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钱柜文学 -> 其他小说 -> 留里克的崛起

第876章 今晚贝雅希尔公主是最幸福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佩切涅格公主随商团抵达诺夫哥罗德,国王将与之完婚,好消息被散布出去,万千民众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定要看看那女子是何等的美丽。
欢愉的气氛持续弥漫着,话说众斯拉夫民众并不觉得国王娶一个草原女子是特别伟大的事情,他们整体显得无所谓。
包括老罗斯人在内的众罗斯移民,虽然觉得这世间欢乐的事情,还不至于欢乐得忘乎所以。
佩切涅格人终究是来自遥远地方的商贾,他们或许是实力强大的国家,但在罗斯的地界并没有权势。这场婚姻更像是远方之国贡献女贵族,来购买罗斯国王的奖赏,联姻是为了商业的方便。
遂在欢愉气氛下掩藏着奇怪的感觉,终归那是国王留里克选定的新婚姻,民众还是要捧场的。
事情传到王后的耳朵里,斯维特兰娜心头像压了块石头。作为王后,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再寻花问柳,哪怕这是一场政治婚姻。
她可以接受丈夫与卡洛塔姐姐的亲密独处,因为卡洛塔有自己的封地,是可以信赖的人,也不会涉及权力核心。
新到的佩切涅格公主当如何?
她不得不提高警惕。
平和而寒冷的白天,她带着儿子奥斯本,和儿子的几个兄弟玩耍。雷格拉夫、卡尔·奥斯塔拉、奥列格和奥斯本,四个男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无出其右都要称呼王后斯维特兰娜为母亲。奥斯本只是刚刚会嘟囔些短语,勉强能够在大人搀扶下站起来。而最大的雷格拉夫已经学会奔跑,嘴巴叭叭地说个不停。
诺夫哥罗德是她的娘家,这番住在娘家带一群孩子,没人觉得不合适。
她的老爹里古斯似乎是就剩一口气吊着的老家伙,也是乐见于自己的小女儿陪着一群男孩疯闹。
男孩们在庭院里堆雪人,兰娜就抱着裹得如同粽子的奥斯本坐在一边看着。
一些侍女一旁候着待命,突有侍女火急火燎地闯入,打破了男孩间的乐子。
“夫人!大王来了!”闯入的侍女突然半跪而言。
突然间,一枚雪弹击中这侍女的脑袋,投掷雪弹的雷格拉夫就在一边指着哈哈大笑。且看其他男孩,见得大哥这么彪,跟着手舞足蹈笑起来。
兰娜猛地一记凶恶眼神,把顽劣的孩子们驱散。
“我知道了。”她说,“你先退下吧。把头发上的雪弄掉。”
留里克此来正是要与王后好好聊聊,摸清她的态度,若是有不悦的心思就说服她。同样也是特意来此看看自己的儿子们,毕竟赶巧了这个机会,自己现有的四个儿子,暂时性的全交给了王后看管。
当他抵达之际,王后已经回到自己卧室。
她仍旧抱着亲生儿子奥斯本,指挥着另外三个男孩站好成一排。
留里克站在房间里如同巨人,他俯视着虎头虎脑的雷格拉夫,又瞧瞧站得有些晃荡的卡尔和奥列格。
“臭小子们,站得不稳以后怎么当战士?立正。”
他一声令下,只见雷格拉夫绷着笑脸努力憋笑,绷得如同一根钢筋。见大哥如此,奥列格和卡尔慢了一拍有样学样。
儿子们的滑稽动作因为留里克大喜,挨个抚摸他们的脑袋又挨个举高高抱一下,就催促着一边玩耍去。
长大一些的男孩蹦蹦跳跳跑走,留里克终于坐到了正妻身边。
他逗弄一下自己的太子奥斯本,欣赏儿子咿咿呀呀的笑声。
“奥佳越来越像你了。”兰娜痴痴地说着。
“的确。你……仍是那般美丽。”
留里克亲上王后的脸颊,再低声耳语:“人人都说我是一头公牛,我的确是的。今晚我仍是陪着你,我们,得给奥斯本斯拉夫,再创造一个弟弟。”
“我……”兰娜点点头满面春风,有些话都冲到嗓子眼了,留里克这么一说她反倒不着急。
……
这一宿,王后得到了补偿,她满足了,甚至不由留里克亲自开口,是她先提及了那件事。她依偎在国王的怀中:“他们来的时候我见过贝雅希尔了。她不错,就是那副眼神骗不过我。她不是柔弱女子。”
“我知道。她杀过人。你也知道,那些草原人生活的环境强敌环伺,一个女贵族必须是女战士。兰娜,你非常优秀,十二岁的时候你就射杀过敌人了,所有的瓦良格人都承认你是女战士。”
“好吧。所以……你想如何待她?此事很重要。”
“自然是纳入本王的后宫,而你也是会是她的姐姐。不过不用担心,我会把她安排到边地。兰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件事我也不会逼你说出来。说得再好,不如实际行动做得好不是?”
