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历史军事 -> 明虎

第八百一十三章 送来的一个儿子(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慕华樱不相信徐天霸会如此霸道,她要教训下她,欧阳燕像是嗅到了些什么,问道:“慕姑娘,你想干什么?”

“这个徐天霸这样霸道,我想教训教训他。”慕华樱道。

“你可不要惹事。”欧阳燕道。

“你怕什么,王爷在看着呢,不会让我们出事的。”说着,她又看了看,王老虎正在不远处看着。

欧阳燕也放心了,她对罗艳道:“你们老寨没人出来,我们替你出头。”

“欧阳,你在这里,我一个人对付他就够了。”说着,慕华樱便出来,对徐天霸道:“你这样霸道,你妈妈知不知道。”

“你一个外来人,也想来凑热闹?你可知我们这里的规矩?”

“什么规矩?”

“我上台来,是与罗艳对情歌,现在我们俩对不上,但我也没放弃,现在没人敢与我争,若是你来了,你输了,我可要将你押下了。”徐天霸道。

“你想押下我?告诉你,我与你比的是功夫,不是比唱情歌。”

“比功夫?呵呵,我有没有听错,一个姑娘家与我比功夫,好,就与你比功夫,到时别说我胜之不武。”徐天霸道。

慕华樱笑笑,这么些天来,一路平安,已经很久没动过手了,她要想来动动筋骨。

欧阳燕道:“慕姑娘,你小心。”

“放心,他怎么伤得了我?”慕华樱伸出手来,出了一招。

“呵,看样子还是个练家子的。”徐天霸看出慕华樱也是会功夫的,“得不到罗艳,却是捡来个外地美人,也是不错。”

说着,徐天霸提起一拳,朝着慕华樱冲了过来,“嘿”拳声呼啸,一招闪通劈,拳的力道 全聚于掌心,速度飞快,在直冲过来,快要冲到王老虎面前的时候,再是一招狮子越涧,直拳为沟,横拐过来。泰也撑柱,横向折齿,三步与两步。

慕华樱一看他也是个练家子,不敢怠慢,她要迎战。天鹅折翅上勾拳,飞鸟掀巢后旋踢,慕华樱迎战,一招接住徐天霸的拳, 尔后一记后旋踢,朝着徐天霸踢过去,徐天霸反身抽出一掌,以自己一掌之力接住刚刚而来的后旋踢。

仙女摘桃,而且 是一连串的飞奔而前,慕华樱手托成拳,像是发连发的子弹一样,朝着徐天霸就是一阵猛打,掌在出击,慕 华樱猛冲直新扎师妹,身体轮空,朝着徐天霸就是双掌拍向。举须弥山一路行,鱼牙交错倾半生,慕华樱一边打一边猛踢,相比是手脚并用,徐天霸在慕华樱的连续攻击之下,显得有些招架不住了,在第三招的时候,徐天霸被重重在一掌推了出去。

这一切都 是王老虎的眼皮子底下,他知道慕华樱功夫 的厉害,一般的人还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他只在一边看着,随时注意着台上的一举一动。

但是台上的这个男人看上去并不是一般人,所以王老虎有必要搞清楚此人的来路,他看了一下边上的布依人,问道:“这位公子,台上的这位小伙子,他是什么人?看这姑娘并不对他有意,他怎么不下台来?”

那位公子看了一下王老虎道:“看你这身打扮,就知道你是从外地来的,你知道我们这是情歌大赛吧,每年七月七,老寨都会举行情歌大赛,有情的男女都会上台以歌定情,这台上的姑娘叫罗艳,是我们老寨最漂亮的姑娘,而那位小伙是我们老寨寨主的儿子,人称徐天霸,他是对罗艳有意思了。”

从他的话中,王老虎了解到了一些信息。“但我看人家罗艳姑娘并不对徐天霸有好感。”

“所以,就要以武力来解决了。”那位公子道,“台上的另两位姑娘,你们是一起的吧。”

王老虎点点头,道:“我们确实是一起来的。”

“公子,我给你句劝,老寨的事,你们最好不好掺和,这徐天霸也是不怎么好惹的。”

“我那朋友可是已经和他对战,看样子,我的朋友还是赢了呢?”

