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376+377 狼、虎、蟒,三分天下+组团卖萌刷好感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6000+的肥章哟,二合一章节妥妥的~!】
*********************
376+377狼、虎、蟒,三分天下+组团卖萌刷好感度
目前为止,在《兽王劫》中出现过的兽兽只有三只,狼王馒头、巨蟒茄子和白虎菜包,这次小净尘来参加《真心话大冒险》,无论是智囊团还是白家少年们都知道,以这节目的坑爹程度,绝逼会将话题引到《兽王劫》上面来,只要跟国家特级保护动物扯上关系,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坑里上不来,所以考虑来考虑去,大家一致决定,应该让最少一只兽王跟着小净尘。
三只兽王,狼王是成熟稳重型好“男人”,它沉默寡言,不卖萌不嘚吧,虽然有些时候会有点腹黑的小坏,却是个地地道道的骑士,而且狼族的天性使得它喜欢藏身于暗处,窥视一切可能出现的危机与时机,所以,让它站在镁光灯下,有点不靠谱。
与它相反的,是茄子。
茄子性格恶劣,卖萌耍赖打滚凶残一应俱全,而且它做什么事情从来都喜欢随心随性,连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不会突然抽风干出点神马天怒人怨的事情来,基于它的危险性和不定性,智脑团和白家少年们果断排除了它出门展示的机会,于是,最后这个大饼砸在了向来只有被收拾份儿的菜包身上。
菜包不属于完全的变异种,智商没有狼王和茄子高。但好歹一起混了这么久,它也算是通了人性,别的不说,至少它不会随随便便发疯咬人,给妹纸惹麻烦,而且它也知道机会得来不易,一上台就各种卖萌打滚亮肚皮,看着它惹来观众们的惊呼以及主持人美女的抚摸,茄子酱深深的嫉妒了。
于是,茄子同学摆脱看护人。毫不犹豫的游上了台。本意是要向菜包宣誓自己的主人归属权,若是平时,菜包绝对会对发飙的茄子退避三舍,可是今天不一样。它是奉旨陪公主亮相的。仗着有主银撑腰。它梗起脖子上的毛跟茄子叫板。
于是,两只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然后。茄子出离的愤怒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有木有~!
忒特么的欠调|教了~~!
“嘶~~嘶~~~嘶~~~~”茄子激烈的表达着自己的不爽,语出威胁,粗壮的身体一扭就朝着菜包冲了过去,观众席立刻响起一片惊呼,主持人梅月也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慌忙后退,避开兽祸,甚至还不忘拉了“吓呆掉”的小净尘一把。
茄子冲向菜包,一个打挺就将它卷了起来,菜包也毫不示弱,它知道茄子没胆子当着主银的面绞死自己,所以,它可以说是真正的有恃无恐,任由茄子就将自己捆了个结实,虎嘴一张,直接朝着箍在自己身上的蛇身子咬了下去。
经过这么些年的进化,茄子已经成为了变异完全体,肉体强度堪比防弹玻璃,菜包想要咬穿它的皮肉,自己的牙齿也果断得崩,但是,即便不能造成实质性伤害,被尖锐的虎牙啃着也是很痛的好吧~!
疼痛使得茄子抓狂,激发了它身为野兽的凶性,“嘶嘶嘶~~~~~~~”一窜咒骂从蛇嘴里吐出来,茄子张开血盆大口,两根尖锐的獠牙毫不犹豫的朝着菜包的脖子咬下去,虽然避开了大动脉,但菜包又不是变异兽,皮肉都是很软乎的,如果这一下真的咬住,菜包绝逼会受重伤,血溅当场是肯定的。
小净尘眸光一黑,紧紧抿了抿粉嫩嫩的小嘴,“茄子”
“嗷呜呜”小净尘警告的声音被一声穿天的狼嚎给掩盖,一只黑色的头狼猛然从后台跃了出来,几个起落撞上巨蟒,将巨蟒和被它卷着的白虎都给撞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巨蟒和白虎就地一滚,立马起身,两只动作一致的面对着面后退,同时还警惕的防备着头狼,三只猛兽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头狼前腿绷得笔直,后腿微微弯曲,浑身毫毛乍起,眼神凶狠带着冷光,一声声“嗷呜呜”仿佛在训斥两个不听话的坏孩子,可惜,两个坏孩子似乎都不太买它的账。
白虎站起身,森冷的猫眼在头狼和巨蟒之间游来游去,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吼吼~~~”的低吼,巨蟒身体盘旋成一圈又一圈,摆出了最完美的防御状态,现场再次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观众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三只兽王现场大pk神马的真心是太精彩了有木有,简直比好来屋电脑特技还夸张啊有木有,能亲眼看一场兽王真实大乱斗,就算喂了野兽也值当了。
与经历过劫难的茄子和狼王相比,始终都被人类豢养的菜包终究是弱了一筹,耐心差了点,它第一个发动了攻击,“吼”一声气势宏伟的怒吼,它猛然发力,整只虎如离弦之箭般朝着狼王扑了过去,神马叫做虎虎生风,神马叫做猛虎下山,这一刻,森林之王的气势被提升到了极致。
现场,所有的观众、工作人员,甚至包括主持人和扫地的大婶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白虎那矫健的身姿,生怕睫毛一抖就会错过什么而终身悔恨。
菜包的想法很美好如果它扑咬茄子,果断被会绞杀,到时候它被茄子困住动不了,茄子为了困住它也会动不了,那岂不是便宜了馒头这只渔翁,所以,它们果断应该先联手干掉馒头,然后再继续各自掐。
然而,想法很美好,现实很坑爹!
