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武侠修真 -> 都市呆萌录

411 爹啊,坑女儿是8对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并不是每个人都如你般幸运的。”
其中的感慨与羡慕小净尘是听不懂的,但她听不懂不表示别人也听不懂,薛芃是薛光寒的亲儿子,而且还是长子,薛光寒作为麒麟特战队的大boss,对于麒麟内部的事情知之甚详,薛芃从小耳濡目染,也有些了解,这也是他坚决不肯参军的原因。
靠药物激发出来的能力,哪怕再强大,也不是属于自己的,他坚信,有得必有失,那些超越常人的强大力量绝对是建立在巨大的代价之上的,这也是为什么麒麟的每一个特战人员在正式入队的头一天都能够得到一个自主选择机会的原因,他们会被毫无保留的告知真相,然后决定自己的去留。
只是,薛芃绝对没有想到,小净尘竟然也是其中的一名“受害者”。
沈奇自然也没有想到,他是一个冒险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踏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领略这个世界的每一处风景,可惜,天不遂人愿,自从那次在丛林里遇见小净尘,与她闯了一次特勤组的地下秘密基地以后,回到家,他的身体就渐渐垮了下来,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偏偏医院还查不出什么原因。
他也曾经想过是不是那个地下基地有问题,可是,从进入基地到离开,他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甚至连口水也没喝过,而且小净尘始终都健健康康的,没道理只有他一个人出问题吧。
无论如何,迷惑没有解开。他的生命却即将走到尽头。
也是因为沈奇病危,沈凌才请了探亲假回家,看着形容枯槁病入膏肓的双生哥哥,她的心在滴血,无奈之下,私心终于战胜了责任,她违背了自己在进入麒麟特战队时立下的重誓,将掺了自己血的水喂给了沈奇喝,就像小净尘的血能够救活白希景一样,沈凌这死马当活马医竟然也奇迹般的挽救了沈奇的命。
可惜。沈奇接受的终归不是正规的优化。饮血活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沈奇不错眼的盯着小净尘,想着这个单纯得有点呆的姑娘即将步上自己的后尘,他心里突然感觉堵得慌,闷闷的难受。他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明虚微微眯了眯眼睛。瞅瞅脸色阴晴不定的薛芃,再看看目露痛惜的沈奇,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果然。明然师弟说的没错,脑补真可怕~╮(╯▽╰)╭~!
明虚轻咳一声,表情严肃的冲着沈奇道,“算起来,你的后遗症应该出现了吧?”
沈奇微微一愣,眸光有些闪烁,却始终一言不发,明虚也不介意,道,“让我猜猜”
沉静的目光宛如探照灯般将沈奇从头打量到脚,“你的手指应该出现间歇性麻痹了吧,发作的时候手指便会毫无知觉,别说是拿东西,恐怕连动都动不了一下。”
沈奇的心骤然沉到谷底,明虚说的没错,他知道自己恐怕真的是完蛋了,但他倒也没有太过惶恐难过,他本来早就该病死的,现在还能活蹦乱跳本身就已经是偷来的时间,人不能太贪心。
想着想着,沈奇反而放下了,轻轻一笑,“没错,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全身麻痹瘫痪在床了吧。”
明虚静静的望着他,感受到他的豁达,明虚不由得笑了,“没那么严重,只是间歇的时间会越来越短,等到间歇为零,你的生命也就到头了。”
沈奇耸耸肩,摸了摸额头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无论如何,能活到现在我已经要偷着乐了,更何况,我现在受伤几乎都不用上药进医院,光这些医药费省下来,我也赚翻了。”
飙车,真心是门危险的职业!
每一个获得优化的人都会得到一项天赋和一点副作用,只不过,麒麟基地的战士因为有完整的一套优化程序,所以,副作用被降到了最低,低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沈奇显然没那么好的运气。
间歇性麻痹症,伴随而来的,是他比正常人快上近百倍的伤口愈合速度。
有失必有得!