“赢了还好,要是输了,她就要留下来,做为徐天霸的夫人了。”

“老寨还有这样的规矩?”

“你可不知道今天这情歌比赛的规矩,以歌定情,以武定情,两者取一。”

王老虎倒是庆幸慕华樱刚才赢了徐天霸,若是输了,以她的性格,不闹出点事才怪呢?“我再多问一句,你刚才说徐天霸不好惹,他难道会吃人吗?”

“公子你说笑了,吃人倒是不会。不过,他是寨主的儿子,从小就被娇惯了,我怕他会找你们的麻烦。”

“他爹是寨主,他会容他的儿子做这些事吗?”

“正因为他爹是寨主,大家才不敢惹他,才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谁舍得让他受别人的欺负呀。”

这倒是事实,自己的孩子哪里肯让他受点委屈,受点苦呢?

再次回到台上,徐天霸被慕华樱后背踢了一脚,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慕华樱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也不过这么一点水平。”

徐天霸从地上爬起来,刚才有过与慕华樱的交手,他自认为不是她们的对手,所以他瞧了她们一眼,灰溜溜地从台上下了来。

他一下来,台下倒是响起了一阵掌声,可以看出这徐天霸在平日里,也得不到大家的待见。

老者道:“本来想让远来的客人参与我们的活动,没有想到,倒是惹了一身事出来。”

罗艳道:“没什么,我倒是交到了两位好朋友,这边的事我也不掺和了,爹,我带两位远来的朋友 去吃点东西。”

老者道:“昨天不是与你说好了吗?你说老寨寨小,没你意中的人,今天这个日子,其他寨子的人都来,来的人多,你好好地挑个意中人。”

“我陪我朋友吃东西去了,爹,你帮我留意一个得了。”说着,罗艳道,“走,我带你们去吃老寨好吃的。”

欧阳燕看了一下不远处的王老虎,慕华樱道:“走,我们一起去,欧阳,你不用担心他,说不定他在这里还有其他艳遇呢?”

“我们走,也要跟他说一声。”欧阳 燕道。

“你还以为他不知道,他如果在意你,肯定知道我们走了。”慕 华樱道。

欧阳燕听从了慕华樱的话,与罗艳一起下了台。

老者道:“你老大不小了,这时候还贪玩。”他这样说也是无奈,女儿大了不中留,自有她自己的主意。

王老虎当然 知道欧阳燕跟着罗艳走了,不过,这里这样热闹,他还想再多呆一会儿,来到黔南,来到老寨,当地的风俗,他知道的越多越好,不过,她们两人还是要好好地保护,她们虽然有功夫。“张正,你好好地跟着她们。”

“是,王爷。”张正领命,跟上她们而去。

有了罗艳这个当地的向导,三人玩得应该是最尽兴了。罗艳道:“没有想到,你的功夫会这么好,姐姐,你在我们老寨多住几天,然后好好地教 教我。”

“你想学功夫?”慕 华樱道。

“是呀,你不知道,那个徐天霸有多坏,老打我的主意。”罗艳道。

“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哪个男人见了你都会不动心。”欧阳燕道。

罗艳道:“两位姐姐别笑话我,在我们老寨,比我漂亮的姑娘多的是。过会儿,你们上我家去坐坐。”

“我们刚到老寨,就碰到你这样热情的妹妹,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欧阳燕道,“我倒没什么,你去不去?”

