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113 男孩卫戍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咱今天有事儿要出门,文是提前上传设定到更新时间的,所以今天没法感谢那些打赏了咱的亲们了,抱歉抱歉,明天补上哈~!
ps:那些纠结于男主的亲们,请淡定,小净尘目前只有六岁,男主神马的还太遥远,所以别太早站队,俺怕你们没地儿哭去~哈哈八月底九月初,沉寂了整个暑假的学校再度热闹起来,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仿佛一夜之间从沉暮迎来朝阳,整个城市都活了过来,到处都能看到青春洋溢的少年和天真烂漫的孩子。
白家少年们纷纷被爹妈接回家,整理暑假作业,准备迎接老师的检验或者凌迟!
小净尘揣着满口袋白奶奶牌爱心零嘴,跟着白希景一起回到金鼎,恢复了每天早上坑汉子的晨练,几乎两个月没见,韩熊似乎又胖了一圈,跟菜包越发般配了,两只站在一起简直就是肥猫二人组凌飞似乎想走儒将路线,平时看起来像个饱读诗书的学者,动气手来比韩熊还凶残,木头继续单薄柔弱,实际上跑个三千米呼吸都不带乱的,洛柯铭在汉子们的重点照顾下越发结实,与满身肥肉只有蛮力的韩熊完全走的两种路线。
馒头爱上了大山小山的温馨小窝,白天跟着小净尘满世界撒欢,晚上却一定要回到双胞胎为它搭建的小木房子里才能睡着,大山小山表示。有馒头看家,附近治安仿佛都好了很多,至少野猫不敢随便叫春了。
总之,大家都很和谐很圆满很顺溜。小净尘的回归得到了所有人的热烈欢迎,因为,只要她一出现。菜包就会老实乖巧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九月一日,新学期开学,白家少年背着满书包的作业去觐见老师,而像韩熊这样明显不爱学习99%没完成作业的家伙则各种挺尸装死,小净尘也换上新衣服,牵着爸爸的手,步入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校园。
这一天。市一小人声鼎沸,满园子都是带着孩子报名的家长,有些是父母领着,有些是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陪着,有些干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家出动。只是为了帮个小屁孩交学费。
小净尘算是“低调”的,只有一个爸爸在身边,可是她不知道,至少有四辆黑色奔驰停在校园外那条大马路的各个路口,几十个保镖全神贯注的偷偷核对来来往往的学生与家长的资料。
白希景是个**型性冰山,当面对小净尘以外的人时,他的表情从来与心情不匹配,比如现在,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淡定从容闲适悠然。其实,丫心里紧张得直冒冷汗。
宝贝女儿第一天入学,作为父亲他需要干神马,白希景完全不知道,在进入校园以后,他便有意识的放慢了脚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捕捉到有带着孩子第一天入学的家长,他果断的跟在人家后头有样学样。
小净尘的大脑袋转来转去,左顾右盼的打量着这个陌生又充满活力的校园,看到什么她都感觉很稀奇,哪怕是展示栏里的儿童抽象蜡笔画都能让她惊讶好半天。
市一小是s市最好的公立小学,学校占地面积广,绿化做得也很好,甚至给一年级小朋友们的教学楼都是那种复古式的院落,走过一个雕刻着卡通人物的月亮门,一排只有一层的平房教室展现在两父女眼前。
教室的采光很好,课桌椅子都是崭新的,仿佛还能闻到新鲜木料的味道,窗户干净透明得能够很清晰的看见窗外的风景,纯净的黑板完全木有使用过的痕迹,这些教室显然都是最新建造的,还未投入使用,而今天入学的一年级生将有幸成为它们的第一批拥有者。
每个教室门上都贴着这个班级的新入学学生名单,红纸黑墨,毛笔字写得很有风骨,白希景像其他新生的父母一样,一间教室一间教室的看过去,寻找自家宝贝闺女的名字,可是,当他将所有一年级的名单都看过一遍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木有小净尘名字!!
白希景不相信,自己交代下去的事情从来木有出过差错,怎么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他不死心的又从头找了一遍,还是木有!!!
白希景紧抿着薄唇,犀利的凤眼阴测测的瞅着那一张张红色名单,小净尘拉着爸爸的手,疑惑的抬头,大眼睛眨啊眨啊眨的,好吧,她对于学校的认识度无限接近于零,完全不知道现在是肿么个情况。
新生们一个个被父母送进班级,院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一年级的班主任已经开始点名,小孩子不懂事,吵闹不休,嘈杂的声音从窗户里传出来,响成一片,听得人脑仁一阵发疼。
学生没有到齐的班级,班主任会出来喊上那么一两嗓子,没有人应的话便作罢,白希景面无表情的听着,直到一位老师拿着名单站在教室门口,大声喊道,“白青辰?白青辰来了没有?”
