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140 夜店流氓VS呆娃傻爹 (二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本章继续小肥,话说亲们很着急呆娃妹纸长大么?淡定,淡定,妹纸会长大的,她又不是柯南要杯具的当个万年小学生,但故事总得按着顺序来不是~!!!!
ps:今天有加更,乃们懂得xd~!】
小净尘可不会管祖宗哥在回忆什么,飞刀一击不中,她便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速度快的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等祖宗哥感受到危机的时候,她的小腿已经踢向他的脖子。
祖宗哥慌忙侧身,双手交叉抵在胸前,小胖腿狠狠撞上他的手臂小净尘身上的重力扣早就解掉了,现在的她吃饱喝足精力充沛,再加上有觉不能睡睡着却还要被吓醒的狂躁怒气,那一脚的力度几乎发挥到了极致巨大的爆发力撞得祖宗哥不可控制的急速后退,他双脚死死抓着地面,身体僵持着保持平衡,脚底在地上划出两道深深的小沟渠,好不容易停下来,他狠狠的松了口气,手臂一阵发麻的疼!!!
六道手电筒同时照射过来,小净尘不适的眯起眼睛,在场其他人都忍不住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几个年轻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瞪着小净尘,再瞅瞅祖宗哥,最后目光落在祖宗哥脚下连接的那两条小沟渠上,“吧嗒”下巴脱臼落地!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祖宗哥的形象终于变得清晰起来,他竟然年纪也不大,最多也就二十一二岁,穿着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手链项链脚链层层叠叠,就连腰上都缠着一条金属腰链。他双眼细长,眼下有很重的眼袋和黑眼圈,脸上没什么血色,嘴巴也是苍白得像死人,再加上那一头五颜六色的碎发,简直就是个标准的夜店流氓。
此刻,夜店流氓和六个登山驴友的目光都紧紧胶着在小净尘身上乌黑的短发又柔又亮,运动服干干净净完全不像是待在深山老林里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这是个小孩。一个看起来不知道够不够年纪上一年级的小孩。而这个小孩刚刚差点一招就把棘手的暗器祖宗哥给ko掉。
祖宗哥隐晦的摸着发麻的手臂,一双细长眼睛溜溜的打量着小净尘,越看越疑惑,“小朋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为毛会觉得她这双眼睛看着这么熟悉这么熟悉这么熟悉呢??
小净尘腮帮子一鼓。瞪着祖宗哥道,“大哥说,会问我这个问题的都是猥琐的坏人,专门拐骗小孩的。”
话音未落,小净尘便直接朝着祖宗哥冲了过来,她速度太快,手电筒完全跟不上,于是,几乎只是一个眨眼。小净尘便消失在夜色下,祖宗哥被唬得一跳,哇啦啦的大叫起来,“等等,等等,我是说真的。我真的有见过你,我还认识你爸爸妈妈呐,我们应该是一国的嘶~”
肉肉的小爪子饱含着千钧之力擦着祖宗哥的脸蛋而过,给他消瘦的脸庞上留下一道淤青的痕迹,小净尘的攻击越发紧凑,如狂风骤雨般将祖宗哥笼罩,小家伙心里明镜似的,她没有妈妈只有爸爸=祖宗哥在说谎=他绝对是个拐骗小孩的猥琐坏蛋!
小净尘这辈子最讨厌什么人?答:骗子!最讨厌什么事儿?答:被人骗!
恭喜,祖宗哥你两样都占齐全了!阿弥陀佛,施主一路好死!
虽然年纪很小,但小净尘的武学修养在整个菩提寺都是排得上名号的,她一旦动了真怒,动起手来便不会有任何节制,每一拳每一脚都用尽全力,拳拳到肉脚脚到骨,祖宗哥是暗器的祖宗,但并不表示他拳脚功夫有多厉害,虽然一个打六个毫无压力,但那六个加起来可都比不上小净尘的一只拳头。
而且,大森林是小净尘的主场,在这月色被连绵树冠掩盖的情况下,小净尘的猫瞳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周围的一切,祖宗哥却始终受到那一束束杂乱无章的手电筒光芒的影响。
吃了几次亏以后,祖宗哥终于不得不认真起来,但他擅长的的确不是拳脚,而且小净尘像个牛皮糖一样黏着他不放,他根本没有机会拉开距离放暗器这坑爹的臭小子就是专门来克他的吧~!
