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长夜行

第九百七十九章:空壳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方歌渔眼底不耐之色更浓,推开百里安的手掌,目光好似看着某种死鱼内脏:
“真是爱自说自话啊!是本小姐表达的不够清楚吗?胡搅蛮缠的男人,只会令人无端生厌啊。”
惨遭拒绝,百里安还是锲而不舍地将手掌重新扣在她的脑袋上蹂躏。
“不管你是否忘记,承不承认,都改变不了你需要我的事实。”
方歌渔阴恻恻道:“别自大了,你的存在对我而言只是个大麻烦,碍事得很。”
百里安眯眼笑道:“其实方歌渔你并不想与人联姻吧?以你的心性更莫说甘心给一个不相识的男人生孩子了。
我所认识的方歌渔,可不会任凭自己成为别人手中的生育工具。
哪怕这是你父亲的意愿,也不行。
于公来说,十方血脉非同小可,事关邪神真祖。
若是继承在其他势力家族之中,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成为其他势力的工具与牺牲品。
尽管你那夜说得合情合理、康慨大义,可我始终觉得,你并不会选择你父亲那套墨守陈规的想法。
你有着自己的计划与想法,自封情感之后的你更不会选择嫁人这一条路,更不会将自己的宿命不负责任地传给下一代。
可是你父亲那边压力重重,十方城危机四伏,上清仙界求亲者无数。
你若迟迟不做出选择,为了十方城,你能确定你的父亲不会做出偏激的行为来吗?”
这一次,方歌渔并未推开百里安的手掌,她凝目冷笑:
“我终于知晓我为何要将关于你的一切记忆都尽数封印抹除了。
即便我今日是“第一次”见到你,却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世上……
你是唯一一个能够看透方歌渔内心的人,这一点,着实可怕。”
百里安并不喜欢这样毫无诚意的恭维。
他又将身子压弯了些,再近一些,就可以亲吻到她柔软蓬松的发丝。
他与方歌渔近距离地四目相对,语气轻缓,带着一丝蛊惑:
“所以,你可要将我留在你身边?不妨想好了再回答。”
方歌渔冷笑:“你想尽情被我利用,当我的挡箭牌?”
“若这是你所希望的。”
方歌渔又道:“你可知,作为被选中的人,可是要入赘到十方城中来的?这样的地位,可仅比面首高出了那么一小截。”
百里安并不在意虚名:“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在仙陵城,我已经是你的面首了,我并不在意这些虚名。”
“哦?”方歌渔十分意外,似是没有想到自己和他竟还有这样一层渊源在。
她将百里安重重地推了一把,讥讽笑道:“眼下本小姐可还没想好要让你入赘过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面首的身份,倒是不妨给你留着,只要你有那个耐心留下来。”
百里安无不好脾气地应着:“这是自然。”
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啊!
方歌渔眸光冰冷,神色傲慢,缓缓吐露而出的嗓音绵软之余却又带着三分冰冷的讥诮。
“既然作为面首,那是不是得守一守这面首的规矩?
