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玄幻魔法 -> 魔塔

第七章 新的开始与征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譬如说,炼金傀儡衍生出了自我意识。
    只是不知,这具拥有了自我意识的炼金傀儡盯上她,意欲何为。
    “我不太明白您话里的意思,还是说,”苏娅不动声色道,“如今独行者也会找借口与人搭话了,您也想邀我结伴而行?”
    她既然选择融入试炼世界,那自然没有被匡一两句话就暴露的道理。
    所以,眼前的傀儡既是独行者的设定,苏娅便以对独行者的态度来对待它。
    谁知,那被称作独行者的傀儡竟从阴影里走出来,走到她面前,慢慢的露出一个笑容:“我在你身上,探查到了她的气息,还有信物。”他肯定道,“你与她来自一处,她说过,那里就是外面的世界。”
    苏娅陡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独行者望向苏娅进入这方世界的尽头,神情中透露出渴望和暗藏的疯狂:“克里奥佩特拉,真是许久不见了呢……”
    克里奥佩特拉,上一任到达这里试炼的“命运之女”,同时也是艾尔帝国的女皇陛下,苏娅的姨母,以及,杀父仇人。
    她身上沾染了女皇陛下的气息,这是肯定的,毕竟她们昨天刚刚交过手,只是信物……莫非是指那顶在角斗场,当众赠与她的公主王冠?
    那顶公主王冠是女皇与妈妈两个人的王冠融合而成,也包含了妈妈的青春与记忆,所以在识破了女皇精神控制的手段之后,苏娅并没有立刻扔掉王冠,而是把它收了起来。
    却不想竟因此中了她的后招,真不愧是能谋得到整个帝国的女皇陛下。
    苏娅捏着银笛魔法杖的手指,下意识的动了动。
    虽然高调非其本意,但打都不打,就屈就于对方的威胁,不是苏娅的风格。
    独行者的目光随即在她的魔法杖停留,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像是茫然,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苏娅怀疑它也许还遇到过但丁冕下,算算时间,他老人家试炼的时候应该还是在用这根可爱风的魔法杖的。
    就在此时,整个天地忽然震颤起来,像是外面有一股力量在撕扯这座残破的试炼之塔,周围的空间隐隐有些扭曲,街上的傀儡们仍旧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的事。独行者却抬头看了一眼,表情重回平静:“时间到了,我该回去了。那么,下次见。”
    说罢,也不等苏娅回答,他便施放出风系魔法飞向高空,然后如泡沫般,“噗”的一声,融进了头顶的“蓝天白云”。
    一旁的尼克小声道:“原来这个傀儡是来自这座试炼之塔的上层呀,怪不得比别的聪明”
    “走吧,”苏娅收回目光道,“我们到长胡子矮人那里去接任务,去黎明女神欧若拉的神迹。”
    变数越来越多,她唯有变强,才能应对。
    长胡子矮人只是普通的任务傀儡,他仍旧在街头打量着人群,见到苏娅才换了副面孔,热情的把他从他朋友那里拿来的森林地图递给苏娅,然后苦恼道:“我的那位朋友,昨天烤火的时候不小心把地图烧坏了一部分,所以小丫头你大概只能凑合看了!”
    就知道事情没这么容易,苏娅假装露出苦恼的神情,那长胡子矮人露出心领神会笑容,接着给出了新的提示:“我老头子让你帮忙摘一朵花,用这张地图是够啦,如果小丫头你还有其他目的,可以与其他冒险者们结伴而行,他们中的一些人有残破的地图,可以与你交互。”
    所以这是一个连环任务?
    而且哪怕她心中不愿,目的前往黎明女神欧若拉的神迹,还是有可能与搜寻独角兽的人们发生交集,甚至冲突?
    苏娅心中苦笑,口中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的提醒。”
    随即她鞠了半躬,便带着尼克与小狮鹫,向目标森林进发。
    森林就在小镇边上,出了城门就是,绵绵延延的伸向远方,最高处是几座云峰,云雾缭绕看不清真面目。
    苏娅摊开地图,仔细比对了一下地势,果然云峰所显示的位置,地图是缺漏的。
    倒是长胡子矮人要求摘的雏菊,清楚的标识在地图上,是前往那几座云峰的一条必经之路。
    联想到矮人布置之前讲的黎明女神故事,苏娅猜测这其中也许是有关联性的。所以她还是决定先努力抗住夜晚的冰雪,前往雏菊所在的地方,若能沿途收集到其他地图自然最好,不行,也可以返回交任务的时候,再找长胡子矮人打探。
    大约是独角兽的活动区域并不在此处,苏娅一行走了一上午,也并没有遇到其他冒险者。白日里的阳光正好,森林里空气也清新,走在林间小路上,一人二兽竟生出几分郊游的兴致。
    “唳,苏娅,我好想念你做的烤肉呀,”小狮鹫挥着翅膀撒娇道,“这森林也有许多低阶魔兽呢,我去抓几只来,我们中午吃烤肉,好不好?”
    苏娅点点头:“那你不要跑太远,就沿着这条路往前飞,抓些低阶魔兽,顺便探探路。”
    “唳,好哩”小狮鹫兴奋的在苏娅头顶盘旋了一圈,才拍拍翅膀,窜到前面去抓捕猎物了。
    苏娅捡了处路边落叶少的地方坐下,从魔法袋中取出调味料和之前用来烧烤的青石板,梦魇兽尼克在一旁贴心的递水递碗。
    小狮鹫很快带着食物回来了,是两只低阶的三色鹿,还有一窝带着泥的粉薯,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扒拉出来的。
    边等着苏娅处理清洗,小狮鹫与尼克边口水“哗啦啦”的流,好容易等到苏娅让收了火势,小狮鹫立刻一口啄上去,咬下一大口。
    化作人形的梦魇兽比它稍微矜持一点点,一手抓着鹿腿啃,“烤鹿肉好吃,”还不忘称赞一旁冒着热气的粉薯,“粉薯闻起来也香香哒。”
    只有苏娅慢条斯理的吃着,间或使出魔法扔一块冰渣,给锅的蘑菇汤降降温。
    “咯吱”像是有什么踩断了枯枝,发出轻微的响动。
    小狮鹫和尼克的耳朵齐齐动了一下,仍旧认真的吃着鹿肉,苏娅看似没什么动作,身体却紧绷起来。
    接着,像是连锁效应般,“咯吱”声越发多了起来,仿佛一群人在接近他们,伺机已久。
    吟游诗人总是把冒险者们的生活诉说的充满激情而富有诗意,说不尽的一见如故,讲不完的快意恩仇,但苏娅却知道,那不过是美化罢了。
    其实偏僻处掠夺,强占,杀人灭口,才是许多冒险者所喜好的。
    这也是苏娅不肯轻易与人同行的原因:来自身后的利剑,才是最可怕的。
    而现在么
    苏娅握着魔法杖,站起身,神色平静:“有多少人,都出来吧!”
    卡文,修改到现在,断太久了,是我的错,会努力调整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