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修命者开局寿元百万年

一九零章 葫芦仙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来人从遁光中显出身形。
周行凝目观瞧,见此人小眼睛、短髭须,发际线超高,稀疏的花白头发在靠近后脑勺的位置堪堪扎出一个抓髻,单薄的衣衫穿的松松垮垮,腰间系着条红绸子,身后背着个大葫芦……
略一回忆,发现果然认识。
天辰子,散修,绰号葫芦仙,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渡劫,这一界的顶流强者之一
申国灵脉事件时,这人出现过,逗留片刻便迅速离开。
给周行的感觉,是个没什么节操的机会主义者。
与此同时,天辰子也在打量周行。
一团精水。
天辰子发现自己只能‘看’到此等结果,便知晓对方有些门道。
不过,这还远不足以让他忌惮。
“拿出来!”悬在空中的天辰子颐指气使、眼神睥睨。
周行笑了笑,左手掐个印诀,化药速度立刻提升十倍,代价是半月内再不能用清蕴丹,并且连续六天每天需要额外一个时辰处理后遗症。
天辰子注意到了周行的小动作,表无表情,但声音低沉森冷了几分:“再给你一次机会,拿出来!”
周行仍旧微笑以对。
天辰子突然右手手腕一抖,掐剑诀指向周行。
其身后背着的大葫芦表面纹理中、像是泛起一层水光般有光芒闪耀。
同时,一道橘金色剑芒自天辰子右手射出。
熔金剑气,天辰子的得意手段。
光先声后,等到撕布般的破空声传开,剑芒已穿透周行身体。
又在其身后坚冰上射出一个不知道多深的洞。
周行随即软倒。
天辰子半眯着眼,盯了两秒后,面露鄙夷的神色,骂了句:“现在的人,真是不知所谓!”
他勾了勾手指,便从周行的尸身上收了乾坤袋。
又用得片刻时间将之破解,随即翻出一枚鹅蛋大的奇异宝石。
这宝石一出,顿时天地为之失色,色成七彩,氤氲光雾流转,只是看着,就让天辰子有种过电般的战栗感。
“真是好宝贝……不好!这是幻觉!”天辰子身形一闪,人便去了百丈之外,宝石,乾坤袋什么的,自然是都被他丢了。
“无上慧剑,斩!”天辰子掐诀施法,身上银光一闪。
“再斩!”
“三斩!”
与此同时,周行从地上站起来,不疾不徐的走到乾坤袋和宝石旁,弯腰将之全都拾起,冲天辰子点评道:“你这独角戏,表演的挺起劲呐。”
天辰子铁青着脸,冷声呵斥:“你是何人?”
周行不搭理这话茬儿,自顾自的道:“不过,一上来就杀人夺宝,拿到了又疑神疑鬼乱扔乱丢,这是有病吧?”
“休逞口舌之利!”天辰子双手掐剑诀齐指,顿时便有数道熔金剑气射出。
这些剑气同样速度极快,但效果却不是洞穿,而是爆炸。
‘轰隆隆’一连串爆炸声响中,周行被炸成了碎片。
乾坤袋也被爆掉,各种损毁的物品散落了一地,唯独宝石仍旧完好,释放着令天辰子心醉的光芒。
天辰子皱眉。
他之所以惊退,是心中突有警兆生出,继而做出本能反应。
有诈、有陷阱,他中招了,不管是什么,先退离再说,同时斩妄以保证认知的正确。
现在则开始分析引发警兆的具体原因,和眼前的情况。
周行死的太过轻易,这让他犯疑。
还有,他不知道慧剑斩妄,究竟起没起作用。
“难道我之前的心中警兆是假?不可能!”
念头刚生出来,便被他否定了。
相比较而言,他宁愿相信五感、乃至神识感知出差错,也不愿相信本能直觉有问题。
修士的本能直觉,堪称唯心之最,且与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定了它,那就是否定了最核心的本源。
定下了警兆是真这个基调,天辰子以之为参照重新推导。
“宝石不假,散落的这些材料也不像是假,那么就是人有问题?水分身?可水分身竟然能拟真到这种程度?”