你既欲自己留下来,我便是养你的主子,主子不想见你,你便没有权利不请自来。
像今日这般,自作主张备好早膳来我府上,更是禁止行为。
没有主子的允许,你更不可以擅自触碰我的身体,哪怕是一根头发丝一根手指都不可以。
若我有需求传唤之时,作为面首,你需得随传随到,不得有一丝怠慢。
若想在十方城苟好,本小姐奉劝你还是本分一些,少抱有一些无谓的幻想,在我这里,你的任何妄念都没有实现的机会。”
方歌渔慢慢仰起脑袋,黑白分明的眼眸带着无情的桀骜,看着高他整整一个头的百里安。
“虽说这面皮子还算看得过去,但身为本小姐的面首,我并未赋予你与我对视的权利,你却俯视于我,实在是失格不敬。”
睡袍大袖之下,她一根手指屈起轻抬,被小心收放好在剑架之上的十方剑嗡然颤动,出鞘一寸。
悄然之间,借来一缕剑气,入指尖,聚气成丝。
她屈指而弹,那纯白透明的剑气劲射而出,裹挟着一丝阴冷之意,穿透百里安的腿。
百里安对她全无防备,并未躲闪,只觉得膝盖一疼,宛若冰针透骨而过。
瞬然麻寒无知觉,膝盖骤然无力弯曲,难以支撑。
方歌渔将他瞬势往后一推,面上还带着轻蔑的冷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若让你倒下,你便没资格高我一头安然站着。”
百里安向后倒去,却未完全摔倒。
他屁股坐在地上,膝盖微屈,双手后撑在柔软的地毯上,许是感知到了方歌渔动用了十方剑内邪神的力量。
这让他眼底隐隐浮现出生气的意味。
正欲说话间,方歌渔眉目冷傲不羁,她抬起一只脚,朝着他的腹间落了下去。
“还有,主人未让你说话,你便不可以随意开口扰人耳朵。”
尽管方歌渔觉得自己眼下的气势姿态配合着俯视看人的角度,眼神简直野得要死,帅得要命。
可是奈何她那一米五几的个头儿实在难以释放出两米的王霸之气。
那嫩如猫爪的小脚落下来,反倒更像男女之间某种恶趣味的情趣一般。
百里安来时的从容自信被击碎,再也笑不出来,耳根子泛红。
似是对于方歌渔那害臊而不自知的行为感到苦恼。
小脚落下去毫不客气,角度也是十分刁钻微妙。
方歌渔高高扬起光洁玉润的下巴,一只脚踏在别人身上,却有一种轻描澹写的澹然感。
她慢慢弯下腰身,将身子的重量慢慢压在百里安的身上。
不适感随之传来,百里安眉头紧锁,伸手抓住她纤细的足胫。
方歌渔眼神凉薄地低低睨着他,目光里似藏深渊。
少女毫无这个年纪该有的羞涩,用纤美的足尖漫不经心地点着他的肚子。
足下力道轻重缓和,像是一只雪白色的幼猫挠人时的爪子张合。
在百里安逐渐裂开的表情下,她似笑非笑道:
“莫约是以前的我当真对你生出了几分喜欢的情意,才会将你纵成这副不知礼数的模样。
或许当时的我说是将你收了做面首,可心里却还是将你宝贝得不行。
只可惜啊,我早已今非昔比,过往少女炽热的情感,统统已经与我无关。
可这样的话,不管我说多少次,你似乎永远不会明白,向来是在心中总是抱着一丝幻想,‘你对我方歌渔而言,终究是特别与众不同的’。
不过很遗憾,你所提出来的意见我可以接受,你的一切由我来支配利用。但你的身份也仅仅只是局限于面首罢了。”
自封情感记忆的方歌渔,竟是这样的疯性子吗?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她,百里安涌起好多陌生的情绪。
不是因为方歌渔的言语太过贴近现实,而让人绝望无力,而是面对这样的她,会让百里安不禁胡思乱想……
因对她而言,他此刻只不过是活在纸笔之间的陌生人。
正如她所言,没有熟知的记忆,没有特殊的情感。
因她需要敷衍那些层出不穷的求亲者,所以她才需要他作为面首留在这里。
仅仅只是因为有需求,而他合适而已。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那这样是不是意味着,若是换做其他的陌生人,提出此等条件,作为面首留在她身边……
她是不是也会如此肆意对待,毫不顾忌地做这些亲密无度的行为?
想到这里,百里安的内心变得煎熬难受,思绪纠葛,扼着她脚腕的手也不知不觉松开了些许。
方歌渔眼眸微眯,看着他神情渐渐晦暗下去,足下用力慢碾重柔。
好似一只慵懒雪白的小狮,带着年幼与生俱来的凶性,逗玩着足掌下的猎物。
百里安固执地紧紧抿唇,眸子里一片湿润雾色,也不说话,也不挣扎。
这逆来顺受的态度,倒也真未食言,正如他方才承诺的一般。
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依着她的意思,做了一名合格的面首。
笔上来得终是清浅。
方歌渔不知百里安对她具备着怎样具体的情感,只知晓他的出身可一点也不比自己差。
中幽皇太子。
天玺剑宗少主。
尸魔王族。
妖盟领袖。
哪一样不是显赫的身份,何以就能够这般甘心成为她的面首,即便像现在这样任由女子踩玩也是格外宽容。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还是说这么踩着你,我便应该有着少女娇羞的情绪?”
