只有自己中毒,别人都没有事情呢?

  不过当前最主的要还是想办法解毒,可是自己都想要吴明的命,他会拿出解药来吗?同样的反过来,吴明也一定想要自己的命,肯定不会拿出解药来解毒,这种机会非常的渺茫,可以无视,可是现在是生死悠关的时刻,也只有开口想要求吴明给解药,可是却发现自己连张嘴说话都不能了,心中越发的害怕,感觉身体痛楚难忍的同时也有渐渐发冷,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经离死不远了。

  吴明将王振脸上的痛苦之色尽收在眼底,看到他眼中哀求的神情,知道他想要解药救命,只是很可惜,你想要我的命,我也想要你的命,就看谁的命能活到最后,淡笑着走了过去,在他的耳边只以二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没错,是我下的毒,你现在可以去死了。”说完后轻轻用手指在他胸口一点,身体有所僵硬的王振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把王振推倒在地上,吴明脸上装出惊恐万状的表情,呼叫道:“王公公,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做这样的表面工作,是为了防止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朱祁镇看到王振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心中一惊,从龙椅上离去走到前面,看到直挺挺倒在地上的王振面色发青,双眼慢慢的放大,整个身体看上去僵硬起来如同石化一般,吃惊道:“这是怎么了?”说完之后对着外面喊道:“快传太医,快传太医!”

  “是,皇上。”“传太医。”“王公公,你怎么样了?”一般小太监,还有侍卫全都围在王振的身边不停的问,不过也有一些人暗中高兴,这个老太监,终于要死了,在也不用受他的气了。

  吴明在旁边见此,顺口随便说道:“皇上,想是王公公年事已高,突然发怪病,所以才会如此。”说到这里时,瞄了一眼瞳孔放大,只出气没进气的王振,接着说道:“皇上,看王公公的样子,怕是不行了,已经死了,他已经没有什么气了。”

  朱祁镇听了吴明的话,看着睡挺在地上的王振,眉头皱在一起,说道:“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想来平日里他为朕办事操劳过度致,这才引发怪病的。”

  在吴明与朱祁镇说话的时候,几个太医从外面连滚带爬的到了大殿里,看到躺在地上的王振神情一愣,不过还是忙过去看病情,帮着王振把了把脉,脸上的神情一喜,不过想到旁边还站着的一些人,太医们的表情又一变,装出一丝伤痛的说道:“禀皇上,王公公已经没有气息了,他已经死了。”

  “啊!”听到太医的话,大殿之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声,不过有一半以上是高兴的意思,因为王振一死,他手中的权力就要从新分配,有的太监就想要这一份,而那些文人臣子,则是因为这个害人的太监死了,他们在也不用受他的迫害,岂能不高兴。只有一小部份不会高兴,那是平日里借王振威风虎假虎威害人的一些人,王振一死,没有了大树的保护,他们往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估计连小命也保不住了。

  听到太医宣布了王振确实死了,朱祁镇脸上露出一丝惋惜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真是没想到,既然他已经死了,那就好好的厚葬吧,他也算是从小跟朕的了,这些年来鞍前马后的确实辛苦他的了,没想到会病死。”说到这里之后对着外面的侍卫道:“来人,将王振抬下去,好生安葬。”

  “是,皇上。”几个侍卫抬起已经断气的王振尸首朝外走去。

  过了一会儿,朱祁镇转过头来看了吴明一眼道:“吴兄,没想到今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还真是令朕感到烦心。”

  “皇上,你要想开一点,不要太操劳了,太累的话,就休息几天。”

  “好了,王振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别在说了。”朱祁镇看着吴明笑道:“到是王妃事情,朕不能让你这么胡来,否则岂不让人笑话。”

  听到他这样说,吴明心中一惊,以为他要横加阻碍,于是说道:“皇上,我确实喜欢王妃,在说她已经被郕王给休了,根本跟皇家扯不上任何一点关系,她现在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还望皇上不要为难,望成全。”