正琢磨着,就见碎屑重组,周行又好端端的出现了。
当最后一片差不多半片指甲盖大小的碎肉、填补到周行脸颊上的唯一坑洼中后,周行眨了眨眼,再次对他微笑了。
“果然是个家伙!”天辰子四下细细探察,他此时认为,之前的警兆,应该是真正的周行试图偷袭他,并且确实有一击令他伤死的手段,这才激活警兆。
这时就见碎片重聚的周行,抬手冲着他一指。
然后纤细的黑影一闪。
警兆再次大作。
“不好!”他急忙闪躲,但还是有些晚了,左肩膀被洞穿一个手指粗细的孔洞。
‘嗤!’声音这时才响起。
天辰子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竟然完全搞错了,这周行能一击贯穿他的防护、以及堪比法宝的躯体,能释放如此威能的攻击,怎么可能是假?
全乱套了,他不得不承认,他看不透眼前的这些事物。
牙一咬,‘嗵咻!’天辰子重新化作遁光,瞬间远去。
身在百丈冰下的周行眼皮动了动,继续打坐。
而在地表,一切景象都仿佛定格,无论是散落的报废材料,还是微笑的周行,又或光华流转的宝石,甚至连流动的风,都仿佛被封在了琥珀中,没了一丁点变化。
刚才发现的这些,可以看做周行这几年幻术在修行方面取得的部分成果的展现。
他现今的幻术水平,如果用技能十等来评价,已然是第六等的融会贯通。
宝石是真的,乾坤袋是假的,人物是半真半假的。
真真假假都是戏,这才连大乘修士都被蒙蔽。
这宝石叫做通灵宝玉,这里的‘通灵’跟灵器的那个灵并非一个概念,而是指‘知晓人心’。
简单些说,就是能够汲取持有者心中的念头,使自身成为其渴望的模样。
它是周行第一件亲手炼制的、真正意义上的高端法宝。
主材料是给云霄宗各派系、世家‘迁脉倒库’时意外获得的。
来自某灵脉的伴生矿,常年受充裕的灵脉力量滋润,于一大块青玉中生成。
通灵宝玉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在于其‘蚊式设计’。
蚊子吸血,先注入有稀释血液之能的毒素,然后才是吸血。
这法宝也一样,精神毒液,以放大人在物质方面的欲望,进而通过汲取这种欲念,幻化自身。
连天辰子自己都没能意识到,他对神秘而又瑰丽的天外宝石情有独钟,通灵宝玉投其所好,让他看到便爱不释手,从而产生过电般的惊喜战栗感。
不过通灵宝玉的伎俩,乃至天辰子的异常,都瞒不过本能直觉。
毕竟修真者在完成天雷渡劫后,灵魂中就生出一丝道蕴。
而天辰子已经算是准仙人,这丝道蕴愈发的真实凝聚。
在没有明确坐标的情况下,修真者就是靠这丝道蕴寻找仙界的。
只不过仙界不仅仅是距离问题,还涉及维度。
某种程度有些像是脑筋急转弯,认知得变通一下,否则永远去不了上界。
不管怎么说,拥有道蕴,便有了一个可靠的参照,从而做到本灵不昧,继而有生出警兆之能。
这又要比一般修士的心血来潮,心煽高明一个层次,已经是仙人的能力了,只不过还是胚级,欠缺开发。
所以也就是警兆,并不能让天辰子鉴破周行的布置。
总算天辰子斗战经验丰富,发现不妥,并不会置气死磕,而是立刻远遁。
周行知道,天辰子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他清晰的记得上次与玄尘子一战的种种情形。
玄尘子可以说已然有了高修的典型特征。
不妥协,不放弃,不轻易服输。
修士能攀爬到高位,这方面都差不多,非常的自信,进而显得十分倔强。
果然,连一个时辰都没超过,天辰子就又回转了。
之前的洞穿伤,对于天辰子这等高修不算啥,盏茶功夫就能恢复如初。略有耗费,打坐十天半个月也就补回来了。
不过一回来,就又被周行摆的阵仗惊到了。
作为高修,他也算洞察入微。
因此他很笃定,这里的一切,从他离开,就被封存了。
然后随着他的回归,又都解封。
那种感觉,就仿佛时间没有流逝,又或他根本没有离开,当初是从哪里断的,现在接茬儿从哪里演。
“莫非,这片天地,都是虚假的?还是我早就陷入幻觉而不自知?”天辰子愈发的疑神疑鬼。
不得不说,幻术前台斗的是景,后台斗的是心机。
周行略施手段,天辰子便忍不住胡思乱想。
当然这也与天辰子离开后发生的事有不浅的关联。
他适才战术性撤退后,找了一处地方,又是打坐自检,又是服用丹药,使用法器,很是折腾了一通,结果发现自己屁事没有。
没有中招,没有问题点。
细一想,这个其实很合理。
毕竟他浑身上下都被夹杂了神识的真炁团团包裹,又有法宝葫芦的力量护身,任何异力都不可能入侵而不被他察觉。
至于身体内部出问题,像他这种对身体早已掌控入微的,怎么可能有异常而无法察觉?