小净尘使上“缠”功神仙难逃,明虚师侄教过她,玩暗器的最怕贴身战,因为暗器都是需要距离才能产生杀伤力的,贴得太近,暗器的速度还木有上去就已经被打掉了,所以,就某方面来说,祖宗哥你真相了,净尘大师的确是来克你的o(╯□╰)o
综上所述,祖宗哥被打得很惨,他节节败退却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六个年轻人晃悠着手电筒围观,手枪紧张的握在手心,却根本瞄不准如黑雾般转来转去的两个人,他们全神贯注死盯着战圈,企图用眼睛分辨一大一小的身影,以至于没有发现小净尘已经被祖宗哥引到了六人附近。
突然,小净尘一脚踹上祖宗哥的胸口,祖宗哥借着这股大力直接倒进了六人中间,六人下意识的避开,祖宗哥一个鲤鱼挺身,借着六人身影的遮挡“嗖”的一下钻进灌木丛中消失不见,小净尘追过来,面对的却是六个大眼瞪小眼的叔叔阿姨,乌溜溜的大眼睛落在那一把把特制的手枪上,小净尘目光一动,毫不客气的一拳朝着最近的那个年长男人揍了过去。
男人躲避不及,被揍了正着,整个人都倒飞出去,狠狠落地,张嘴一颗牙和着一口血吐了出来,他吃痛的揉着红肿起来的脸颊,无奈的苦笑,他是文职啊有木有,特么的为毛要让他带着一堆新人来追击个被国特区列为b级通缉犯的特殊案犯,不带介么欺负老实人的啊有木有~!
几个年轻赶忙跑了过去把他扶起来,那个曾经发现果子和果树问题的女孩怯生生的望着小净尘,哽咽道,“唐恩逃跑又不是我们的错。你干嘛迁怒我们?”
大眼睛一眨一眨,小净尘茫然的问道。“唐恩是谁?”
“就是刚刚跟你打架的人!”话说你连他叫神马都不知道为毛要把人往死里揍啊喂~!
大脑袋一歪,小净尘诚恳的望着那个被打的年长男人道,“我又不是因为他逃跑才揍你的。”
男人动了动下颌骨,很识相的接话,“那你干嘛打我?”
小净尘一指他手上的枪,很坦诚的道,“刚刚我在树上睡觉,你的子弹把我给吵醒了。”
男人&五个年轻人:“”你是猴子么还特么的躲树上睡觉~!
小净尘慢慢走到几人跟前,女孩们都有些畏惧的后退,却始终牢牢护着那个受伤的年长者。其中一个年轻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挡在几人面前,粗声粗气的道,“有什么事儿冲我来,我也开枪了。”
小净尘点点头,“那好。把枪给我。”
年轻男人瞬间戒备起来,“你想干什么?”
小净尘脑袋一歪,大眼睛一眨,“你给不给?”天可怜见,这真心是一句诚恳的疑问句,老师说,使用别人东西的时候必须得到主人的同意才行,不告而取谓之偷,爸爸说。偷东西是不对的。
可是年轻男人却被小净尘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得心里发毛,一股寒气顺着脊背直往脑门上灌,年长者适时的道,“把枪给她。”年轻男人立马无节操的递出自己的手枪。
小净尘接过手枪研究了一下,确定跟爸爸给她的枪一样真的么?就算不一样也差不多吧!
小净尘转身,抬手。指关节扣动扳机,一声尖啸穿透耳膜,带着寒气的子弹径自射向一道无声无息的寒光,小净尘接连扣动扳机,每一颗子弹都会击落一道寒光,手电筒的光打在地上,几个年轻人都忍不住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原来那些寒光竟然是让他们吃了大亏的飞刀。
年长者使了个眼色,其他人很乖巧的将自己的枪也贡献给小净尘,小净尘双脚稳稳的站在地上纹丝不动,腰身转动之间,不断击落四面八方而来的飞刀,飞刀袭来的方向太散,根本无法确定射飞刀的人躲在哪里,恐怕这才是祖宗哥能成为b级通缉犯的真正实力。
六个年轻人的脸色一片惨白,显然他们已经明白过来,之前唐恩会跟他们纠缠那么久并不是他们有多厉害,而是唐恩在耍着他们玩呢!
