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335 有一种霸气侧漏叫白希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浴室的玻璃门“哐~”的一声被拉开,一个矫健的身影倏然冲出,伴随着小净尘犀利的喊声,“馒头,不许甩毛,弄得满地毯都是水,踩得爸爸的袜子都要湿了。【全文字阅读.”
“嗷呜~~”好不容易从洗澡的地狱里爬出来,狼王?馒头正欢腾的准备狂甩毛,却被小净尘一声断喝给吓住,只能僵硬的立在那里,宛如一座雕塑般还保持着甩毛的前奏动作,它转头哀怨的望着小净尘,小净尘抱着超大版浴巾,直接朝着它扑过来,用浴巾将它整个罩住,狂蹂躏擦毛中。
馒头痛苦的挣扎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将那讨厌的浴巾从头上甩开,它低嚎一声,撒丫子跑到隔壁房间去独自舔舐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小净尘心满意足的站起身,好不容易收拾好四只萌宠,她要准备收拾自己了,可是视线习惯性的从爸爸身上滑过,却突然顿住。
小净尘呆呆的站在那里,傻愣愣的望着低垂着头目光阴郁狠戾的白希景,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对于小净尘这个女儿,白希景可谓是将宠溺发挥到极致,真真是把她疼爱到了骨子里,别说生气,白希景甚至都从来不曾对她大声说过话,所以,在小净尘眼中,白希景绝对是新世纪几乎灭绝的二十四孝超级好爸爸,如今,见到从来都是如春风般温暖细腻的爸爸竟然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小净尘突然感觉心脏骤然一缩,莫名的有些疼痛,陌生的感觉令她压抑,压抑引发狂躁。
小净尘紧紧抿着小嘴,静静的望着白希景,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白希景还是无动于衷。这简直太可怕了――就像小净尘能够随时随地感知白希景的喜怒哀乐一样,白希景对于小净尘也有着超出常理的感应能力,若是平时,哪怕仅仅是五秒钟,白希景也会立刻发现到小净尘的目光。
可是现在,五分钟已经过去了
事情果然大条了!
小净尘不禁有些委屈,她瘪了瘪嘴,弱弱的开口。“爸爸~~”
白希景悚然一惊,羒硖头,就看见小净尘浑身湿漉漉的,像个被遗弃的小狗狗一般,眅糯笤砝嵫弁敉舻耐着他,白希景的心15桃徽笈“团“偷奶郏他忙不迭的招手,“过来。?
小净尘瘪嘴耷拉着脑袋,慢吞吞的蹭过去坐在沙发上,白希景无声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她圈到怀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梳理着她的短发。因为收拾萌宠太用功,她浑身的衣服都被野兽们洗澡时狂甩的水给打湿,看起来有些狼狈,却显得更加弱小可爱。
白希景低垂着眼眸静静的望着她,掩盖了眼底的情绪,“头还疼么?”
小净尘摇头,“今天没有疼。”
梳理短发的手指微微一顿。白希景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温润如风,“今天没有疼?这么说你昨天头疼了?还是前天?”
小净尘用力点点头。顺势靠在白希景身上,蹭蹭脑袋,“昨天有疼一会儿,前天没疼。”
白希景立刻将小净尘拉出自己的怀抱,认真的望着她的眼睛,严肃道,“昨天头疼怎么没有跟爸爸说?”
小净尘愣了愣,委屈的瘪嘴,道,“昨天跟爷爷下棋的时候疼了一会儿就不疼了,你在跟伯伯说话。”
白希景:“”好吧,小净尘大病初愈,全家聚餐庆祝,在美好气氛的影响下,他的确有点放松了。
白希景轻轻揉着小净尘脑袋,顿了顿,才语重心长的道,“如果头还疼,记得一定要告诉爸爸,知道么?”
“嗯。”小净尘点点头,眼神湿漉漉的望着白希景,白希景眼角微微一动,下意识的避开了视线。
“衣服都湿了,赶紧洗澡去,别着凉。”
“哦。”小净尘认真的点点头,拿上自己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门合上,白希景微蝐鐾房吭谏撤1成希他抬起手臂压着双眼,想到自己竟然不敢直视女儿的目光,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有些不稳,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见小净尘那双黑白分明的清澈大眼粳他脑海里就会出现小净尘躺在病床上奄奄一5难子,他根本无法想象如果她没有熬过这第一次病3后果会是什么样的?
