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118 有一只孩纸王叫白净尘 (四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俺为今天更新太晚诚挚的向亲们道歉,希望亲们能够雁则个ps:本章为粉红240加更~!剩下的加更明天继续哈~!】
小净尘毫无意外的成为一年二班最逆天的朵奇葩她的外貌性格足够让她成为所有老师的心头宝,但是她坑爹的学习效果又足以让她变成所有老师的眼中钉肉中刺,于是,一年级二班的老师们在小净尘的折腾下各种痛并快乐着。
小净尘唯一真正喜欢的课就是体育课,可惜,每个星期只有那么一两节。
体育课上,老师一般会让同学们先跑一小圈,大概两百米左右,热热身做做准备活动,然后带着大家一起做游戏,不喜欢玩的孩子也可以自由活动,有老师参与的都是比较大型的游戏,比如老鹰抓小鸡==!
老师自然是母鸡,玩这种游戏基本没哪个学生愿当老鹰,但是相比于躲在别人后面当小鸡,小净尘明显更喜欢当老鹰,其他学生自然高兴,于是,母鸡和小鸡们都杯具了。
老师张开手臂护着身后长长的小鸡队伍,小净尘定定的站在母鸡前面,歪着脑袋满脸懵懂纯洁,就在老师考虑要不要提醒一下这位小朋友游戏规则的时候,小净尘突然动了,“嗖”的一下消失在老师面前,“嗖”的一下又蹿了回来手里拽着个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小鸡”。
老师:“”
小净尘放开阵亡的小鸡,缓步往左边走两步,母鸡立马跟着动,小鸡们也精神紧张全神贯注的盯着老鹰,小老鹰脚步一顿,又朝右边走了两步,母鸡继续跟着移动,小鸡们紧张得要哭了。
小老鹰突然抿嘴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弯弯的月牙眼在阳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晕,众小鸡一愣,小老鹰灵巧的往母鸡手臂下一钻,小爪子一捞,又一只小鸡被抓回了鹰巢。
老师:“”
老师很年轻,应该刚出学校没多久,年轻气盛,小看了眼前这个像肉团子一样的小学生,没想到她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老师不由得认真起来缓缓压低上半身,一双犀利的眼睛如鹰隼般盯着小净尘。
感觉到老师的战意,小净尘歪了一下脑袋,咧嘴一笑,她的目的是抓小鸡又不是斗母鸡,母鸡再有战力又能如何,小鸡不给力啊,老鹰同学表示很嘿皮。
小鸡一个个被抓走,母鸡气得“怒发冲冠”,餍足的老鹰笑出满口米粒似的小白牙。
最后下课的时候,小鸡全部阵亡在老鹰的利爪之下,只剩下母鸡同志一个人孤零零的继续战斗。
由于小净尘这只给力的小老鹰小鸡们在游戏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真正的紧张与压迫感,领会到了这个游戏的真谛!小孩子总是喜欢刺激的,于是,一年二班的同学爱上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小净尘成为最受欢迎的小老鹰,每一次只要是她当老鹰,同学们就玩得很high,而且结果绝对是小鸡们集体阵亡。v
以至于到后来爱玩的同学甚至以自己当母鸡时能在小净尘手底下护住小鸡多久时间为标准来显摆自己的厉害其实,只要是非智力游戏就没有小净尘玩不转的,小净尘几乎成了一年二班的隐性孩子王。
当然也有不买她帐的家伙,比如钱多多,在小净尘手上接连吃了三次亏,钱多多暂时不敢再直接招惹小净尘,却可以欺负欺负小净尘身边的人,比如卫戍。
下课时间,钱多多带着几个狐朋狗友将卫戍堵在男厕所里,其他同学在钱多多威胁狠戾的眼神中默默跑走,没人敢多说一个字,等到厕所里没有别人以后,钱多多一把将卫戍推倒在地上,还恶劣的踩上两脚,“穷鬼,你不是很喜欢当那个傻子的跟屁虫么,她有了新朋友可就不要你了,嘿嘿~”
厕所地面上的积水浸湿了卫戍虽然朴素却干净的衣服,衣服上还有钱多多踩的脚印,卫戍坐在地上,低着头一声不吭,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看着即狼狈又可怜。
钱多多得意的笑了起来,拍拍身旁的同学道,“给我狠狠打他一顿,放学请你们吃好吃的。”
会跟钱多多混的就没有怕事的主,而且卫戍窝囊的样子也的确让人很有欺负的欲|望,于是,几个人毫不客气的将卫戍压在地上又打又踹,甚至有个小混蛋还从水池里拎了一小桶水往他身上倒。
九月的天虽然仍然很热,却也开始有点秋意的凉,卫戍被冷水浇得一个激灵,呛得一阵疯狂咳嗽,看着他被欺负的样子,钱多多一阵暴爽,哈哈大笑起来,各种不和谐的辱骂性词汇听得人耳朵一阵发痒。
卫戍沉默的坐在地上,浑身湿哒哒的,遮盖了半张脸的碎黏在一起一缕一缕,听着钱多多问候自己祖宗十八代女性的脏话,卫戍搁在积水里的手缓缓的握了起来,慢慢抬头,嘴角一点一点的勾起,隐在碎发里的眼眸中翻涌出野兽般的凶光,卫戍身上的气势瞬间改变,仿佛有一只凶禽猛兽从禁锢的牢笼中被释放出来,极度渴望杀戮与鲜血的刺激。
钱多多却毫无所觉,仍然沉浸在自己的胜利中,想象着当白净尘看见自己的跟屁虫被欺负得这么惨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那样的场面只要想一想,钱多多就感受到一种从内心深处村汗毛尖儿的通体舒畅。
突然,厕所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钱多多微微一僵,心底莫名升起一股非常不详的预感,他像个生锈的机器人一般咔咔转头,果然看见净尘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奶声奶气的道,“你们在干什么?!”
