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第七十一章 作死的少年(二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感谢多澜亲的打赏,么么~!
感谢薪晴亲的打赏,蹭蹭~!
感谢安朵云衾亲大打赏,抱抱~!
感谢白白萌萌sd亲的打赏,捏捏~!
感谢落叶的恋人亲的打赏,每天一块切糕,俺吃得舌头尖都是甜丝丝的呐,压倒,咬一口~!
ps:昨天看到有亲投了四章更新票,而且全部都是一万两千字的,我那个心啊拔凉拔凉滴~!
话说关于更新票,3000字是肯定木有问题的,6000字的话,如果没有意外,马马虎虎也能完成,如果碰上有粉红票加更,9000字俺也可以努力搏一把,但12000亲,乃完全是浪费钱啊泪目~,俺就是从早码字码到晚,神马事儿都不干,也才一万零几百字而已,12000俺真心完成不了,摔~!
再ps:关于加更,粉红票每20张加更一次,有亲月打赏和氏璧(10000币)的话加更一章,有月累计打赏超过10000的亲加更一章~嗯~,就是这样!!!
最后ps:以上文字不用钱,汗~!】
*********************
小净尘虽然不认识简体字,但熊还是认识的,尤其是狗熊,她在山上还遇到过呢,大眼睛一溜,立刻找准门户,抓着门把手一拧,拧不动??反琐了??
小净尘鼓着腮帮子表示很不高兴,抬手敲门。
“叩叩叩~”
没反应。
“叩叩叩~,叩叩叩~”
继续没反应。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仍然没反应。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小净尘怒了,抬脚踹上房门,“砰”的一声震响。那脆弱的房内锁哪里扛得住她的怪力,房门被直接踹开,撞击在墙上发出一声振聋发聩响动,不仅吓醒了韩熊,也吓了楼下的人一跳。
“哪个混蛋敢打扰老子睡觉,信不信老子扒了你丫的皮”韩熊暴躁的从床上跳起来,短发根根冲天。怒火中烧的样子看着像只被烤红的刺猬,可惜,狠话刚撂了一半就被卡住,韩熊像被人突然掐住喉咙一般熄了声,他错愕的瞪着房门口的小身影。结结巴巴道,“呆呆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净尘大步走到床沿,韩熊本身就比小净尘高出两个头,如今又站在床上,小净尘仰头望着他,脖子有点酸,不太方便说话,她轻轻一跃。伸手拽着韩熊的睡衣领子用力一扯一摔,吨位将近是小净尘三倍的小胖子便被直接丢在地上,小净尘轻巧的落地,垂眸,居高临下的望着韩熊。
“今天初几?”
“正月十十六。”话没说完,韩熊的脸就绿了。死灰死灰的,比尸检台的受害者还难看,望着小净尘黝黑发亮的大眼睛,韩熊缩缩脖子,泪眼汪汪的咬着手指忏悔,“呜呜呜~~,呆子,我错了,我忘记今天早上要晨练了,呜呜呜~,我保证一定改,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呜呜呜~~”
于是,韩家大人跑上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家小孙子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忏悔认错,而肉肉团团的外来小屁孩则像个女王一样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瞪着小胖子。
韩德当场就怒了,他粗鲁的拽着小净尘的手臂,将小家伙拎得只有脚尖能堪堪够到地面,他怒瞪小净尘,凶神恶煞道,“你个臭小子,胆子不小啊,敢跑到我们家来撒野,你父母怎么教你的?”
韩艳靠在门框上,吹着指甲,笑容里满是嘲讽,“这么没教养,有没有父母还不知道呢!”
对于韩艳的嘲讽,小净尘根本就不在乎,她本来就没有父母,白希景是爸爸,但是“爸爸”对她来说只是一个称谓,就像“叔叔”“阿姨”一样,只不过这个“爸爸”和师傅一样重要,所以,在韩艳嗤笑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将父母跟“爸爸”之间画上等号的想法。
小净尘仰头望着韩德,纯净的大眼睛里清晰的倒映着他狰狞扭曲的面庞,她根本不需要说什么做什么,只是这样看着他,韩德暴戾的气焰便莫名的降了下去,只要不是真正穷凶极恶活该下十九层地狱的魔鬼,没几个能扛得住小净尘的眼神。
她虽然不是能够度化世人的得道高僧,也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但与生俱来的天赋却能令她很轻易的勾出人类最柔软最善良的一面,而且屡试不爽。
韩德的气势莫名的弱了下去,望了小净尘白净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清澈的眼眸,他突然感觉嘴巴有些发干,那是一种不知所措的心慌,就好像自己赤身**的站在大太阳底下,一点遮挡物都没有,将自己最丑陋的一面红果果的暴露在人前,那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令他几乎崩溃。
小净尘眨巴一下眼睛,仿佛是魔法瞬间解除,韩德猛然深吸一口气,窒息的感觉消失,他终于又回归尘世,裹着厚厚的衣服,藏身在繁华的人群中。
“请你放开我。”清脆的童音将韩德惊醒,他低头望着自己拽着小净尘的手,下意识的想要松开,却又突然想起,自己是来找她算账的,怎么能被个孩子牵着鼻子走,对于自己竟然被个孩子震慑住更是懊恼得想撞墙,于是,他越发坚定了小净尘是有目的的接近他们家韩熊的猜测。
韩德怒瞪双眸,喝道,“少废话,立马给我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这样的土包子。”
小净尘晨练的时候,向来都是穿运动服,而且她的运动服全是白希景找人定做的。衣服上并没有常规的标识,韩德不认识很正常,说实话,按照行情来说。小净尘这一身穿着如果还算是土包子的话,那韩德就能直接回归山顶洞人了。
小净尘歪了歪脑袋,有些纠结为难。她从来不主动挑衅,但韩德毕竟是大人,抓着她手臂有点痛,而且她还没调教完徒弟,不能就这么走了。
于是,小净尘抬起另一只手握住韩德抓着自己手臂的手腕,手指微微用力。韩德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他吃痛的松手,晃晃爪子,手腕上有几个清晰的指印,指印明明只有小黄豆那么大。却痛入骨髓。
小净尘直视着韩德惊骇的眼眸,无辜的解释道,“我已经说过请你放手了。”
说着,她看也不看脸带惧意的韩德和表情扭曲的韩艳,低头冲仍然坐在地上的韩熊道,“给你五分钟的洗漱时间,等下带我去找其他人,要是敢偷懒”挥挥肉包子似的小拳头,“后果自负。”
韩熊忙不迭的点头如捣蒜。以绝对不符合身形的急速“嗖~”的一声如风般消失,看得韩德一阵目瞪口呆,小净尘扶着栏杆下楼,韩奶奶立刻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眼底却有担忧,“怎么了?”