  朱祁镇听了吴明说的怪笑着说道:“谁说要横加阻碍了,朕是想要成全你们,你那样子干,会落人话柄,王妃她也是一个美人儿,要是过苦日子那可就枉费了她这样一个绝色美人,朕是想成全你们,准备下旨为你们操办婚礼,名媒正娶了王妃,也好堵人口嘴,也算是成全了你的一个心愿。”说到这里之后脸上露出一种淫笑,凑到吴明的面前道:“在说,大家都是男人,朕岂会不知你的心思!只是便宜了你小子。”

  吴明没想到他居然会下旨让王妃嫁给自己,这样子一来不就是帮自己早日把王妃变成自己的女人吗?心中大喜,一脸的高兴之情:“谢皇上。”

  回到府里,已经恢复气色的张素主跪着听完圣旨之后,头脑发白的接过圣旨直到传旨的太监离开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心中的那个气啊!恨不得把吴明给千刀万剐也难消自己心头之恨,恼羞成怒朝旁边一脸得色的吴明望去,咬牙切齿道:“是不是你的主意?”

  张素玉真是没想到这个皇帝居然会下这么一道荒诞无稽的圣旨,让人根本是始料不及,这样子一来,岂不便宜了某人,可是不遵照圣旨的话就是抗旨,那后果更加严重,也许又会在一次的连累已经被吴明给施救出不用过苦日子的家人,心中的那个气啊!又拿吴明没有办法,用眼狠狠的瞪了吴明一眼。

  “有什么好看的,还是看你的圣旨吧。”吴明笑道:“三天之后,你可就是我的新娘子了,到时你就算把我全身看光了,也没关系。”

  对于吴明的调戏,张素玉脸色羞红,狠声回道:“谁是你的新娘子,想的美!”这个该死的淫贼,居然能让皇帝下旨,还是名媒正娶,虽然这些天来在吴府里住的很舒服,可是想到成了吴明的女人,要躺在他的怀抱里,这心里就一阵火大!

  “女人,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吴明笑眯着眼,突然把一根手指放到张素玉的下巴下缓缓抬起她的一张玉脸,轻声道:“我都快等不了三天了,现在就想着你躺在床上娇美的样子,想想真是让人受不了!”

  本来已经羞恼的张素玉在听到吴明这翻露骨的话之后,一张玉脸已经羞得通红,心中那个气恼不过,抬起脚狠狠的踩在了吴明的脚背上,然后冷哼一声:“哼!”转身离去。

  旁边的清荷丫环见此,也连忙追了出去,不过在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吴明,心中对吴明充满了无比的崇敬之情。

  “啊哟…该死的女人!”吴明对着张素玉的身影狠声喊道:“三天之后,洞房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正要跨出院门口的张素玉听到吴明的话,只觉得心头一阵羞意传遍全身,身体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还好旁边的清荷见机反应快,一把扶住了。想到三天之后的洞房之夜,张素玉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不想在理这个无耻的家伙,发软的娇躯在清荷挽扶之下瞬间消失在院门口。

  你的一次轻轻点击,将温暖我整个码字的人生,请支持一起看文学网,精彩内容尽在一起看文学网,尽在17K文学网。

  三天之后的夜晚里,吴明站在院子里,心中的那个火气之大,就算是皇帝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也会打他一顿出气,今天是又一次的大婚之夜,又娶娇美三妻,可却没有房间睡,为何会这样?

  娶了张素玉,还有宁霜,爱莉娜,去敲门的时候,居然连一道门都敲不开,张素玉恨自己不开门也就罢了,可为什么一向大胆示爱的爱莉娜也不开门,连宁霜也是如此?难道几女都商量好了吗?同时不开门?

  新娶来的老婆房里进不去,那就去香云几女那里,可是一敲门,全都无一例外的都不开门,好像全都统一好了,想到这里,吴明是恨得牙痒痒的,难道老婆们都事情商量好了不开门,来对付自己?