他不敢想,也不能想!
――“白先生,你又知不知道其他实验体的死因是什么?”
――“脑、死、亡,他们全部死于脑死亡。”
戥十的话又回荡在耳边,白希景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净尘与同龄人相比会显得有点呆,为什么她会有那么严重的学习障碍,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似乎都没什么长进,不是她笨不是她傻,而是1371一直在持续消耗着她的脑力,使得她的大脑思维完全没有随着年龄一起穊成长?
可笑他还以为她只是习惯了山上与世隔绝的日子,所以才无法接受尘世间的繁华与复杂。
如今恐怕她的脑力已经消耗到了一个临界点,1371残留的药性开始影响她的正常生命活动了。
第一病发就疼得差点要了她的命,下一次,头疼不比身体的其他疼痛,那是最不可琢磨的,甚至任何的医疗仪器都无法检查出来,白希景将脸深深的埋入手掌当中,无声无息。
第一次,他第一次被逼入这种绝境,他完全懵掉了~!
就在他陷入深深的恐慌中时,一个软软的小手搭上他的肩膀,将他惊醒,糯糯的甜甜的声音仿佛天籁一般,从遥远的时空闯入他的耳膜,直接冲入内心深处,将他所有的恐惧和迷茫都给绞杀得支离破碎,变成齑粉消失无踪――“爸爸,你怎么了??”
白希景骤然抬头,略蝏行┚慌的望着女儿近在咫尺的脸庞,凤眸因为太过突然而1010大,小净尘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这么脆弱的样子,她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白希景的额头,不安的道,“爸爸,你生瞲嗣矗渴遣皇怯心睦锊皇娣???
白希景将额头上的小爪子抓下来,牢牢的握在手心,微凉的体温令他剧烈跳动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他不由得笑了,比过去任何一次都笑得真心笑得温柔,“没事,爸爸很好,只是有点累了,你早点睡。”
“哦。”小净尘点点头,狐疑的望着白希景,白希景揉揉她的脑袋,起身走进浴室。
当微凉的水从莲蓬头中洒下,冲刷着精装结实的身体,白希景单手撑着墙壁,微微低头,水流顺着湿漉漉的头发流过脖子、胸膛c身4笸龋最后沿着脚踝落入地面的积水中?
白希景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他满脑都在回想着小净尘问那句“爸爸,你生病了么?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时的紧张与不安以及某种不知所措的惶恐,小净尘的思维模式向来很简单,真正居住在她世界里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从小将她养大的师傅,一个陪伴照顾她十三年的爸爸,师傅在山上窝着,那爸爸就是她的全部,白希景知道,如果自己倒下,小净尘的整个世界都会天崩地裂。
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他都不可能脆弱,更加不能倒,因为他还有个女儿要照顾,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承受世界末日般的痛苦。
想明白以后,白希景只觉得自己豁然开朗,有一种醍醐灌顶般的通透,他快速洗了个战斗澡,穿上新款加菲猫的睡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卧室,一眼就看见正在努力跟自己的湿头发战斗的小净尘。
白希景不由得失笑,将她拽到自己身前,拿过吹风机帮她把头发吹干,然后将吹风机交给她,小净尘羒砝值叩叩呐雷起来,擎着白希景的脑袋给他吹头3每天晚上互相吹头14丫变成了父女之间不可或缺的亲情时间,除了温馨,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小净尘拉着四个萌宠出门去遛弯儿,消消食等会儿好吃上午茶,白希景则独自坐在书房里,静默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拉开抽屉,翻出一个新手机,拨通了一个前一天还让他深恶痛绝的号码。
“我就知道,你会找上门来求我的。”戥十可恶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带着一种成竹在胸的得意。
白希景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语气很淡然,完全没有女儿危在旦夕的恐慌和无助,反而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诸葛品质,“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你在求我。”
“你说什么?”戥十怒极反笑,“喂,白希景,现在是你女儿病发快死了,急的是你不是我”
“嘀――嘀――嘀――”戥十的话还没说完,听筒里便传来一阵盲音,我去~,白希景竟然敢撂他电话!
戥十气得差点摔了手机,可惜,他可没有白希景那么霸气果敢,摔了手机还得重新去买,谁知道中途会不会错过什么重要的电话,他又不像白希景那么暴发户,还专门准备了一个抽屉的新手机备用啊~!
e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