慕华樱道:“为什么不去。”

几人一拍即合。

“罗艳妹子,你别走。”几人正在谈笑间,一个声音从街的对面传来,大家放眼过去,原来是徐天霸。

“这人怎么不消散,我们到哪里,这人就跟到了哪里?”罗艳道。

“我看此人是真的喜欢你。”欧阳燕道。

“我不喜欢他。”罗艳道,“你不知道,他平时有多么霸道,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寨里乡亲谁不知道。”

“看来此人也算是老寨一霸。”欧阳燕道,“我们乘此机会教训教训他。”

“你再看看。”慕华樱道,“我们现在自己也要小心了。”

欧阳燕看去,原来这次他是有备而来,带了十来个跟班的,与他一起,从街的那头走了过来。

徐天霸道:“罗艳妹妹,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罗艳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徐天霸到了罗艳的前面,道:“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一直以来,我对你那么好,你却次次让我伤心,今天又在台上讥讽我,你让我这面子怎么放得下。”

“徐天霸,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既然喜欢罗艳,你就要好好待她,你这样找这么多人来,算什么意思?”慕华樱道。

“我怕打不过你。所以找些人来壮胆。”徐天霸道。

“一个大男人,还怕我这个小女子?”慕华樱道。

“我可告诉你,现在我有人,你别惹我。”徐天霸道,“罗艳妹妹,今天是七月七,是情人节,你跟着我,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罗艳道:“我不去。”

欧阳燕道:“徐天霸,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罗艳妹妹?”

“那还有假,你们自己问她,我平时对她怎么样?”徐天霸道。

罗艳看了看徐天霸,道:“我早已经跟你说清楚,你不是我想要的人,纵使你再对我做什么,我也不会喜欢你。你不要在我身上花功夫了。”

慕华樱算是弄清楚了,徐天霸只是一厢情愿,罗艳根本就没有对他动过心。“小兄弟,罗艳妹妹的话你可听清了,她从没有喜欢过你,你还是早些放弃了吧。”

“不会,不会,我一定要娶罗艳为我的妻,纵然我要抢也要将她抢回去。”

慕华樱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寨也是大明皇土,你抢人可是犯了大明律法了。”

“你跟我谈什么律法,在布依,我父亲是寨主,他一人说了算。”徐天霸道,“你刚才打了我,我现在要打回来。”

慕华樱 道:“你刚才打不过我,现在你找来了帮手,你以为打得过我。”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还没嫁人吧,这么凶,还舞刀弄枪的,看你怎么嫁得出去。”徐天霸道,“要不,我可怜可怜你,一并把你也娶了。”

“这你倒不用担心了,我心里已经有男人了,比起你来,可是好了千百倍。”慕华樱道。

“呵呵,比我好千百倍,这样的人还没出生吧,世上有这样的男人,你把他叫出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个怎样的男人。”徐天霸道。

张正已经赶到,见到徐天霸带着人拦住了欧阳燕等人的去路,以为她们有危险,忙来到她们两人的身边。“大胆,你们竟敢拦住王妃的去路。”张正大声呵斥道。

“王妃?哈哈,你在说梦话吧。”徐天霸不以为然地道,因为张正只来了一人,徐天霸根本不将他看在眼里,“你说她们是王妃,那我就是王爷。”

“休得放肆,两位王妃,他有没有伤害到你们?”张正问道。

“张正,这个徐天霸真是不知好歹,你替我们好好地教训他。”慕华樱道。

“是。”张正说着,将双截棍取在了手上,徐天霸见有人来撑场面,只是其中一人,便对身边的人说道:“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那边的人冲了过来,张正也举起又截棍冲了过去。

罗艳道:“两位姐姐,这人称你们是王妃,你们真的是王妃?”

欧阳燕道:“别听他乱说。”

慕华樱道:“罗艳妹妹,这徐天霸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让张正好好地教训教 训他,也好让他知道天外有天。”

“是呀,这人真是可恨,你已经与他说清楚了,还一直缠着你,你别理他,以后,他要是再敢来打扰你,就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出气。”

三人有说有笑,也不管张正,径直朝着其他 地方而去。

转眼到了晚饭时分,罗艳邀请她们两人前去她家做客,这是个不错的主意。顺带王老虎也沾了光。在情歌大会结束的时候,那名老者也回到了家中。

“真是巧,我们今日刚到老寨,就碰到这样大的情歌比赛场面,敢问老伯,这情歌大赛要举办几天?”王老虎问道。

“两天,你们远到而来,可能不知道,这情歌大赛际上是为有适婚的男女找人,有些心里早有所属的就在今日将事定下来,有些可能还没有的,在今日碰上了心仪的对象,也会上台,这事也就定下了。”老者道。

