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玄幻魔法 -> 驭命图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万象森罗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谛若曾在万物之心秘地中修行无数年,得到的力量比夜墨白匆匆洗礼一遍更为强盛。
所以他先前并不把夜墨白守魂奴的身份放在心上,但此刻见夜墨白放出漫天神光,就知道自己取胜已成两说之事。
“好!就看你虚空光凝厉害,还是我万象森罗更猛!夜墨白!接招!”
谛若怒吼连连,手中长刀突然消失,双拳舞成幻影一拳拳砸在虚空之中,却令人诧异地看不到任何劲力释放。
夜墨白不敢大意,趁着谛若发招蓄力的空当双臂一挥,百丈光团在他身上电射雷行,炸开光凝空间直接落在谛若身上,让谛若急舞的双臂猛的一顿,打断了发招蓄势。
紧接着夜墨白引吭厉啸,抽出一块木盘对着谛若拍击不止,又是道道丝芒从木盘上激射而出全扎进了谛若体内,将谛若刺得好似万箭攒心。
这是谛若自成名以来首次落入绝对下风,心中惊骇可想而知。
压箱底的绝招还没发出就被打断,发力挣脱禁锢却又被捆得更紧,此时无论是身是魂,谛若竟都朝着变成夜墨白傀儡的方向狂奔。
远处观战的时宇也惊掉了下巴,他还不知夜墨白的木盘有如此奇术。
夜墨白这是要把谛若变成他世界的一个普通子民,就像高高在上的大眼可用命线随意操控任何一个万界生灵。
谛若毕竟是谛若,眼见自己快要被彻底压服,他暴喝一声现出本体。
晶莹玉质般的谛听神兽当空傲立,那些仿佛可刺穿一切的丝芒立刻被扯成紧绷的弓弦。
紧接着,一声昂昂象鸣破空激荡,向着四面八方轰鸣而去。
夜墨白定得住刀光与空间白芒,却定不住没有任何形迹可察的嘶吼,他木盘挥舞正急,却像被人在身上狠狠扇了一掌,踉踉跄跄退出数百里。
谛若也趁机甩动柔长象鼻,几下便扯断了身上所有丝线,硬生生将自己从夜墨白夺身控魂的秘术下拯救出来。
时宇早就张开了寻真眸,看得真切是谛若呼出的嘶鸣中暗含了无数直攻神魂的劲力,只是那劲力已经并非元力,而是丝丝缕缕的神力。
“厉害!”
夜墨白的高呼和时宇的暗喝同时响起,两人都对谛若能自行琢磨出神力攻袭佩服不已。
赞叹归赞叹,夜墨白身处激战,立刻神力游遍全身,将谛若强攻神魂的力量清除干净,两手抱着微痛的头颅再退百里。
谛若怒火正盛,听到夜墨白的赞叹就像听到一记响亮的耳光。
他再度怒吼直扑,四蹄踏在虚空震出滚滚空间惊涛,层层卷向夜墨白。
与此相合,谛若瓷玉般的身体绽放出不亚于夜墨白的蓝光,霎时两轮骄阳挂在了天空,耀得众人睁不开眼。
那些混战中的秘境守护早被惊动,纷纷停下厮杀围了过来,智慧略高的秘境守护都又惊又怕,远远围住便停下了脚步。
而那些没什么智慧的灵禽灵兽乃至各色灵种,奔至万里界限不得寸进,才低吼着趴伏在地,对他们以为的王低下了头颅。
夜墨白见谛若猛冲而至,薄唇翘起摊开了四肢,高声厉喝放出一面面如镜子般的光墙,重重拍向前方。
谛若此刻纯粹凭着股猛劲冲击,他体内还残存着夜墨白刺入的弦线。
在光墙的引动下,那些弦线就像刺在体内的断针,拼命扭动深入,扎破一根根血脉,刺穿一处处内腑,大股大股血浆从谛若七窍中激喷而出。
但谛若之悍勇非常人可想,当年他在短短时间内连夺九命龙猫九条命,依靠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与实力相匹的勇往直前。
一面面光墙被玉象撞成粉碎,象鼻象牙全都断裂,白森森的象骨裸露在外,却仍如冲城撞车般隆隆突进。
冲到夜墨白身前百里处,夜墨白拍出的光墙已然前后相继宛若一体,再和他凝固一切的光凝神术相合,谛若就像是冲进了坚实的山脉,用血肉之躯破开一条仿若没有尽头的甬道。
夜墨白轻笑,觉得谛若也不过如此,一身莽气对不起绝顶高手的称谓。
突然,谛若转身后退,像是逃命似的蹿到了时宇身边。
夜墨白诧异,时宇更诧异,问向谛若,“怎么?不打了?”
谛若呼的一声化为人形,伸手抹平一头冲撞而成的乱发,笑道:“你看!”