人高马大的钱多多在小净尘眼睛里完全变成了纯透明的空气。
听见小净尘的声音,卫戍莫名一怔,然后重新低下脑袋,紧握的拳头骤然松开,勾起的嘴角又恢复成微微下耷的弧度,带着一种脆弱的倔强,就连眼底的凶光也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踪,只剩下一直以来的隐忍和卑微,他默默的站起身,淅淅沥沥的水珠从衣角滴落,在地面溅出一圈圈水晕。
小净尘奇怪的歪了一下脑袋,“你身上怎么那么多水?”
卫戍一声不吭沉默的走到小净尘身边,“我们回去上课。”
小净尘却不肯走了,拽着他的衣袖,疑惑的再问了一声,“你身上怎么那么多水?”
卫戍不肯说,钱多多却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我让人泼的,怎么样,你打我呀!打我呀!”
好吧,总有些皮痒的家伙喜欢用一些幼稚的语言来撩拨别人的怒火,而小净尘恰恰是个分不清玩笑和真话之间区别的小呆子,无论再如何幼稚的语言她都会当真的,钱多多犹自沉浸在自己欺负同学的胜利中,突然感觉眼前一花,脸颊上一阵剧痛,他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力给揍得撞在了墙上,钱多多一下子就懵了。
好容易反应过来,钱多多捂着红肿的脸颊,难以置信的转头望着小净尘,小净尘握着小肉爪子,一本正经的道,“是你叫我打你的!”
钱多多:“......”老子叫你打你就打你丫神马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喂掀桌~!
钱多多刹那之间泪流满面,心里憋着一股邪火,却摄于小净尘的拳头而不敢妄动。
小净尘不再看他,大眼睛扫过其他同学,“谁泼的水?”
剩下的四个同学中有三个齐刷刷用食指指着最后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踢到空桶子差点摔倒,小净尘直接走过去将桶子拎起来,轻松的跳上水池,装了满满一桶水,又轻巧的跳下地,桶里的水竟然一点都没洒。
小净尘将水桶放在卫戍面前,指着那个男生道,“把水泼回给他,这样才公平!”
小净尘根本不在乎谁对谁错,她向来有自己的一套是非善恶标准,这一点即便是白希景也改变不了。
卫戍低头望着那一桶干干净净的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小净尘疑惑的歪了一下脑袋,“他泼你一身水,你难道不想泼回来?泼了他,他以后就不敢泼你了,还是你喜欢被他泼一身水?”
如果是卫戍自己喜欢这种被人泼水的“游戏”的话,小净尘觉得,也许她不应该在这里碍事。
小净尘原本在跟其他小朋友玩,是有个被钱多多赶出厕所的男生跑去跟她说,钱多多带人将卫戍堵在男厕所里欺负,原则上来说,小净尘并不太能区分欺负和切磋之间的区别,但她却知道,除非是当事人愿意,否则,以多打少以大欺小都是不对的,钱多多明显比卫戍高比卫戍壮,人也比卫戍多,于是,小净尘觉得,身为朋友,她应该来给卫戍撑场子。
卫戍紧紧抿着薄唇,沉默的听着小净尘的话,感受着小净尘在自己身边的气息,他总是被人欺负,也习惯了逆来顺受,但没有人是天生不反抗的贱骨头,小时候被大孩子欺负,他也曾经反抗过,但换来的却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欺压,卫戍也曾想过要改变,可是却有心无力,他家里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那些人欺负不到他就会去欺负他的家人,所以,卫戍已经习惯了无论遇上什么都不再反抗。
此刻,他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白净尘是真心在帮他,卫戍不想再继续窝囊下去,在学校,这些人欺负不了自己,也不可能去欺负他的家人,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没什么......好怕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