白希景默默的眨了一下眼睛,当即抱起小净尘,大步走了过去,一米八多的身高给这位年轻的女老师造成不小的压力,女老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惊讶的望着白希景,白希景貌似淡定道,“孩子的名字弄错了,应该是白净尘,不是白青辰!!”
他心底狠狠的咬牙切齿扎小人摔鞋底,竟然连他宝贝闺女的名字都会弄错,好!很好!
那帮混蛋就是天生的劳碌命,日子稍微安生一点皮就开始痒,不折腾点事儿出来他们就过不下去,如果让他们安安稳稳的活到过年,他白希景三个字倒过来写。
一条街外的保镖们齐齐打了个冷战。疑惑的望天,奇怪,炎夏的尾巴还木有消失,怎么就开始做寒了?
女老师被白希景身上隐晦滚动的杀气吓到。愣愣的点头,“好,一会儿麻烦你把孩子的名字写给我。我核实以后会让学校将档案改过来,现在先让孩子进去找个位置坐吧!”
“谢谢,档案我自己会搞定,麻烦你了。”白希景难得对个非血亲女性如此和颜悦色,女老师的脸瞬间就红了,她微微低头,避过白希景其实完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视线。侧身,让白希景将小净尘抱进教室,等到那种无形的压迫感消失以后,女老师才继续喊着未到学生的名字。
教室里有三分之二的入座率,前面几排早就被坐得满满的。白希景眼睛一扫,在第三排终于发现个空位,便将小净尘给塞了进去,然后很认真的叮嘱道,“记得爸爸昨天晚上跟你说过的话么?”
小净尘呆萌萌的点头,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全是空茫的漩涡,白希景默了,昨天晚上,他很官方的向小净尘解释了学校、上学、铃声、老师等等常识性词汇的含义。小净尘的确是记住了,但也仅仅是记住而已,她能够一字不落的复述出来,却完全的理解无能。
白希景也不愿意过多的要求她,还是让她用自己的方法去了解这个世界吧。
有爱的摸了摸小净尘的大脑袋,白希景退出了教室。站在窗子外默默的关注着自家宝贝女儿。
小净尘坐在椅子上,小爪子放在桌上扭啊扭啊扭,小胖腿晃啊晃啊晃,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周围陌生的孩子,小净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与自己一般大的小孩,心里满溢出一种热热的陌生的感觉,这种感觉有一个很官方的名字激动!!!
坐在小净尘旁边的是个男孩,头发又乱又长几乎遮住了大半个脸,他穿着很朴素,在衣服边角不起眼的地方甚至还有补丁,这也是他明明坐在前排身旁却出现空位的原因,家长也好孩子也好都会下意识的避开这种明显家境不好的孩子,并不含任何歧视的意思,只是觉得对方与自己的差距有点远而已。
男孩的衣着虽然有点老旧,但衣服洗得很干净,家里应该有位勤劳的长辈,他似乎有点腼腆,一直低着头,视线穿过长而杂乱的额前碎发偷偷看着旁边的小净尘。
小净尘本身就长得可爱,肉肉的绵绵的糯糯的,因为兴奋,白嫩嫩的脸蛋泛着健康的红晕,看着就像个刚成熟的小苹果一样,让人恨不得能咬一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清澈得宛如山泉,似乎有一种涤荡心里的魔力,闻着小家伙身上那若有似无的香味,男孩觉得,被人孤立远离的寂寞和心酸似乎也慢慢被抚平了。
男孩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道,“你你好,我叫卫戍,你呢??”
男孩的声音很小,带着一种没有底气的怯意,他忐忑的望着小净尘,眼睛因为不安而不停的眨动着,小净尘下意识的转头,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正视着男孩,男孩感觉自己的心似乎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得连手心都冒出了一层冷汗,他死死盯着小净尘,看见她抿嘴笑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甜甜糯糯的童音带着天真的傻气,“我叫净尘,白净尘~!”
白净尘!!卫戍在心中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卫戍虽然性格内向甚至有点怯懦,但是他的内心远远比外表看起来的要敏锐坚强,小小年纪就见惯了世态炎凉,他能够很清楚的分辨出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善意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这似乎与小净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前者靠的是经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后者靠的是野兽般的野性直觉!
对于卫戍来说,这是他长这么大交到第一个朋友,一个不会用有色眼光看他,不会嫌弃他衣服上的补丁,不会觉得和他在一起丢人的朋友,真正的朋友!
很多很多年以后,卫戍仍然记得第一次见面时,小净尘那个纯真无邪的笑脸,这成为他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帮助他一次次爬出绝望的境地,即使时光变迁,即使物是人非,他都不会也不愿忘记
白净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