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343 傻爹被呆娃调戏了???O__O”…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吃饱喝足休息了半个小时,大家继续赶路,必须在天黑以前到达下一个休息点才行,不然,在密林间露宿,他们很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全文字阅读.
姚滨是个活泼的孩子,难得碰上个年轻可爱又好说话的软妹纸,放下心中的芥蒂,他很快就跟小净尘活络了起来,虽然,都是他一直在说小净尘在听,但至少气氛是舒缓的。
下午的路程似乎很顺利,没有遇上什么危险,众人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下一个休息点已经遥遥在望,大家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也就是在这戒备开始松弛的关键时刻,认认真真听姚滨忆往昔的小净尘突然就动了,手指扣着腰间殷b友情赞助的小刀,指关节一转,刀刃脱手,“嗖~”的一下飞出去。
刀刃险险擦着姚滨的耳垂下方一公分处穿过,“笃~”的一声钉在树干上。
画面骤然一静,众人一惊,齐齐望向姚滨,姚滨像被人掐着喉咙般僵硬在原地,眼睛瞪得老大,眼底是掩饰不住的骇然,良久,他才颤巍巍摸摸自己的脖子,脸色发白的冲着小净尘艰涩道,“你要是嫌我烦就直说,用不着拿刀吓我,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小净尘茫然的望着他,“我没有嫌你烦,也没有吓人。”
“那你干嘛对我甩刀?”姚滨怒,任谁突然离死亡这么近也会有点心律不齐的好吧。
小净尘错愕的愣了愣,指向他身后道,“我是在吓它。”
姚滨疑惑的回头,羒硐诺锰了起来,“哎呀我的妈呀~~!”
就见斑驳的树干上趴着一条三色矛头蝮,毒蛇幽幽的吐着蛇信子,警惕的盯着众人,而小净尘的那把小刀正险险插在蛇头前方大概五公分处,众人毫不怀疑。如果没有小净尘的突然出手,他们至少有一个人会被这毒蛇咬中,即便最后能杀了一条蛇,仍然无法挽回一条鲜活的生命。
三色矛头蝮在热带雨林里非常出名,它们的毒液中含有剧烈的血液毒素,人被咬中后,伤口处的组织会严重溃烂坏死,就像腐烂的尸体一样。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救治,溃烂会迅速蔓延,几天后才痛苦的死去,即便用抗蛇毒血清治愈也会留下永久性的伤疤。
以他们目前的环境状况来说,想要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是不太实际的,虽然他们带了常用的抗蛇毒血清,但天知道对三色矛头蝮这种奇葩到底有没有效。
无论怎么说,小净尘又救了他们一次。
这一回,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雇佣兵们的心情莫名有些沉重有些复杂。他们终于理解白希景说的那句“我女儿绝对比你更加经c椤7帷弧笔巧衤砀鲆馑剂耍?
话说,他们真的是被雇佣来保护这两父女给他们当向导的么?――主谓宾是不是搞反了啊喂~!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深沉的雇佣兵们终于到达了第二个休息点,夜晚在丛林中赶路是不明智的,于是,大家毫无意见的开始扎帐篷准备夜宿的装备,晚饭仍然由赵汀和姚滨负责。
大家忙而不乱的各做各事儿,小净尘自然是帮着爸爸扎帐篷,帐篷是大山准备的加厚版军用帐篷。防雨防雷防冰雹,还防蛇虫鼠蚁,可以说。只要不遇上大型猛兽,或者是军蚁群,躲在里面绝对是无忧的。
凭着小净尘和白希景奇葩的负重能力,他们甚至还带了两床舒适的毛毯这种累赘物,这让只有睡袋可以钻的雇佣兵们情何以堪呐情何以堪,光是看着那厚实美好的帐篷,众人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如果换个人,也许还会考虑考虑邀请殷b这样的佣兵头子或者安娜这样的“柔弱”女子一起住帐篷里以换取更加严密更加尽心的保护,毕竟是在热带雨林这种危险地方不是。
可惜啊,白希景需要保护么?明显他比小净尘更加如鱼得水!