菜包虎扑狼王,可是。它忘记了,狼族本身就不是单打独斗的英雄,而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枭雄,馒头没有菜包那么庞大的体型,也不会像茄子那个二货一样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就像个坦克一样横冲直撞,面对菜包的攻击,它果断小蛮腰一扭,躲过去了,菜包扑了个空,当然。只要智商没有跌停板。就知道这种情况下菜包应该立刻转身面对敌人,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
显然,菜包的智商暂时还勉强维持在零以上。分得清轻重。四爪刚一落地。它下意识的伸出爪尖抓地来稳重身形以便以最快的速度转身面对敌人。
但是,正常人都知道,演播大厅的地板铺的都是瓷砖。瓷砖的特性是神马?
好扫,好拖,不沾灰,总结一句话滑!!
菜包想要用爪子抓牢地面稳住身形,这个想法本身是没错的,但问题是,哥们,你以为你爪子是金刚钻么,随便一抓就能挠住瓷砖??于是,没能挠住瓷砖的菜包果断打滑了!
扑咬的巨大惯性使得它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冲,爪子没能抓牢地面,就只剩下包裹着爪子的肉垫垫了,我们都知道猫科动物的肉爪子垫有多么柔软粉嫩,总结一句话摩擦系数太低!
于是,众人就见一大坨白绒绒的虎子像个二愣子一样直接冲上了墙,“砰”的一声撞了个结结实实。
“嗷~~~~”观众们集体面容痛苦扭曲的帮虎子配了音。
菜包摔趴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儿,才晃着晕乎乎的脑袋抬起头,前爪抬起落地,想要起身,可惜,肉垫垫太滑,而且它脑袋还有点晕,身体晃了晃,爪子底一溜又摔了下去,这回下巴磕在另一只爪子背上,下巴不疼,爪子疼。
菜包再度晃了晃脑袋,抬起前爪落地起身,为了防止再滑倒一次,它下意识的伸出爪尖企图抠住瓷砖地板,不用说,吃了一堑还不长智的菜包果断又摔了,这回,它学乖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趴着!
白虎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幽幽的望着主银,委屈的“嗷呜~”一声,听得观众们的心都碎了~~!
“好可爱~~~~~,好萌啊啊啊~~~~~”
“口怜的孩子,过来过来,姐姐疼你~~~”
“嗷嗷嗷~~~,我也好想养一只~~~!”
“balabala”观众们沸腾了,菜包子火了。
“嘶嘶嘶~~~~~”茄子是最懂得人类感情的家伙,它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观众席中席卷而来的慈悲善意,它晃晃抬起头,脖子一点一点拉长,半个身子都立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无节操卖萌的菜包。
卖萌木有关系,但敢当着主银的面卖萌勾搭其他人类,特么的简直就是找死。
茄子的脾气算不上好,但跟兽兽们打架时99%都是在玩笑,剩下的1%则是在跟青梅竹马的老“情人”狼王馒头玩笑闹出火来的时候,不过基本上每次直觉逆天的小净尘都会在两只动真火前将其掐灭。
看着茄子渐渐升高的身躯,和那阴冷嗜血的竖瞳,菜包知道丫动了真火,于是,它果断放弃卖萌,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垫着脚尖儿绕了个大弯儿,避过发飙的茄子,跑到小净尘身边,在她脚下绕来绕去,毛茸茸的身子蹭得小净尘的衣服上都沾了白毛。
主持人梅月立刻变成了星星眼,她也不怕菜包了,只当它是只大龄巨猫,摸摸它的后脖子,冲小净尘道,“录制时间还有很多,不如我们坐下来继续聊吧!!”