她凉凉一笑,道:“或许你还会天真的觉得,借着这次近身,同我朝夕相处,关怀备至,能够重新开始。
可你要知晓,我已经抹去了情感与过往,你觉得,一个失去了记忆与七情六欲的人,还能被称之为人吗?”
百里安沉默以对。
方歌渔漠然道:“我早已不是你当初所相熟的方歌渔,不过是披着一个空壳子,骨头血肉里所承载的都是无关六欲之情、冰冷的使命与责任。
我虽还活着,却也已经死去。若你还不明白这一点,日后也不过是自讨苦吃,也平白给我添麻烦。”
百里安如何看不出来,如今的方歌渔与过去的她判若两人。
一个不具备感情的灵魂,还能是原来的那个人吗?
拽着一根虚无的鬼嫁之线,不知何时会澹断而去……
百里安无法回答她的问题,低声道:“自讨苦吃是我的事,若我会给你添麻烦,我便不会出现在这里。”
方歌渔眼神冷冽,忽然使劲。
百里安抽了一口气。
“疼吗?”
百里安歪着头,好没气地白了她一眼:“你说呢?”
方歌渔微微一笑,以雪白的脚心轻轻蹭着他受伤的痛处,典型的打了一棒又给个蜜枣。
“那就好好记着这份疼痛,我并不好男色,所以本小姐的面首并不好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百里安目光微转,好似忽然抓住了什么,他低低一笑,道:“我明白了。”
方歌渔见执迷不悟的他说这话,很是狐疑:“当真明白了。”
百里安嗯了一声:“你说的句句在理,是我不该强求,只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是真心想帮你摆脱那些求亲者。”
见他不似玩笑敷衍,方歌渔神情稍缓:“嗯,还算不错。”
百里安将身子微微撑起,“所以礼尚往来,方歌渔你素来以‘大气’成名。
我既然如此帮你,甚至愿你成为你有名无实的面首,助你成事,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些奖励?”
方歌渔小眉毛扬起。
这是在变相地讨要好处。
倒是不怕他讨要好处,就怕他什么都不要,唯一所图谋不轨就是她。
既然开了这口,那说明真是想通了。
方歌渔桀骜的表情松动了些,言辞颇为大方。
“甚好,我虽不能像以往的‘方歌渔’那般对你无所不依,但作为面首,你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
百里安揉了揉麻疼的膝盖,抬起脸庞,是长睫鸦黑,人畜无害的脸,毫无攻击性的温声说道:“很疼的啊,方歌渔你能不能动作轻些。”
方歌渔面上一怔。
他所提的要求就这么简单?
偌大的十方城,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去图谋索要的了?
不过以着他妖盟首领的身份,好像却是也不差那些虚东西,想来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倒也不是什么蛮令人为难的要求。
方歌渔康慨应了,懵头昏脑地将踩在他身上的那只脚力道收敛放轻了些。
柔软玉白的脚掌轻轻蹭着他的肚子,动作就像是一只小母狮在向晒着太阳露出肚皮的雄狮讨好撒娇。
自己却全然未察,甚至问道:
“这个力度可好。”
百里安一只手肘搭在膝盖上,手掌拖着下巴,坐姿有些随意的懒散风流,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嗯……轻过头了,可以再稍微重一些些。”
“要求可真多啊。”
方歌渔不满地低哼了一些,但还是按着他的要求,加重了一点力道,揉啊揉。
嗯?
怎么感觉这姿势怪怪……的?
可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只能皱着眉头继续。
百里安脸上隐隐透出一股红润来,鼻尖眼尾也是红红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