而且白b有着严重的洁癖,尤其是精神洁癖,在他的领域里,除了他自己以外,唯一允许存在的生物就是女儿白净尘,就连大山小山都得有选择性的限定逗留时间。
于是,吃过一顿比中午稍显丰盛的晚饭以后,白希景便在佣兵们眼热的目光中,施施然的钻进了帐篷,时间还早,白希景睡不着,就半靠在毯子上看小净尘打游戏,小净尘半个身子都窝在了白希景怀里,手上捧着四哥白泽辰亲情赞助的pp,这pp经过电脑鬼才白泽辰的改装,绝对易上手好操作,专门为小净尘这种智能白痴研发设计,全世界只此一台绝无二货。
小净尘的游戏天分是毋庸置疑的,当然,这种天分只存在于对战类的游戏当中,直玩到快十点,她才终于揉揉已经睁不开的眼睛,游戏机一丢,果断抱着白希景进入梦乡。
小净尘的食量是毋庸置疑的,晚上蔬菜汤喝得有点多,临睡觉的时候太困了又木有去上厕所,于是,她半夜果断被尿憋醒了,睁开雾煞煞的朦胧睡眼,小净尘怔怔望着帐篷顶,帐篷里点着荧光灯,光线很暗不影响睡眠,却能够清晰视物。
小净尘各种犹豫踌躇,抱着毛毯像锅贴一样翻过来翻过去,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出去尿尿嗷~!
很神奇的,她如此这般的折腾,睡在她身边的白希景竟然木有一点要醒的迹象,好吧,妹纸睡觉向来不老实,此刻的翻滚与她睡着后相比,简直太小儿科了,白b表示习惯成自然。
最后,小净尘还是阵亡在尿尿的之下,她不甘不愿的爬起身,拉开帐篷的门拉链走了出去。
深夜的丛林无疑是危险的,却也是美丽宁静的,大家都睡觉去了,虽然其他人的帐篷没有白b睡的那么优质,但也足够遮风挡雨了,在帐篷的最外围安放了红外线探测仪,能够对任何进入范围内的生物产生反应,及时拉响警报,惊醒睡梦中的佣兵们。
原始丛林探险是个体力活脑力活技术活。如果晚上睡觉还需要安排值夜的话,那么值夜的人在第二天的精神状态就不会好,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任何一个恍惚都可能是致命的,于是,警戒用机械装备便变得必不可少,殷b是疼爱属下的好头头,并不吝啬于这么一点钱。
小净尘躲在树后无人处解决了个人问题。然后便揉着眼睛晃晃悠悠往回走,走着走着,温暖的帐篷近在咫尺,她却突然停下脚步,动了动元宝似的耳朵,险险捕捉到空气中那见风飘散的呻|吟声。
呻|吟来自于一个女人,而且听音色有点熟悉,整个十人小队,除了小净尘以外,剩下的女人就只有安娜了。虽然因为勾|引白希景事件,小净尘不太喜欢安娜。但毕竟是一起闯丛林的同伴,至少在走出这个森林之前,她们是队友关系,队友貌似有难,总不能充耳不闻吧。
于是,小净尘考虑了两秒,脚步一转。果断走向安娜的帐篷。
丛林里的危险太多,蚂蟥和毒蛇只是小ae,听安娜的呻|吟声情绪似乎很激动。小净尘有点担心她该不会是睡着的时候被偷偷钻进帐篷的什么毒虫给咬了吧,要是不及时救治,会有生命危险的。
总的来说,小净尘还是个慈悲善良的佛家弟子,可惜,事实似乎与她的想象相距十万八千里!
越靠近呻|吟声越大,等到小净尘走到安娜帐篷门口时,里面的响动已经清晰得令人无法忽视,小净尘也没多想,只当安娜真心是痛苦得难受,她果断上前一声不吭的“嘶啦~”一声打开了帐篷的拉链门,然后
两具光溜溜纠缠在一起的果体就那么毫无预兆的闯进她的眼帘~!
帐篷外还有未熄灭的火堆,篝火影映着帐内的春|光,就见光头彭猛正压在安娜的身上,两人都是红果果的一丝不挂,听见帐篷门打开的声音,两人同时转头,却看见门口那一脸纯洁呆萌的未成年小萝莉。
小净尘是个严重缺乏常识的二萌呆娃,别说是男人女人,她甚至连爱情是什么都不知道,撞破安娜与彭猛的奸|情,她丝毫没有尴尬、羞涩或者不安的情绪,在她眼中,她看见的不过只是两具皮囊而已。
话说妹纸在五岁半的时候就近距离亲眼见识了白希景的大鸟,所以,她会对陌生人的果体而羞愤么?
――太天真了!