  除了张素玉,爱莉娜与宁霜也想开门让吴明进来,可是她们俩人有点无奈,事先得到比自己早进门的那几女的暗示,不得开门让他进去,所以俩女无奈,吴明把门敲得碰碰响也不能开,怕以后大家姐妹之间的关系弄僵,不好相处。

  想到这里,心中的那个气无处可发泄,只得将手中提着的一大坛子酒猛往嘴中灌,一口气喝了几十口,喃声道:“女人啊,都恨啊!”伸手把衣服上的大红花一把扯了下来扔到了一边,坐在院中的椅子上喝起酒来,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人影朝自己晃来。

  那人影看到正在院中一人狂喝酒的新郎官,心中吃了一惊,于是上前来来道:“吴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快别喝了!”说着就一把夺过吴明手中的酒坛子放到了一边。

  吴明这个时候已经喝得迷胡了,手中的酒坛子被夺却,头脑发昏的站了起来,摇晃道:“把酒还我!你们这些女人,不让我进房睡也就算了,现在连酒也不让喝,快把酒拿来!”

  “不让你进房?”听到吴明说的酒话,来人愣了一下,然后娇笑出声来:“没想到她们还真是厉害,居然会做出这事情来,把新郎官凉在外边了!也真亏了她们了!”说到这里之后伸手去搀扶吴明,道:“吴大哥,来,雪儿扶你回厢房去。”

  “不用你扶,我自己会走!”吴明一把推开那女人扶来的手,摇晃着身体不辩方向走去,可没走二步,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那女子见状,连忙上前一把扶住,责怪道:“吴大哥,你也真是的,都醉成这样了,还是我来扶你去厢房。”说着扶着吴明朝客人住的厢房而去。

  旁边偶有二个丫环看见被挽扶着醉得一塌糊涂的吴明,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在那女子的要求下,还是帮忙一起扶到了客人住的厢房里,然后离开了。

  躺在床上的吴明鼻中传来一阵香气,睁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嚷声道:“咦,娘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刚才不是不让我进门吗?这会儿怎么改变主意了?”

  “娘子?”那女子闻言之后表情一僵,说道:“吴大哥,我不是你娘子,是我,于彩雪。”

  “什么于彩雪,于彩花的,你就是我娘子。”有点醉了的吴明看着眼前那熟悉美丽的脸,嚷嚷道:“娘子,我们来洞房!”说完伸手向上一把揽过女人的身段,然后猛往怀中一带,在翻身一下子压在了上面。

  “吴大哥,不能这样,你快下来,快点下来!”于彩雪急了,自己是来给姐妹贺喜的,刚要回厢房时看到正在院中独子一人喝闷酒的吴明,好心扶回来,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心中可急了,自己可是从蓝采儿那里知道爱莉娜是如何成为吴明娘子的,想要挣扎着脱身,可她一女子哪是吴明的力气。

  “急什么,娘子,来,我们先亲嘴!”吴明胡乱的亲了起来,不顾身下人儿的挣扎,最后找到了香润的香唇,狠狠吸吮了起来,手也开始脱起衣服来,醉酒香女之气最是能催动情欲。

  被狠亲的于彩雪身体慢慢失去力气,眼中流出了泪水,自己不久之前还笑过这件事情的女主角,没想到这么快就换成自己开始上演了,一种苦笑不得无可奈何的情绪充满,还有那一丝丝的欢喜,高兴之情夹杂在其中……

  这一夜……

  第二天当吴明醒来的时候,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是没有跟自己拜过堂女人,也就当朝兵部尚书于谦于大人的女儿于彩雪,脸上的表情丰富极了,而在这个时候,院中响起了几女正在找老公的声音。

  昨天统一阵线的几女没有让吴明进了她们的房,也一同起来的晚,不过当所有的准老老婆聚在一起,并没有在平日里夫君所睡的地方找到人,在问过下人之后,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因为其中一个丫环的回答让她们焦急起来,因为那丫环说是少爷被一小姐给扶到厢房里了。

  “该死的!又是酒惹的祸!”吴明一把抓起床上散乱的衣服胡乱开始穿起来,然后一把推开门,却看到自己所有的老婆全都不约而同的朝自己望来,脸上带着一种怒火,特别是张素玉的双眼之中的愤怒直欲化成怒炎喷射出来一样,直射吴明的内心。

  正在这个时候,吴明身后的房中传来一阵女子的哭泣声,听到这声音,吴明脸色一僵,顿时觉得无比的头大,面部的肌肉抖动了一下,汕道:“早!”

