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科幻灵异 -> 永远是男配的我只想当咸鱼

第三百零六章 百娆(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野蜂飞舞,鸟语花香,她们看着太可怜,太渺小,我不敢靠近,因为它们又太美好,太脆弱。
母亲总在这时候安慰我,她说,别怕,别怕。
松野的树洞中埋藏着香甜的蜜果,阿爸总能在晚饭后摘两个给我。
我把大的那个送给母亲,母亲又把甜的那一半扔给阿爸。
我真的好幸福。
烈日灼灼,大家都窝在家里不出来,朋友都不理我,我伤心,失望。
母亲总在这时候拥抱我,她说,别恨,别恨。
太阳公公终于跑到西边,所有人都出来散步,大家唱歌,跳舞,阿爸又给母亲找到几枚好看的石头。
母亲的眼睛真的好美,阿爸的胳膊比石头还坚硬。
对了,阿爸本来就是石头。
我真的好开心。
我爱我的家人。
我的家人也爱我。
“可是,梦,总归要醒的。”
短暂的死亡过后,她,变成了它。
它抬头,周遭会动的食物都化成了血水。
也好,它想。
反正它永远饥饿,反正它永远不死。
它站起来,艰难地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它发现哪里有些不对。
饥饿,停止了。
它不饿,伤口便很快消失。
慢慢的,连它早已遗忘的肢体也重新生长。
不饿,不痛。
可,为什么?
它向红光泛起的方向望去,在那里,熟悉的气息在鼻尖腾起。
它依稀记得那股气息的源头,那里有它的血,那里有它的肉。
或许是刚才那个梦,它决定追寻。
有些东西在久违的宁静中逐渐苏醒,在它脑海中描绘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尽管只能进行粗劣的思考,但它的本能却十分抗拒那裹挟着所有意义的过往。
宁可,痛,饿。
也不,惧,恨。
它忘了这是谁的叮嘱,也忘了曾经泣血的诀别,在记忆中连依稀的温暖都残存无几,而世事的无常也早已抛弃时间的怜悯,在这久违的清醒中,它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
可至少,至少...
在它挣扎时,另一边,抢匪在否认赃物。
“我真不知道东西去哪了。”
宁云摊着手,无辜又弱小,“我哪有本事抢你的东西?”
夕云仍然保持着那种类似于机甲的形态,她盯着宁云那只仍残留着她心核气息的右手,沉默了片刻。
“你说...我能...嗯....”她犹豫了一下,“在最近某天突然在地上捡到我丢的那玩意儿吗?”
假如抢走她心核的,是特级班其他随便哪个人,夕云都不会这么卑微。
但这是宁云,是从来没和她打过,但就是让她毛骨悚然的宁云。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在宁云面前,她总觉得自己的血肉在朝对方倾斜,好像许久没见主人的猫狗,迫不及待扑到浪子身上纠缠。
“我觉得明天你就能捡到了。”宁云颇为敷衍地安慰道,“我觉得你丢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应该不会有人稀罕捡的。”
“...”
夕云不高兴,夕云很生气,夕云虽然恢复了理智,但夕云不打算放过别人。
只见夕云心神一动,在知晓了季清歌和杨凡所在方位之后,倏然消失。
这里的实验品应该都是夕翰江在改造祭阵过程中的失败品,它们的心魂只剩下最基本的因子,其神智早已消亡,一旦肉体死亡,铁漠上方的人造月亮就会对残留的因子进行回收,然后将其复活,重新投放到铁漠,再接着被铁漠脚下的符阵逼到发狂,相互厮杀,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残存因子在重生与死亡的间歇中将它们的躯体培育成一个又一个,充满血肉能量的完美祭品,在漫长岁月中填补进名为“夕云”的邪神体内,帮助她苏醒,痊愈。
铁漠,高天月,未知行星,这三者被夕翰江构建成一个完整的系统,用来维持夕云在重病时的生命,也用来给予她回归生命的希望,它相当于邪神专用的维生装置,提供给病人一切所需。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病人出院,痊愈,并且健康到能够蹦起来跳半个星球去揍人解闷了,那她的维生装置为什么还处于运行状态?
宁云思考着,无视掉不知为何躲过夕云进化时的余波,蛰伏在身后尾随的实验体,从手杖的空间里拿出一辆飞行摩托,朝季清歌那边驶去。
他们大概率是没法及格了,夕云好像把所有怨念都宣泄在那些无辜的人身上。
要知道,即使是那坨被符阵压制,且毫无理智的肉山,对其他三人来讲也足够超纲了。
不,应该是两个人。
想到这,宁云抬头,朝某个方向看去。
此时,狼的躯体在铁漠的旷野上奔跑。
此刻,狼的真身在天空的边际徘徊。
莱茵蒂斯,古神之眼,精通众生与深渊两界所有秘术的她,在来到铁漠的第一时间,就在悄无声息中接管了高天月和铁漠地底的所有权限。
在高天月的中央处理基站,成千上百个研究人员正对着莱茵蒂斯捏造出的视频数据进行分析,他们焦头烂额,濒临极限,视频里那些被莱茵蒂斯故意调整过的,颠覆了他们认知中所有物理法则的数据让那些可怜的研究员几乎崩溃,莱茵蒂斯甚至可以想象到那几个狼狈跑进洗手间的秃头精英坐在马桶上哭得有多悲痛。
虽然莱茵蒂斯喜欢欣赏苦难,但她做的这些事完全出于前段时间拉德沃夫对她的请求。
“接近他,了解他,击溃他。”
在确定拉裴尔的身份之后,那只被憎恨驱使的凤凰便陷入了疯狂,他几乎将整个第七层的资源都砸到星穹这边的阴沟里,为了让莱茵蒂斯帮他这个忙,拉德沃夫甚至提前支付了之前他许诺的一半报酬。
莱茵蒂斯多少了解一点他们之间的过往,拉裴尔.灵花和冰凤凰的恩怨在她出生之前几乎尽人皆知,她向来明智,选择题从不做错,可这次拉德沃夫出手太阔绰,她也不介意去招惹一个从没出手过的老人。
所以,对不起了,我亲爱的同学们。
慵懒的美人在云端侧躺,手指轻绕,牵动丝线。
幽蓝的微光在铁漠深处汇聚成斑点,随即延伸,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六芒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