“原来是这样。”王老虎道,“我见你们刚到才寨,本想邀请你们上台表演参与,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老者道。

“那徐天霸对罗艳姑娘有意,这是一次机会。”

“让远来的客人笑话了。”老者道。

“我对他没感觉,是他自己自做多情了。”罗艳道。

“你们老寨有多少人口?”王老虎问道。

“老寨地方大,人倒是不多,今天因为情歌大赛,所以从各处来的人将街都挤满了,等明日情歌赛一落,人就会少许多。”老者道。

“情歌赛只有两天,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等明日参与了大赛,再走。”欧阳燕道。

“好,好。”现在已经是晚上,想走也走不了了,王老虎道,“老伯,我后面还有七八人,能否也安置在这寨子里。”

“当然可以,我家虽然不大,但是挤一挤,这七八人还是能安置的下。”

“我让人将他们找来。”这地方没有客栈,本来王老虎也不想麻烦寨子,想让他们在山上睡上一晚,毕竟是七月天气好,“王彪,你让大家都 到这里来。”

“是。”张正出去叫人,不一会儿,几个护卫与一辆马车赶到。

而此时,徐天霸也到了老者家中,他的身后还跟了另一位老者,这名老者就

是老寨的寨主徐放。还有另外十来个人。徐天霸一进门便指着张正道:“父亲,就是他,白天就是他打的我。”

王老虎等 人马上从位置上起了身来,对于这个来者不善的人,提防了一分。

徐放道:“我听说来了几位远到的客人,我特意过来看看。”

老者向王老虎介绍,王老虎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寨主,所以礼貌地向他行礼道:“原来是寨主,我是从浙江来的,今日有幸参与这么隆重的大会,实在是让人终生难忘。”

徐放带人走进了屋,从架势上看,不像是来客人这么简单。“我们老寨是欢迎客人的,不过,今天,这位小兄弟将我儿天霸给打伤了,我想来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徐天霸确实是被 打得有些不成样,眼睛周边都肿了。

“张正,这是怎么回事?”王老虎问道。

“还是我来说吧。”慕华樱就将这件事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王老虎听了后,道:“徐寨主,我看这其中有些误会,少寨主是看上了罗艳姑娘,可人家不同意,就死缠烂打,惹人烦了,所以才会出现打人一幕,不过,好像少寨主有十来人,却打我几个手下。”王老虎道。

“我儿可能 有错,但也不能打 这么寒碜吧,你看,都成什么 样了。”徐放道。

“都 是皮外伤,我这有跌伤药,拿去敷一敷马上就会好了。”王老虎道。

“不必了。跌伤药我们老寨也有。我现在来,是想领教下,打伤我儿那人的功夫。”徐放道。

“寨主,我和你来说说理。”王老虎道,“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人之常情,两情如是长相悦,才可以长长久久,若是一厢情愿,又怎么可以久而下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徐放道:“我儿看中罗艳,全寨都知,还有谁敢与我儿来争夺,她不嫁给我儿,她嫁给谁?”

“寨 主,你又错了。罗艳姑娘长得漂亮,她的夫婿定是个才华出众之人,才可以配得上她,我看她自己也有这样的想法,虽然寨 主在老寨有一定的地位,但她依然不为所动,说明罗艳是个有主见的姑娘, 我劝寨主一句话,情愫到时自会开,现在徐天霸的情愫未到。”王老虎道。

“你好像不是一般人,听着这理是一套一套的。”徐霸道。

此时,只听得外边一阵虎啸,这一声啸声将房里的几人吓了一跳。徐放道:“哪里来的虎啸声。我们这里虽然有山,但是从没有虎下山伤人。”

王老虎道:“别怕,是跟随我的白虎魄。”