小净尘咔吧咔吧纯洁的大眼睛,大脑袋一歪,疑惑,“你们在做神马?”
相比小净尘的彪悍,两个当事人也不遑多让,安娜是白人,来自于私生活开放的国度,彭猛当雇佣兵多年,早就形成了及时行乐的自在性格,两人被小净尘撞破奸|情,不但一点都不尴尬,反而还更加兴奋。
彭猛望了小净尘一眼,搂紧安娜的细腰用力挺|进,安娜被他撞的娇喘连连,媚眼如丝缠绕着小净尘,抬起上半身勾着彭猛的脖子与他来了个法式深吻,炙热的吻从他的嘴唇到下巴再到脖子,安娜一边荡漾着淫|靡的呻|吟,一边轻轻啃咬着彭猛的喉结,引来汉子一阵粗犷的低吼。
安娜显然很满意彭猛的反应,她语气不稳的呻吟道,“当然是做|爱做的事,你没跟你的男人做过么?”
安娜眼中的等式:男人=白希景;小净尘眼中的等式:男人=爸爸!
于是,小净尘错愕了茫然了疑惑了,“需要做这个??”
安娜脸色一僵,瞠目结舌,“你真的没跟你男人做过?”
都搂在一起睡觉了竟然还没碰过她??
没得到她的身体还对她这么好???
――那男人不是有隐疾,就是真的爱惨了这个傻乎乎的小丫头!
但,就凭白希景那淡定从容霸气侧漏的b气场,看起来像个有隐疾的男人么(□t)
安娜不由得狠狠叹了口气,不是说这个世界上痴情的好男人都死绝了么,肿么还会出现这么个奇葩?
安娜默默的泪了两秒,彭猛显然不愿意她在这种时刻还分心,于是,他骤然加大力度频率也越穎贝佟?
安娜最终还是淹没在彭猛所带来的海潮般的快|感中,她几乎整个人都化成了一滩春水,喘息着道,“奉劝你一句啊如果你喜欢他嗯就跟他做的事啊啊遇到这么个快要绝种的好男人啊得好好把握嗯嗯他如果不提啊你啊你就主动一点!”
眼看着两人似乎很忙,小净尘严肃的点点头,“我明白了,谢谢你的提醒。”
说完,她很认真的帮他们把帐篷拉链给拉好,然后慢吞吞的走回自己的帐篷里,帐篷门关好,小净尘直愣愣的瞪着白希景沉静的睡颜,脑海里不自觉的闪过安娜的话。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慢慢走到白希景身边坐下,静静的看着沉睡的白希景良久,白希景本就生得俊美,而且因为保养得好,即便人到中年却仍然有着年轻人的朝气,柔柔的荧光灯更是为他笼罩上一层暖暖的色彩,令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温润到极致的光晕,真真是芝兰玉树。
小净尘慢慢俯下身,试探性的亲了一下他薄薄的唇,当然,纯洁的傻妹纸不懂什么亲吻的技巧,她只是单纯的用自己的嘴巴碰了一下爸爸的嘴巴,这是一个不带任何旖|旎|色|彩的“亲吻”,亲完以后,小净尘疑惑的蹙眉,小舌头在自己嘴唇上舔了舔,木有味道??
小净尘有点不敢相信,安娜亲吻彭猛的时候明明那么沉醉那么着迷,肿么可能木有味道??
小净尘不信邪的压低身子,将脑袋埋在白希景的脖子里,微凉的呼吸喷在他的喉咙口,她伸出舌尖小心的舔了舔白希景的喉结,再润润舌头,还是没味道??
小净尘不由得鼓起腮帮子纠结着眉毛瞪眼,最后她干脆张开嘴轻轻咬着白希景的喉结磨了磨,然后直起身咂巴咂巴嘴,眼睛一亮,嗯~,果然还是有味道的!!
――有点咸!!(出汗了~==!)
于是,尝到咸头的小净尘笑得眉眼弯弯,欢快的低头咬着白希景的喉结轻轻的磨砺起来!!
【前两天下暴雨,妞儿淋了雨,鞋子湿得都能养鱼了,这两天有点感冒,脑袋昏昏沉沉的,没什么精力码字,又不愿去医院,只能在家躺两天看看会不会好一点,抱歉抱歉,不知道下午能不能坚持再码一章,如果晚上六点钟没有更新的话,妞儿肯定是睡觉憋汗去了,亲们见谅哈~!】
e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