非要说有漏洞,那么就只能是神识了。
要知道哪怕是仙人,身体能自成一界,完全不与外界互动,可神识却需要一直与外界互动。
没有信息反馈,便很难即时的知晓外间种种情况。
“所以说的确是一种高明的幻术?蒙蔽了我的认知。于是生出了警兆?”
天辰子已然非常接近真相了。
欲念被放大十几倍,随即这些念头被吸走。直觉便是因这一异常,才发出警兆。
然而天辰子很难说服自己,相信此等真相。
太玄幻了!
他可是大乘修士,神识何其强大。
他觉得,真仙怕都做不到对他发动精神攻击、而能让他无法察觉,要靠警兆提醒,才惊觉出问题了。
但周行确实做到了,靠创意和技术做到的。
蚊式的欲取先予,以及超高的攻击速度。
可以说,除非事先设置了相关的防御机制,否则就必然中招。
比如说美女出浴的画面令人愉悦,但如果事先设了有违伦德的心防,那么就不会那么容易过关。
天辰子呢?一早就认为周行持有天外掉落的宝物,并渴望得到。
不但没有设防,反而主动制造了心灵漏洞。
然后被通灵宝玉利用。
天辰子的欲望是真,通灵宝玉吸取其欲望所幻化的宝石,自然是能戳到天辰子的痒处。
无论啥时候看,都是让他垂涎的好宝贝。
直到现在,天辰子都不肯相信是宝贝有问题。
而认为是人在操弄幻术。
“这人到底是真是假!?”天辰子一边留意周行,一边留意周遭动静,一边施展神通真炁擒拿手、去拿宝石。
他已经有些懒得猜了,决定拿了东西就走人。
就见周行好整以暇的出手,两弯新月般的剔透水刃飞出,
一道将真炁擒拿手斩断,一道向他劈来。
“好贼子!”天辰子喝骂声中,发起反击。
双手连挥,仍旧是他得意的熔金剑气,实际上他留意着周遭情况,防范周行的杀招出现。
结果这次周行动作也不慢,新月水刃抬手就有,在空中与熔金剑气分庭抗礼,一通好炸。
天辰子见状冷哼一声,念头一动,身后背着的葫芦般自行起飞,之后在空中葫芦口斜着朝下,喷射出万千橘红色射线状焰光。
呼吸之间,便将方圆千平米的区域熔了一遍。
天辰子则趁机再次使用真炁擒拿手,收了宝石。
“小贼,老夫天辰子,欢迎你艺业大成后来报复!”
尽管周行似乎已被熔金烈焰烧成了灰,天辰子还是甩了句留言。
若周行真个已死,也没谁会将他这番装模作样的丢人事传出去。
若周行确实还活着,那么他也算保住了颜面,反正宝石到手,他是不会最回来了。
跃身至葫芦上,天辰子背负双手,很有派头的飞走了。
只不过……
又是不到一个时辰,天辰子阴沉着脸回来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灵遭受了成吨的暴击,原本从未质疑过的自己的智商,但今天他感觉严重不够用了。
宝石没毛病,好的不得了,令他心花怒放!