留里克的暗示已经趋近于明示,作为王后的兰娜稳固权势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母凭子贵,只要自己生育更多的儿子,地位就会愈发稳固。
王后得到了安抚的同时,在接下里的那场婚礼,王后斯维特兰娜必以高贵且极为特殊的的身份参加。
她参与其中的唯一目的,正是向贝雅希尔宣布自己是真正的正宫王后。甚至婚礼进行中时,留里克留在诺夫哥罗德的全部妻妾都会参与进来,届时没有谁的打扮比斯维特兰娜更加华丽。
国王与佩切涅格公主的婚礼将是一场政治秀场,斯拉夫族裔的正宫王后借此机会再度强化自身的地位。此举是作为人口极为庞大的斯拉夫人口看的,因为他们都是被维京人征服的存在,他们需要有光荣的事情自我安慰,才有利于留里克大王的统治。
与此同时,想法并不多的贝雅希尔,正被自己的大哥卡甘规训着。
她的发辫里坠着大量的玻璃珠,身上也吊着大量宝石。她被打扮得非常漂亮,连两位贴身的来自草原的女仆也借着主人的光荣换上漂亮衣装。
卡甘听说过罗斯人等极北人们的婚礼仪式,新郎赠予新娘利剑,双双向他们的神发誓,类似的仪式佩切涅格人并没有。
佩切涅格有自己的讲究,新郎要骑着骏马迎娶自己的妻子,妻子身着盛装,在娘家人的痛苦中离开。哭嫁是一种特别的仪式,作为贵族之女就是单纯仪式,对于平民真就成了别理。新郎将亲自抱着妻子共骑骏马围绕着部落的营长群招摇过市。新郎家还要派出一群健壮小伙骑马护卫,只为避免突然杀出个猛人来抢婚。
明日便是自己大婚之日,待在自己的住处,贝雅希尔安静地坐着,她内心紧张睡意全无,终究还是小憩了一阵子就被大哥卡甘闯入唤醒。
在这里,大哥卡甘是如同父亲的存在,一想到自己结婚之后就成了罗斯人,原则上与自己的草原故土没了关系,一股强烈的伤感就涌入心头。
再见得大哥,两行热泪突然涌出。
“你……何必哭呢?明明是大家都高兴的日子。”
“可是,今年之后我就是罗斯人。”
“这不好吗?你的命运当如此。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
贝雅希尔使劲点点头,她现在的快乐与悲伤交织着,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婚姻。
她走出住处,巨大的彩色罩头遮住了面颊。她最后穿戴着取自故乡的花纹盛装,佩戴上父汗给的首饰。她在大哥卡甘的亲自搀扶下,在多达二百名一样穿着盛装的佩切涅格骑兵的护送下,等待着新郎前来迎亲。
在此之前,卡甘与留里克已经就婚礼之事商量过,双方就盛装巡游一事达成共识,至于到了傍晚时分落实维京式的婚礼仪式又是另一回事了。
马蹄声伴随着铃铛声越来越近,盛装的留里克骑骏马而来。
多达五百名罗斯骑兵趁此机会集结,他们在彰显国王的高贵,是在向佩切涅格人彰显罗斯军威,也是给了贝雅希尔极大的体面。
晨曦金光普照苍白的大地,气候很冷,阳光照在脸上有着浸人的温暖。马匹喘着厚重的白雾,所有骑马的人都戴着不同款式的巨大绒帽,他们的喘息也有着一团雾气。
城内一片狭小的区域一下子聚集了七八百名骑兵,一时间人生鼎沸并伴随着骏马嘶鸣。
剧烈聒噪引得全城百姓走出家门,无论大家对佩切涅格新娘有什么看法,热闹的场面谁不喜欢呢?