时宇心奇扭头,却见铺天盖地的巨象昂昂嘶吼,落雷一般从四面八方砸向夜墨白,每一头巨象都饱含着神力。
夜墨白所有攻袭和防御在巨象面前都形同虚设,薄绢一般被撞成碎片,而后被一头头巨象撞得惨呼飞跌。
“我有一招蓄势过半,却被夜墨白打断,现在才算完全发出,看看他怎么应付。”谛若得意地说道。
时宇凝目看去,普普通通的强力冲撞,虽然把夜墨白撞得凄惨,但说要能让夜墨白认输还差得远。
“这行么?硬伤而已。夜墨白就算被撞成粉碎,不消片刻又能和你打成一团。”时宇斟酌了片刻才发问,怕伤了谛若的骄傲。
谛若嘿嘿阴笑,看都不看时宇一眼,只是盯紧了夜墨白上下翻飞无法自控的身体,
“当年我就是凭着这一招杀死了九命龙猫!在万物之心那里看到九命龙猫的真灵,我真想问问他当时的感觉怎么样!”
“哦?”时宇急忙把目光移回到夜墨白身上,一看之下,丝丝凉气从时宇心底泛起,冻得他浑身冰霜。
这几句话的功夫,谛若所有放出的巨象已经全部撞在夜墨白身上,但夜墨白却依然定不住翻滚的身形,仿佛虚空中仍有无数巨象奔踏而至,还在源源不绝地顶撞踩踏。
而夜墨白好似在被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踩在胸口,拳脚相加瞬息千百次狂轰落在夜墨白身上,一块块斩断他的肌骨,一片片撕去他的皮肉,。
夜墨白恢复得越快,那虚影便狞笑更烈下手更猛。
“哈哈哈哈哈!都是废物!”
无法明辨的虚影一边撕扯夜墨白的身躯,一天疯狂大笑。
霎那间血肉横飞,血雾漫天,若不是夜墨白躯体极强,早被那虚影撕成了残尸遍地。
“那是什么!”
时宇不知为何一把抓住了谛若的胳膊,看着那身影不住颤抖。
谛若正在暗暗低吼,为那虚影保持战力凝神发力,听到时宇发问虽觉得奇怪,但还是应道:
“我的谛原术,万象森罗身!以前是元力为基,现在是神力为基,夜墨白若是不能用神力冲毁森罗身,那就等死好了。”
时宇才不管夜墨白会不会死,以夜墨白的本事,若是破不了万象森罗身,那可真枉为轮回前第一人的地位。
“谛若,你有没有分身放在外面?或者你有没有分魂投胎转世?这万象森罗身又是怎么来的?”
时宇压住心中激荡,两手仍抓在谛若臂膀上轻轻颤抖。
谛若觉得更奇怪了,摇头道:“没有,你为什么这么问?
万象森罗身,是我修炼时感受到一场并不存在的大战,看到有个猛士血杀敌阵时凝出来的战意。
因为战意太盛随时会反噬,只能分到万千巨象幻身中暂时压至,不到最后时刻绝不会放出。”
“万千幻身,化作万千巨象,冲破一切阻隔再凝成杀意真身?”时宇看着依然无法招架的夜墨白轻声呢喃。
谛若点头,“确是如此。
我在修行中突然看到那血杀一幕,无论如何想不出哪个世界才有如此暴虐残忍的战士。他不是在战斗,而是在满足他那疯狂杀戮的心!”
时宇脸色渐渐缓和,松开了抓在谛若臂膀上的手,虚脱般的低笑道:“是啊,疯狂杀戮的心,只有疯狂杀戮才能满足他。”
谛若诧异,扭头看向时宇,“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他是谁?”
时宇勉强一笑,“我看到他的时候,一窍未开,点滴修为都无,只能在他的操控下日日旁观血杀残酷。”
“你见过那个影子的真身?”谛若更加不解,完全不知道时宇在说谁。
但一边始终静听的祝炎岚,立刻明白时宇说的是谁,有些担心的抱住了时宇的臂膀,抬头看向他惨白面庞。
时宇微启薄唇扯了扯嘴角,也揽紧了祝炎岚,“那时真是苦了你,我那时真的无能为力。”
祝炎岚纤纤素手搂紧了时宇背膀,将面庞紧紧贴在时宇胸口,不说一句话,耳中传来万象森罗身的阵阵残忍狞笑。
时宇手抚祝炎岚长发轻叹道:“只是有些像罢了,是我想多了。”
谛若看得奇怪,但也没发声多问,看二人的表情无疑是触景生情,想起了过往伤情一幕。
被时宇这一番闲话打扰,万象森罗身便少了谛若的全力支撑,虽然重创了夜墨白,却后继无力无法将他诛杀。
夜墨白恼怒至极,谛若竟然发出一招就和时宇聊天去了,好似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扛过最初万象森罗身的强盛时刻,夜墨白怒吼一声再次抽出了玄奇木盘,狠狠一盘拍在万象森罗身上,直将它拍得支离破碎。
“谛若!欺人太甚!”
怒吼过后,夜墨白身上的灿白光芒陡然大放,刷过整个中心地界。
猝不及防的时宇只来得及抱紧祝炎岚,小黑也只来得及变成厚壳将二人罩在其中,就再也听不到看不到任何动静。
唯有光流冲刷天地发出的隆隆轰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