然而却被他人完成了灵魂捆绑,最关键的是,得杀死原主人,才能真正占有。
他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宝石灵魂捆绑的可能。
他真的检查了,没有异常。
如果这个情况,还能用一时疏忽解释,也不算特别严重的事,那么宝石上的精神烙印,他竟然无力破解,就真的是很令他愤懑的情况了。
他在这方面,向来是很有信心的。之前遇到几例最有难度的破解,也被他用慢慢磨耗的办法给解决了。
可这次不行,宝石的原主人特别阴损,一旦不能及时接收到其精神力,宝石就会进入崩裂倒计时。
他没有办法在宝石崩裂前,完成破解。
于是他就回头。
心说:“大爷我在你的可控范围内进行破解,咱们看看是你的控制力强,还是我的破解手段高明。”
刚准备破解,宝石就又表现出缺乏主人的精神力而要崩溃。
天辰子就又往回飞了飞。
再次准备破解,类似的情况又发生了。
天辰子明白了,对方根本就是在以毁掉宝石为要挟耍他!
生气,非常的生气!
甚至一度生出亲手毁掉这宝石的置气心思。
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他舍不得!
这宝石着实是他合他的心思了。他甚至打算将之作为成仙后的本命法宝,为此,连葫芦仙的名衔都准备舍弃了。
于是受制于人,被一逼再逼,又回来了。
“给我滚出来!”第三次莅临的天辰子放声怒吼,声音如雷滚荡,一直传到百里外才渐渐衰减。
周行自然不会乖乖听话,天辰子比他预想的要蠢一点,那就多恢复一会儿喽,有什么好急的?
有些恼羞成怒的天辰子得不到想要的回馈,便使用熔金剑气狂轰乱炸,有的是洞穿效果的,有的是爆炸效果的,不一会儿便将千米半径的区域,化成了冰块漂浮,同时又热气蒸腾的一个小冰湖。
不过百丈,对其而言还有深了些,洞穿型的熔金剑气即便能探到,也已是强弩之末,更何况数量还是少了点。
这是个概率问题,想要正好命中周行,可没那么容易。毕竟比拼运气,周行绝对在天辰子之上。
“好,不出来是吧!?我就当场炼这宝石!”天辰子大吼。
周行暗笑,心说:“见宝眼开的又不是我,你比我更捉紧这宝贝呢。况且,我的法宝禁制是那么好破的?”
的确,这通灵宝玉的用法本就奇特,要被目标拿到,才能最大功效的发挥威能。
它毕竟是与蜃蛟体相辅相成的法宝,其核心卖点,就是勾起人的贪欲。
情绪一动,蜃种就有了可乘之机。
蜃种的本质,乃是玄化的心魔,针对的就是人的七情六欲。
可以说是修士心灵境界的检验器。
按理说天辰子这般已步入大乘的修士,心灵境界不该这般低。
就明知有难以堪破的幻象,且收到了警兆,仍旧不肯罢手,这对于他这个档次的修士而言,真的很魔性了。
然而万事皆有因。
天辰子的短板之一,就在于他在大乘期滞留了太久。
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渡劫,而大乘的寿元上限是三千年。
天辰子刚渡劫及之后的几百年里,心境自然是过关的。
然而没有什么是一劳永逸的,
两千多年过去了,岁月淡化了敬畏心,强化了焦灼感。
阴阳葫芦坠落时,天辰子正好在北海。
北海虽然距离荒海还很远,但像天辰子这般的存在,仍旧是能有一些感应,占卜之后,便觉得这是机缘,是成仙的契机。
确实,有那么几分可能。
但天辰子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已不是两千年前的他,虽然不至于再被雷劫劈一回,但像赶上成仙的末班车,必然有劫数,且是非同小可的劫数。
长空无忌可以是他的劫,阴阳葫芦VS熔金葫芦。
周行也可以是他的劫,心境之劫,更是难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