要是没有遇上小净尘这朵奇葩,六个年轻人铁定得完蛋!!!!
很快,地面上便铺了一层飞刀,有人忍不住爆粗口,“我靠,这货到底把飞刀藏在哪?怎么会有这么多?”
除了唐恩自己恐怕没人知道他把飞刀藏在哪里吧小净尘突然开口,“他没有藏。”
“啥?”众人脸上一片空白,完全木有反应过来小净尘这神来一笔为的是哪般。
小净尘大眼睛一眨一眨,慢吞吞却既有效率的击落那些飞刀,“他脖子上手上腰上脚上带了很多链子,链子解开就是飞刀,所以,他并没有把飞刀藏起来!”
年长的文职人员张了张嘴,惊愕道,“你怎么知道?”
小净尘非常认真的鄙视了他一眼,撅嘴,“我本来也有的,可是下山的时候被师傅没收了。”
那一套飞刀可是明虚师侄帮她度身订造的,又轻又薄而且数量还多,可是师傅说山下木有那么多的免费石头给她练飞刀,所以就把她那一大串根本没开过刃的飞刀给没收了!
众人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现在是肿么个情况??
既然小不点也有那种飞刀链,那她跟唐恩应该是有点渊源的吧,那他两为毛要这样仿佛有夺妻之恨似的不死不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么( ⊙□⊙ )
几人很识相的停止了发问,小孩子可能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万一他们一提醒,小不点反应过来豆子和豆箕之间的血缘关系,当场反水帮着唐恩收拾他们的话,那他们可就真心要杯具了。
于是,六人很有默契的把嘴巴闭得死紧死紧,坚决不再多说一个字。
小净尘的子弹已经快要消耗光了,他们却还是没发现唐恩那货躲在哪里,几个年轻人渐渐变得不安起来,他们就像是身上绑着定时炸弹的受害者一般,倒数着秒数计算自己最后的时光。
小净尘却不骄不躁按部就班的将飞射而来的暗器打落,完全木有子弹即将见底的恐慌,小家伙心里跟明镜似的,子弹打完也木有关系,反正还有满地飞刀等着她光顾呢,等把那个拐骗小孩的猥琐大坏蛋的暗器耗光,她就可以尽情的动手了\(≧▽≦)/~啦啦啦~
突然,小净尘的元宝耳朵动了动,小鼻子下意识的用力吸一口气,熟悉的味道令她大眼睛幸福的眯起,小嘴一抿,她笑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同时,四面八方传来唐恩飘忽不定的嚣张笑声,“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子弹来挡我的飞刀,不把你们慢慢凌迟的玩死,我誓不为人啊”
狠话伴随着一阵惨叫结束,几个年轻人蓦然一惊,眼睛瞠到最大,却无法看透这深沉的黑夜,手电筒的电渐渐告罄,光明暗淡下去直至消失,寂静的森林变得更加阴森恐怖。
六个年轻人惊恐的抱做一团,却只感觉一阵刺骨的冷风伴随着凛冽的杀气如山中薄雾般将他们笼罩,明明是无色无形的东西,却令他们深坠地狱深渊,耳畔是恶鬼的哀嚎,濒死的战栗从汗毛孔一直侵蚀到骨髓深处,魂魄似乎都已经离体感受着勾魂使者的束缚。
好容易从地狱爬回人间,几人从恍惚中清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几乎将唐恩生虐而死的小屁孩果断将手枪丢掉,手臂张开,小萝卜腿一甩,吧嗒吧嗒扑向远处一个直立的黑影,黑影缓缓弯腰,一把将小屁孩抱了个满怀,小屁孩搂着黑影的脖子,清脆的孩童笑声令整个森林都渐渐明亮起来。
黎明的晨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树叶,给这一方土地带来些许的光明,年轻的人们这才发现,那个抱着小屁孩的“大恶魔”脚下踩着的可不就是他们一直在追捕的唐恩么?
不知道唐恩到底遭受过什么十九层地狱的待遇,他此刻已经是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看着似乎没受什么外伤,地上也没有任何血迹,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大概离死不远了!!!
所以说,在那黎明之前的最后黑暗中,到底发生了神马??(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