明虚盯视他良久,最后,他放松了警惕,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能想开最好,希望你能保持着这样的心态走到最后。”言下之意就是不准备对他赶尽杀绝了。
沈奇暗自松了一口气,冲着明虚大大的一礼,“多谢。”
明虚双手合十,还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碰上明虚捣乱,赛车自然也不了了之,除了小净尘因为没能拿到白布查口袋里的筹码而耿耿于怀,薛芃和沈奇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赛车上,小净尘只好撅着嘴,耷拉着脑袋跟着明虚走了。
不过很快,她又开开心心的抱着用筹码兑换回来的软妹币兴冲冲的奔回家里,直冲白希景的房间,“爸爸,我赚了好多好多的钱,我可以养活你”
激动雀跃的喊声戛然而止,小净尘呆立在门口,错愕的望着坐在落地窗前的白希景。
白希景一如既往的穿着白色衣裤,干净整洁得一层不染,却衬得黑发中的银霜刺目鲜明,朝阳从窗外洒入,淡淡的暖暖的,为他扑上一层静谧的妆容,白希景静静的望着窗外,他没有戴眼镜,凤眸深邃却酝酿着令人心酸的涟漪,听见小净尘兴奋的喊声,他微微一怔,转头,微笑
霎那之间,春暖花开,阳光普照~!
小净尘却眼眶一红,豆大的泪珠子就那么溢了出来,吧嗒吧嗒往下掉。
白希景微微一愣,忙起身,“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么?”
这话问出口连他自己都不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欺负他家闺女的生物存在么?
小净尘手一松,捆成扎的钞票立刻掉了一地,她也不管,踩着软妹币就朝着白希景扑了过去,抱着他精瘦的腰身,埋首在他胸前,她闷闷的哽咽,“爸爸~~!”
白希景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的环住她,可是胸口的衣服却湿了,带着温热热的黏腻感,白希景的心一下子就慌了,不停的拍着她,哄道,“怎么了?是不是大山小山欺负你了?告诉爸爸,爸爸去揍他们,还是饿了?你想吃什么,爸爸让人去做”
白希景的关心是发自肺腑的,这么多年早就已经形成了习惯,可是,本该习惯爸爸全身心呵护的小净尘,此刻却觉得爸爸的声音令她这么难受,心里像是被铁索缠住了一般,一阵拧巴拧巴的疼。
小净尘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越哭越凶,大有水漫金山的趋势。
白希景不禁有些头疼,小净尘轻易不会哭,一哭起来绝对惊天动地,泛滥成灾,他只好一个劲的拍着她哄着她,让她哭个够,哭饱了她自然就停了。
果然,断断续续一个多小时以后,泛滥的姑娘消停了。
她抽噎着,紧紧拽着白希景的衣摆,抬起头,泪水洗过的眼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仰望着白希景,认真的道,“爸爸,我一定会好好赚钱养你孝敬你的。”
白希景不禁有些晃神,平时让他啼笑皆非的话此刻听起来竟然莫名有些感动,恍然之间才发现,原来女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需要自己抱着爬楼梯的小屁孩,而是长成了个能够为他遮风挡雨的大姑娘,虽然,因为他的溺爱,这位姑娘天真单纯得吓人,可正因为她与众不同的天真与单纯,让多少心怀不轨的人摔得一脸血跌得满头包。
白希景突然失声笑了起来,笑声里有着豁然与畅快,他一心只想着为女儿创造一个能够无忧无虑快乐逍遥的帝国,却忘记了,以她的秉性,这个世界的规则根本就束缚不了她。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小净尘天性凉薄,无欲无求的她,又有什么能够让她患得患失束手束脚?!
活到如今二十岁,在她身边来来去去的人有多少,可是,除了方丈师傅和白希景,根本没有任何人能真正让她悲让她喜,这个世界的规则于她又有何关系?
说句难听的,哪怕她成了穷凶极恶的狂徒,以她的身手也根本无人能够抓捕到她,无法让她接受制裁,一切律法就只是空谈而已,可笑他竟然一叶障目,到现在才看清楚,这个世界,于她而言不过只是佛祖坐下的镜花水月,她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曾执着过,又有什么是她在乎的。
如今能让她真情流露,说出“爸爸,我一定会好好赚钱养你孝敬你”这种话,白希景突然有一种将俯瞰众生的佛陀拉入红尘的错觉,感觉真特么的好~~!
白希景咧嘴笑得像犯二的大山一样,压着小净尘的脑袋用力揉了揉,“好,爸爸等着你养。”
“嗯。”小净尘重重一点头,仿佛许下了承载一生的承诺。
一转头,她认认真真将满地的软妹币给捡了起来,一张张数清楚,然后拉着大山算账,爸爸的吃穿住行一样一样的算清楚,然后自以为赚了大钱的妹纸傻眼了,特么的她辛辛苦苦一晚上,竟然还不够爸爸吃两顿饭,一日三餐神马的太贵了有木有~~!
被坑了十四年的爹终于一朝翻身农奴把歌唱,开始坑女儿了,撒花,庆祝一下~\(≧▽≦)/~
***********************
【不知道有多少亲生了女儿,有木有给女儿剃光头的,举起手来~~~,哈哈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