小净尘摇头。“没事,我等韩熊下来。”
“吃点糖果吧,韩熊速度很慢的。”韩妈妈倒是很喜欢这个白净又精致的小孩,而且看着就很乖巧懂事,眼神清澈却透着坚定,韩熊跟她一起玩,应该能改掉不少毛病。
小净尘抿嘴甜甜的笑着,“谢谢阿姨。”
原本韩奶奶还担心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女会给小净尘难看,可是现在看来,难看的似乎是韩艳韩德?
韩德韩艳坐回韩熊爸爸身边,韩艳满脸不爽的盯着小净尘,韩德却垂着头,闷声不吭的嗑瓜子,连个眼角余光都不敢往小净尘身上瞟,这可非常不对劲!
韩德是标准的纨绔,能让他这么忌惮,小净尘到底做了神马天怒人怨的事情?
四分二十七秒,韩熊像台风一样从楼上刮下来,看得六个大人目瞪口呆,韩熊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老老实实的站在小净尘面前,谄媚着一张大饼脸,笑,“我没超时吧!”
小净尘点点头,站起身,“韩奶奶,谢谢您今天的招待,我和韩熊去玩了,韩爷爷再见,叔叔阿姨再见。”
韩奶奶笑得像朵花一样,“去吧去吧,中午记得回来吃饭。”
韩熊老老实实的点头,跟着小净尘出了家门。
人一走,韩奶奶慈祥的笑脸就收了起来,似笑非笑的望着韩德,“怎么没把人赶走?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韩德怨念的望着韩奶奶,“妈,你是不是知道那个臭小子会功夫?”
韩奶奶但笑不语,韩妈妈却忍不住好奇,“什么功夫?”
韩德将手腕翻出来给大家看,手腕上几个清晰的指印已经青到发紫了。
韩奶奶冷哼一声,“她没送你一枪子算是给我面子了。”
韩德唬了一跳,不屑道摇头,“开什么玩笑,枪支可是管制性器械,她个小屁孩怎么可能会有。”
“她爸爸已经为她申请了枪支携带使用许可证,办没办下来还不知道。”
韩德一愣,惊愕的瞠大眼睛,“她她爸是谁?”华夏的枪械管理非常严格,枪支买卖都属于违法犯罪,非警务人员要办理枪支携带使用许可证可不仅仅是有权有势有钱就可以的。
终于到了关键地方,韩奶奶高深莫测的勾了勾嘴角,“她爸爸你们都认识,白希景。”
“噗”
韩德吐血,成天踢人场子,今天终于踢到铁板了,他也终于反应过来,韩奶奶是故意不把话说清楚,让他去找小净尘茬的,就是为了给他个教训,他果然应该去撞墙的吧。
相比于韩德的郁闷吐血,韩爸爸韩妈妈的恍然大悟,韩爷爷的淡定如山,韩艳的表情就很值得深究了,她微微垂下头,妆容精致的眼眸中闪过丝丝缕缕的精光,以及志在必得的野心。
其实即便是以白希景如今的财势地位,也不可能为六岁的女儿申请到枪支携带使用许可证,谁都不能明目张胆的凌驾于律法之上,但他不能,不表示别人也不能,神盾局可欠着他们家闺女一个天大的人情,不好好利用利用,对不起他商人逐利的本性。
以小净尘极品路痴的天分,如果没个人领路,她就是走到明天早上也不可能找到少年们的家,于是,借着韩奶奶的道找到韩熊以后,韩熊就担当起了领路的职责。
第一个去的自然是凌飞家,凌飞可比韩熊靠谱多了,他没有睡懒觉,而是在写作业,木有办法,马上要开学了,作业还有好多,写不完会被老师抽死~o(>﹏<)o~(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