只见魄在张正牵引下从马车上下来,这一路上,魄与小虎就在马车上度过,王老虎怕路人见到它们会怕,所以一直让它们呆在车上,现在让它们下来,算是给它们透透气。

魄与小虎来到王老虎身边,魄经过这么几天,显得更硕大了。其他人都 有些害怕,这样大的虎,若是控制不住,伤起人来就不好了。

王老虎摸 着魄的额头,对它道:“你现在做妈妈了,可不能再淘气。”

“吼,吼”传来魄两声虎啸,算是对王老虎回应。

罗艳不解地道:“这虎在这位公子手上也是这样听话,真是怪了。”

慕华樱道:“你不知道 的事可多了呢?这虎呀就识这个主人,它能听懂人的话。”

“真有这么神奇?”罗艳不相信地道。

有人从外边跑进来,对徐放道:“县城的李大人来寨了。”

徐放和老者都 感到奇怪,这么晚了,从不来老寨的李大人怎么来老寨了,而且是不辞路远。

两人迟疑间,李大人已经进了房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当差的,他见到王老虎,忙跪下行礼道:“下官不知王爷已经到了黔南,请王爷不要怪罪。”

这一句行礼之话,将大家都怔住了,他们不知道 ,眼前一直与他们说话的人正是当今的明虎王爷。

老者睁大了眼睛,道:“你是王爷?”徐放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不同地跪了下来。

“大家请起。”王老虎忙扶起他们,道,“我也是一个常人,与大家一样。”

罗艳好像明白了什么,对欧阳燕道:“难怪张正叫你们王妃,原来这位公子是王爷呀。”

“王爷,你的王爷府正在建造,不过,下官已经帮王爷找到了一处宅子,暂时就委屈王爷住在那边。”李大人道。

“没事,有地方住就好。”王老虎道。

“那王爷,现在我们就马上出发去县城。”李大人道。

王老虎看了看老者和徐放,对李大人道:“不,今天我就在老寨,李大人,你先回去,明日我自会带人来县城。”

王老虎在老寨呆了一宿,每到一处地方,他总是睡不着,到了老寨也一样,就在他在外徘徊的时候,有个身影在他的身边飞速地飞过去。这里有刺客,见有人飞过去,王老虎提起内功,腾空而起,向着此人的方向追 去。

那人停了下来,王老虎赶到,他看清了,原来此人正是他的大夫人。“大大夫人,原来是你。”王老虎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还能再见到他的未过门的娘子,后会无期,还是能再相见,“你终于肯现身见我了。”王老虎知道 ,她一路随自己来到黔南,在她心里,还是想与王老虎在一起的,这让他很高兴。

“我今天邀你出来,是有一件事拜托你。”白裙娘子道。

“大大夫人,别说是一件,就是十件,我也答应你。”王老虎道。

白裙娘子转过身来,王老虎看清了,她手上抱着一个物件,准确的说,不是物件,而是一个婴儿。“这个孩子是我半路上捡来的,你知道我一个姑娘家,带着他不方便,所以我想请你将他养大成人。”

一个孩子,自己的大夫人要自己将孩子养大成人。王老虎走过去,从白裙娘子手上接过这个孩子,道:“大大夫人交托的事,我一定办好。大大夫人,你能不能也留下来,一起与我养大这个孩子。”

白裙娘子摇摇头,她脸上的纱巾还遮着她的脸,但是王老虎已经知道 她是谁。“这孩子就交给你了,以后,我会来看他的,你可别惯着他,也别欺负他。”说着,他看了看孩子一眼,飞身向着黑暗中而去。

王老虎手中抱着孩子,口中喊着:“大大夫人,大大夫人……”

没人能拦下他的大大夫人,王老虎看着这个孩子,他手中的是个男娃,白裙娘子将这个孩子交给王老虎,让他养大这个孩子,也算是弥补了自己没有男娃的遗憾。卞程程还没有孩子,这个孩子刚好可以交给她,她也算是有个寄托了。

王老虎看着白裙娘子远去的地方,不觉地心有所想,与她在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另外,黔南,自己能否管理好这个地方。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在王老虎的头脑里,已经有了管理好黔南的想法。

明天,又是一个好日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