小净尘点点头,抓了抓菜包的三角大耳朵,大步走到沙发前,却没有坐下,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另外两只家伙,主持人见她不坐,有些奇怪,疑惑的视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对上狼王的兽瞳和巨蟒的竖瞳,主持人脸色微微发白,身体一下子僵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不仅是她,观众们也都集体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的盯着小净尘,如果说兽王动乱是像过山车一样的激烈急速体验,那么小净尘此刻的沉默就像是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他们的心脏。令他们窒息。
而这种窒息,感受最深的必然是直面小净尘怒火的两只萌宠。
狼王刚开始还很镇定,渐渐的,它开始变得不安起来,可是,作为一只稳重沉着的好兽,它才不会躁动的走来走去,狼王很淡定的站起身,前腿绷直,后腿微微弯曲。腰身拉到最大微微往下压。前爪子小小的伸了出来成梅花桩丫竟然学着哈士奇馒头那个二货伸懒腰~~!
狼王伸着懒腰,一双凶性十足的兽瞳还状似不经意的斜瞄着小净尘,哪怕装得再镇定从容,都掩饰不了它眼神中的心虚不安和谄媚讨好。
连狼王都服软了。茄子还会死扛么。它可比矜持的狼王无耻多了。粗壮的身子一卷,巨蟒扭着销魂的8字,眼神yd的朝着小净尘滑了过来。见小净尘并没有出声阻止自己,它胆儿立刻肥了起来,慢悠悠的贴着她身子上行上行,一圈圈将她卷得结实,最后,下颚搁在小净尘的肩膀上,长信子一吐一吐,蛇嘴咧开,露出一个比吃人还狰狞的大笑脸,尾巴尖更是蹭着小净尘的小腿肚子。
果然,蛇类就是世界上最没节操的动物~!
小净尘板着一张脸,无视狼王的心虚,无视蛇王的讨好,更加无视观众们的惊呼和担忧,她缓慢却坚定的抽出被茄子卷住的手,指着沙发边道,“老老实实呆着,再敢捣乱,回去一天给你们洗十个澡。”
茄子吓得一哆嗦,按说蛇类应该是喜欢阴冷潮湿的地方,但这只变异种却严重讨厌水,更讨厌洗澡。
狼王早就已经在沙发边趴好,整个肚皮都贴在了地上,下颌枕着前爪子,丫又在模仿哈士奇馒头卖萌~!
卖萌可耻啊狼王陛下~!
茄子暗恨自己竟然比馒头慢了一步,同样老老实实的从小净尘身上下来,一步三回头的扭着8字,将脑袋搁在沙发的另一头,尾巴一甩却落在馒头这一头,也就是说,丫完全是贴着沙发脚趴得笔直的,小净尘要坐在沙发上,脚丫子绝逼得搁在它身上,要是小净尘将脚往外放一点而不搁它身上,那它冷冰冰的身体刚好能紧紧贴着主银的小腿肚~\(≧▽≦)/~
奸诈小蛇!狼王斜眼鄙夷之,狼爪子往前蹭了蹭,爪尖亮出,毫不客气的抓挠着刚好搭在自己鼻子前的圆溜溜的蛇尾巴尖尖,同为完整变异体的狼王的爪子可不像菜包的爪子那么软乎,多挠几下,蛇王也得破皮伤骨,于是,蛇王毫不客气的甩动尾巴,幅度很小,却像条鞭子一样狠狠往狼王鼻子爪子上抽。
两只家伙暗地里掐得慌,小净尘看不到,观众们却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连坐在小净尘对面的主持人也能看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囧囧有神的抽了,这两个像小孩子一样你挠我一爪我抽你一尾巴的家伙哪里还有一点点兽王的样子,尤其是那不停偷偷打量瞄向小净尘脸色的眼睛,简直就像两个背地里掐架又害怕被麻麻发现的小屁孩嘛~!
“噗”不知道是谁偷偷的笑喷,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现场气氛一松,一片美好祥和,似乎连巨蟒那可怕狰狞的外形也变得可爱起来。
小净尘虽然看不到茄子和馒头有爱的互动,但她听觉敏锐到逆天,不过因为在家里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只要两只不起真火,随便闹,妹纸是很宽容的。
访谈继续,主持人的注意力有一小半被三只兽兽勾住了,问起问题来也不那么犀利,小净尘每个问题都答的很认真,无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能真实的感觉到她的真诚,不知不觉间,“无邪”这个名字越发红得发紫发黑。
“无邪,我很好奇,这么些危险的宠物你是怎么养起来的?像虎啊蟒啊狼啊这些会吃人的动物是应该拥有特别驯养证的吧,你有吗?!”
