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都市言情 -> 纯属意外

尾声:奉子结婚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小夫妻俩赶忙落荒而逃。在目前敏感时刻,他们是能把儿子藏得多隐密就多隐密,一点机会也不给曝光。至于奶粉公司要怎么运用那张拿到版权的照片就随他们去了。反正小阿会长大,转眼间像吹气,已不会与照片相似,他们可安心了。

“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请原谅我!”忍耐的承受度汤过临界点,钱思诗上门求罪。

她已经被一个月来的精神折磨弄得快疯掉了。每天出门,她都明确地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而那些人也不怕她发现,却又不曾对她做过什么,只是跟着她,不停露出阴冷的笑容,每一个看来都是小膘混。

每天深夜,都会有鬼声鬼调的电话,扰得她惊悸到天明。如果将电话拿起来,騒扰的方式会变成按门铃声,直要按到人崩溃。

她的生意一落千丈,服务的单位不再替她安排凯子,家中父母知道她涉及绑架案后,认为她私生活不检,暂时不原谅她。可是日子还是要过呀,于是她开始安分地找工作,但不知怎地,她连个花瓶工作也没捞到;再好色的面试者也只会请她回家等消息她才怵然惊觉自己可能惹到了什么人,而且还与“钱势”二字有所挂钩的人。

但细数二十年来唯一做的歹事,只有一个半月前的那椿,而且那甚至没有付诸实行──原因是小糖那个大白痴坏事!不过,追根究柢,她真的无意使坏,只是没料到事情会不可收拾至此!而且还与法院结下了不解之缘。

至目前为止,她仍不明白为何事情会急转直下到这个地步。

坏事还没真正下手去做,全天下的人早已知道她是嫌犯。为什么她的霉运走得这么彻底?

李举韶抱着儿子,淡淡道:“我们并无意追究,只是,想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而已。你不介意说一下吧?”由跟前

情况来看,他深信众亲友中必然有人偷偷出手折磨人。

钱思诗低泣道:“我…只是出于嫉妒,看你们那么幸福,所以嫉妒!因此想找机会看你们心急害怕失

和的样子,我并没有真正想对你们做坏事!我没有打算卖掉你们儿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盒面纸全遭了她的毒手摧残。

“有些玩笑是开不得的,何况你对无冤无仇的人恶作剧,未免太过分了。”孙束雅冷淡

地说着。

“我已经有报应了呀,请你们放过我吧!我以后不敢再动这种念头了,你们有靠山,我

不敢了!”

李举韶叫道:“你这种欺善怕恶的心态不好吧?那是不是说如果我们今天没靠山、没人出头,你就有

恃无恐了?”

钱思诗忙摇头:“我不敢了!我怕到了!我不会再怨恨孙束雅嫁得幸福了!也不敢介绍她去赚外快──”

“什么外快?”他危险地眯起了眼。

可惜钱思诗一直当他们夫妻是软柿子,也就直言了:“本来想介绍她去当伴游女郎,一个小时一千二呢!不必上床就可以赚钱…咦…呀!”

直到她的衣领被拎了起来,脚跟离地十公分,她才知道斯文开朗的李举昭也有其暴力的

一面。

“我…我没有做呀!你们不能因为没做的事再对我动私刑!我…”

孙束雅脸色铁青,走到门边打开门。下一秒,一具物体被人丢到门外去挂着。不屑再说

什么,已将此人列为今生的拒绝往来户,至于其他亲人是否决定收手,他们是不管的。

对于这种放任自己私心去伤害他人的女人,给予一丝丝怜悯都是浪费!

又是九月时节,各校纷纷开学,今年的T大迎进了一票学生之中,自然有孙束雅的大名。她高中T大外文系的探花之名,也顺利得到三流高中的高额奖金。一切都快乐得很!

日子依然在过。许多小事件依然层出不穷地在发生着。许多美女心仪着李举韶,许多俊

男垂涎着孙束雅的美貌,许多许多的事情丰富着他们平凡的夫妻生活。

如今一岁半的李毓已走得极稳,辞汇的理解也就更丰富了。漂亮的小阿一向是人群的焦

点,何况小阿的父母是这般不可思议的年轻!

今天是注册日,他们抱着儿子一同到T大注册,决定办完事后到市区去大吃大喝一顿,

犒赏自己的胃。

仍是有人不断地惊问他们小夫妻的生活如何,不相信他们是为人父母了。其中更不乏心

碎扼腕者。

奇怪,早婚有那么奇怪吗?还是他们真的看起来很幸福?

“吃冰冰!”站定在冰淇淋店前,李毓坚决不肯再走,以执拗的面孔对父母叫着。

“死小子,还没吃饭敢讨冰吃,不许!”李举韶敲了儿子一记。

“要吃冰冰!”眼泪攻势正在凝聚!

“宝宝!不可以!”孙束雅蹲下来,决定当个讲理的模范母亲。

“爸爸──”哭音中有无限撒娇!

李举韶叉腰摇头!虽然他也很想吃,但以身作则的前提下,不能吃就是不能吃,要养成

小阿子吃正餐的好习惯,看他这老爸多么牺牲奉献!懊崇拜自己哦!

“小毓,吃完饭去找姑姑好不好?”

“要吃──”

唉,现在的小阿子愈来愈不好骗了!

正在束手无策、准备掳人就跑时,身后传来惊喜的大叫声

“咦!李举韶、孙束雅!懊多年不见了!”是个清爽的男子叫声。

夫妻俩同时看过去。谁?哪来的阿猫阿狗?

“我是江上飞呀!你们的国中同学,听说你们结婚了是不是真的?当年的班对全分手了

,我与我马子也分手了,怎么你们爱情那么牢固?真幸福呀!”

喝!生人勿近!现下他们夫妻早已失了千里认友的兴致,能与这些旧识撇多远就撇多远

,别给别人“误认”他们“无比幸福”的机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

“嘿…是你呀!我们是结婚了,但一点也不幸福,真的!”李举韶抱起儿子,给了妻

子“开溜”的眼色。

“开什么玩笑!儿子都生了,叫不幸福?你在你们T大可有名了,妻子漂亮,儿子又是

奶粉宝宝冠军,真教人嫉妒呀!”

嫉妒!不好吧?多危险的词儿!懊可怕!

孙束雅僵笑:“谢谢你的嫉妒,我们有事,先走了,后会无期!”

两夫妻见鬼似的拔腿便跑。其动作迅速得让人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不过江上飞仍追了几步,问道:“喂!我还没问你们为什么决定那么早结婚呢!”

李举韶半跑半回头,高举怀中儿子,应道

“纯属意外!记住上床前要戴保险套!”

“对!对!否则你就会与我们一样成为怨偶!”

转眼间,一家三口已失去踪迹,只剩早来的秋风扫动第一片枯叶,在呆立于路上的男人

身后卷了几卷,形成萧索意境。

男子诺自苦思着“纯属意外”的意思!

最后恍然…

“奉子结婚嘛!”什么保险套不保险套的?即使中奖也不怕处理不掉呀!拔必非要结婚?

可是…那个“意外”好可爱呀!

“哎呀!”倏地,男子跳了起来,想到女友的堕胎费还在他口袋中,好不容易借来了,

与医生约了下午一点动手术呢!

这时坚定的心思开始瓦解。早婚有什么不好呢?出现了一个“意外”也不代表生活绝对

的悲惨是不?

起于这个动念,男子决定,他也要来让这个“意外”发生个彻底!老同学都做得来了,

他又有什么熬不过的!连忙冲向路边的花店,买了一大束花,他决定带女友出门。不过可

不是上医院,而是上法院,公证结婚去也。

(全书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