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科幻灵异 -> 火鸦

第575章 云州城主的手杖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嘎嘎,嘎嘎!他,伤了我!”
一个尖利的声音在房间里盘旋,像是从死亡之地刚刚逃离出来的灵魂一样,那么的惊惧,那么的愤怒!那么凄厉!
“嘎嘎,嘎…”
这声音越来越凄厉,就这样从云州地产大楼的窗户传出去,让整个云州城都激荡起凄厉的呼啸!
“这是怎么了?是谁来到了我们这里?”很多云州人抬起头,望向黑压压的城东。
那个原来是充满阳光与朝气的大楼,现在已经是被乌云覆盖!
“难道,这云州又要经历血雨腥风……”喃喃自语的一个妇人,黑裙长发,推着轮椅从云州城快速掠过,她自是接到了云州城里一个神秘电话,只是点话还没有说完,却已经是挂断了。
黑裙妇人不知道的是,此时跟自己打电话的人,已经歪倒在椅子上,她的面前是一片血肉模湖的恐惧场面。
“你们抓了多少人?”大楼里面,凄厉呼喊了几声后的黑袍人,开始冷冷的问白发老者,这个欧阳家的长老。
很显然黑袍里的海州大人是一道魂魄受了伤,对这些抱着必死之心的云州精英阶层,有了许多忌惮!
“大人,我们将这里的长老们,都,都抓了,总共是7人,加上那,那个鹤老,还有董,董事长,一共就是9人!”欧阳兮战战兢兢地说,他已经是满头大汗,脸上与身上还沾着鹤老的血肉,头深深的磕在地板上,不敢抬头。
“嗯!还不错,有劲道!”黑袍老人嘴里突然发出一颗畅快的声音,像是享用了世间美味一般,一边还发出砸吧嘴巴的声响。
“是不是,他们身上都安装了这种自毁装置?你们都是些蠢货,连这个都没有搞清楚!白白损失了一个最好的躯壳!”黑袍人突然又厉声说。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但是咱们已经拿下了这云州,这几个废物已经没有用处了!请大人将他们押在大牢,小老儿慢慢审问,一定能够破解他们的自毁装置,那个时候在敬献给大人不迟!”欧阳兮似乎从黑袍人的话语里听到了另一层意思,连忙说。
“不!把这几个人都给我装到车上!还有,还有雾州的那些人!”黑袍人顿了一下,接着说,“云州,雾州,他们这么守备空虚,看样子都把重点放在了雾州沙漠!我们立刻收拾,迅速赶去雾州沙漠,将那些造反的家伙,全部抓起来,呵呵,全部抓起来!”
“现在……就去雾州沙漠?”欧阳兮似乎一时还没有想明白,紧紧问了一句。
“蠢货!人类不是有一句话,叫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我们就让他,程紫山,去雾州沙漠跟那个鬼脸玩个够,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就去一网打净!”
欧阳兮不敢再说一句话,他句偻着缓缓退出满是血腥味的办公室,然后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等在楼外的随从说,“立刻准备一辆卡车,将这些人都装进去!”
说完话,欧阳兮闪身就走进了云州地产大楼最神秘的一间办公室,城主办公室。
他要在这里找到城主的信物,他要将这些重要的物品,敬献给最厉害的神鸦大人,云州新的主宰,也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只是,当欧阳兮甩了甩白发,轻轻关上门,然后一屁股坐在真皮的办公椅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舒服吗?”
一个沙哑的女人的声音。
欧阳兮一惊,这个时候他才看到,正对自己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黑裙的妇人,她的头发很长,掩盖住了大部分的脸,只是露出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为什么跑进这里来!”欧阳兮厉声问,一边就要掏出自己随身的武器。
“呼”一声,一粒长长的铁钉像子弹一样,飞到欧阳兮跟前,狠狠地插入他面前的桌面上,尾翼在空中不停地颤栗。
如同此刻颤栗不已的欧阳兮!
“还要动手吗?”沙哑的声音冷冷地问。
“不,不动了,请问阁下是谁?有何来意!”欧阳兮当然是个老江湖,他没有想到自己一时急于心切,闯进城主办公室,碰上了硬茬儿!
“欧阳家的长老!欧阳兮!云州,是你出卖的吧!”黑裙妇人嘴里冷冷的吐出几个字,让欧阳兮顿时冒出一阵冷汗。
这个女人,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不,不关我的事!是大人,不,是海州料到云州雾州空虚,他们派出精兵强将一举攻破了云州,雾州!”死不承认是老江湖欧阳兮的特点,他打定主意咬死不承认。
“哼!果然,死不认账是你的特色!”妇人冷冷的说,“你是要找城主的手杖,向你的主子邀功吗?”
“不,不是!我要保护云州的圣物!”欧阳兮依然是断然否定,那怕是此刻他的眼睛依然在房间里咕噜噜地转动。
“告诉我,他们被关在哪儿?海州下一步要干什么?说对了,我可以告诉你云州城主手扙在哪里!”黑裙妇人依然是冷冷的说,她的脸隐藏在长发里面,让人看不清楚。
“大…他让把云州们俘虏押上大卡车,然后与雾州的会合,一起去,去…”欧阳兮心里不停地琢磨,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如实告诉自己知道的,让这个大神去跟海州的神鸦大人争斗去!
“去哪里?”
“雾州沙漠!程紫山,不,程少主失踪的那个地方!”欧阳兮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大卡车现在已经在4号楼下,将从那里转运俘虏,不,董事长一行,去雾州!”
“嗯!”黑裙女人沉吟一声,然后勐地起身,欧阳兮这才看清楚,妇人是坐着一个轮椅,长裙将椅身盖着,才没有看出来。
此时,妇人已经拉开门,就要出去。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城主手杖在…”欧阳兮失望地喊叫起来。
“你面前的铁钉就是钥匙,密码在钥匙上…”妇人的话语还在风中弥漫,她与轮椅已经是走远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