“嗯。”小净尘点点头,“特别驯养证我有,(爸爸说)如果我愿意连恐龙也能养。”恐龙是神马?
妹纸很明智的没有把最后那个弱智的问题说出来,主持人梅月却满脸的惊诧,“你真的有特别驯养证?你是怎么拿到的??我听说这种驯养证特别难考是不是?”
“我没有考啊。”小净尘脑袋一歪。大眼睛一眨,一本正经的道,“是教我射击的教练帮我办理的。”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掐架掐得不亦乐乎的茄子和馒头身上,并没有多少人在认真听小净尘说话,反正回去还能看重播不是,真实的兽王掐架即便隔着屏幕也不常见啊。
“没考。”梅月一愣,第一反应就是“黑幕”,第二反应“不对”。射击教练???
梅月慌忙低头。翻了翻主持卡,才恍然大悟样,“你好像当过兵是不是??”
“嗯。”小净尘点点头。
“竟然能够免考就拿到特殊驯养证,还将吃人的猛兽调教都这么好。无邪。你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特种兵?”梅月一副老学究的样子满脸严肃的望着小净尘。
小净尘下意识的点头,却突然瞠大眼眸,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一般。小爪子捂着嘴,用力摇摇头,闷声道,“(爸爸说)不能说,是机密。”麒麟基地本来就是国家最高机密。
小净尘的意思是不能说自己在麒麟基地训练的事儿,但这种“机密”在观众以及主持人的眼中可就代表了太多的东西,脑补是可怕的,它不但合理化了免考特殊驯养证的存在,也将一个特种兵选拔训练只参加了一半就退伍回家的妹纸给想象成了无所不能的高级特种兵。
梅月的眼睛一下子就闪闪放光起来,“那你为什么退伍?”
小净尘为难的抓了抓脑袋,“(爸爸说)这个也是机密,不能说。”
军人的生活离正常人有点远,尤其特种兵更是神秘的存在,有句话肿么说来着the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于是,有秘密的无邪姑娘再攀高峰,直接上升成为华夏女神,而且还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
正当大家的兴趣被吊到最高的时候,正当主持人准备再接再厉挖掘无邪身上更多秘密的时候,一直老老实实趴在一边看着两位老大掐架的菜包动了,它一动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梅月和小净尘。
“诶,你的宠物好像有点不对劲,它是要干什么小心!”梅月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因为,大白老虎站起身,竟然踩着优雅的猫步直接朝着观众席走去。
虽然因为之前的滑步撞墙事件,菜包得到了观众们的喜爱,但老虎毕竟是老虎,在远处看没什么,一旦靠近,森林之王的气势那是妥妥的。
前排的姑娘汉子们被吓得直往后躲,有胆小的甚至都吓得惊叫起来,但毕竟都是新世纪新时代的好骚年们,喜欢刺激胆子有点小肥的人还是居多,场面只是稍微有点混乱而已,这种混乱并没有影响到白老虎。
菜包漫步走到台边,轻轻松松的纵身一跃,两只后爪踩在第一排的椅子上,两只前爪攀在第二排的椅背上,正对着因为前面两排人都躲到了后面而暴露出来的第三排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小姑娘。
姑娘吓得脸色发白,浑身直哆嗦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白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白虎毛绒绒的大脑袋一探,钻进姑娘怀里大嘴一张,低吼一声,叼着她怀里的小包包,转身轻轻一跃又回到了台上,它也不走远,就那样就着台边缘趴在,前脚爪的关节甚至都耷拉出台子外了。
菜包自顾自的咬着小背包,尖锐的牙齿像切割机一样将背包撕碎,背包里的东西哗啦啦掉了满地,一股喷香的鸡肉味飘散开了,当看见那掉在菜包爪前的金黄色的东西时,所有人都囧了kfc!!!
而且不仅有炸得金黄的辣翅,竟然还有买一送一的烤翅!!!
菜包欢脱的“吼~~~”一声,低头舌头一卷,将辣翅包进嘴里,当场就嗷呜嗷呜的吃了起来,吃完辣翅吃烤翅,吃完烤翅吃鸡米花,吃完鸡米花吃汉堡包,吃起劲来,它甚至连薯条混着包装盒都一起啃了,最后,它犹豫的盯着撒了满地的可乐,考虑要不要吃。
抵抗不住美食诱惑的二逼白虎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头舔了舔黑得透亮的可乐,然后
“吼~~~”真特么的酸死爷爷了,呜~~~~,牙齿要倒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