  几女听到这个字,冷着脸慢慢的向门靠了过来,见到她们要杀人的表情,犯了第二次这种罪的吴明心中一寒,特别是看到武功高强的蓝采儿要有动手的样子,为了防止自己人生发生意外受到伤害,抬头说了一句无营养分散注意力的话:“今天的太阳不错,大家多晒有益健康!”一说完之句,不待几女有反应,身形一闪,立马朝着外院门口直奔而去,狂奔向吴府的大门之外。

  “站住,你这该死的家伙!”这是蓝采儿的话:“今天看我不打断你的手脚,让你在也不能醉酒做坏事!”

  “相公,你难道就不能给个合理的解释吗?”这是香云的话。

  “明弟,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怕什么?”刚过门的宁霜笑着说。

  “哦,亲爱的明,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不知道今后还会发生几次这样的事情?”大胆示爱唯恐天下不乱的爱莉娜说的话。

  “相公,你太让纤儿失望了!”秦纤纤满是幽怨之情。

  “如淫贼般的男人,就应该把他变成太监送到宫里。”对吴明用强无比痛恨的张素玉的狠言。

  “唉,相公的酒品太差了!”周灵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姐妹又多了一个,什么时候又要说媒娶了?”

  “碰”一出吴府大门,紧张着向后望去看自己老婆有没有追来的吴明刚一出大门府口,一下子就撞上人了。

  “该死的,是谁,这么撞咱家?”一个尖声怒喊,不过待看清撞自己的人之后,转瞬之间换了语气道:“哟,这不是吴公子吗?你这是怎么了,衣观不整,跑这么快做什么?不知有没有撞伤吴公子,咱家没看清是吴公子,还望勿怪罪。”

  吴明稳住了身形,看到自己刚才撞的人是一个小太监,在他身后跟着几个侍卫,其中有四个人抬着一块用黄色龙纹锦布盖着的长长不知是什么东西,于是问道:“公公,你这是……”

  “哦,吴公子,咱家是来送皇上给你的贺喜之礼的。”那小太监连忙献媚道:“是皇上亲自写的。”

  “写的?”吴明听了之后疑惑道:“字画吗?”

  “不是,不是。”那小太监陪着笑说道:“吴公子你看了就知道了,来人,揭开,让吴公子看看。”

  “是。”后面的二个侍卫走到那长长的物品面前,伸手揭开了龙纹锦布。

  那小太监对着吴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看。”

  吴明湊上前,看清那是一块长长的属于匾额之类的,四条边框是龙纹雕琢,正中有四个龙飞凤舞金黄色的大字:黄朝当铺,在字的右下角提了几个字,,吴明认得那几个字,是御赐。

  “吴公子,这是皇上亲自书写的,在命名匠用纯金铸造而成的。”小太监说到这里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的表情接着说道:“吴公子,更重要的是在这块匾的后面,是最为重要的,来,抬起来,让吴公子看看后面。”

  吴明听到他这么一说,好像很重要的样子,于是走到那块匾的后面,看到正中好像有二个字,于是念了出来:“免死…”刚一念完,心头一大惊,怕看错,在仔细看了一下,没错,是‘免死’二个字,在这二个字下面的右手下角有一个大印。

  吴明认得那个大印,那是皇帝朱祁镇真门用来批印奏折当朝所用的大印,也就是代表了皇帝本人的大印,这就等同于一块免死金牌,心中岂会不激动。

  “免死…靠,有了这玩意,看谁还敢惹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