此事终究是一件大事情,本是奉旨前来开会的各农庄的博雅尔贵族们,趁机走出官邸好好观摩一下国王的新婚。
那些常备军的年轻战士,举着旗杆提前行动,他们充当标兵的工作,在设计好的巡游道路两侧布阵,他们穿着统一旗帜统一站姿一样统一,乍一看去便是单纯靠人力组织起甬道。
城中男人女人都被要求穿上自己最华丽的衣服,若是有能力,男人务必穿戴好盔甲,以战士的形象示人。
早就得到了消息的住在姆斯季斯克和青年城的老罗斯移民倾巢出动,他们中的很多人将在今年的远征立下新的功勋,现在皆来为大王新婚捧场。
捧场其实是次要的,阿里克得到自己国王弟弟的特别说明,实质是挑出姆斯季斯克所有十二岁以上男子,或是年龄不大但身高已经了得的男孩(第一批混血孩子),原则上他们都是第一旗队的新鲜血液,就以战士身份进入诺夫哥罗德城里列阵,以向佩切涅格未来的可汗卡甘大秀肌肉。自然对外的称呼是给草原公主贝雅希尔荣光。
留里克的这些把戏卡甘若是看不懂就不配做可汗了,他很清楚罗斯人即将发动一场远征,也想了解一下自己的极北方的朋友的真实军事实力如何。
现在,国王留里克亲自抵达!
牛角号开始吹响,皮鼓随之敲打。
留里克此番带来了诺伦培训的乐队,他们吹奏欢快的曲调烘托欢愉气氛。
留里克麻利地下马,踏着监视的步伐走进那戴着盖头的华丽女子。
此刻,双方的士兵们已经开始起哄,罗斯骑兵与同行的步兵疯狂大喊、敲打自己的盾牌,佩切涅格战士高举着骑枪与剑扯着嗓门大吼。
如此热闹的场面只为一人,罩头下的贝雅希尔激动的双眸含泪,她等待着自己的男人摘下罩头。
命运降临了!
留里克俯身,撩开附在女孩头顶的绚丽花布,贝雅希尔展露出她小巧的脸颊。
“贝雅希尔,跟着我走吧。”
她点点头,激动的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留里克俯下身,将之一把抱起。就如预计的一样,这位年轻且天生矮小的草原女贵族将之抱起很轻松。
国王摘下帽子,取而代之是金色马尾发辫上戴其黄金桂冠。留里克面前侧坐着自己的新妻贝雅希尔,不过按照约定,她要继续盖上罩头,直到这场巡游的结束。
人们都希望看到草原公主的面容,奈何让围观的人们失望了。
民众倒也不亏,他们看到了国王的高贵尊荣,以及身后那铺天盖地的盛装骑兵。罗斯骑兵衣着极为华丽,统一的熊皮妆点玻璃珠和蓝布带,铁皮头盔为绒毛妆点,盔顶还有染色的大雁羽毛。相比之下佩切涅格骑兵装备差了些,衣着与罗斯骑兵高下立判,他们到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一个个戴上狰狞的铁面具,活像是森林里钻出来的怪兽。
骑兵所到,人们欢呼雀跃,相当多的人吹着口哨猛烈敲打盾牌,极尽噪音之能事。
透过罩头的缝隙,贝雅希尔可以略微看到外面的景致。她模糊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以及他们身后的建筑。这一切的景致与在草原故乡所见完全不同,相对于草原帐篷群的阔阔,诺夫哥罗德城中未免显得局促。
不同于新罗斯堡,诺夫哥罗德是在旧白树庄园基础上建造的城市,内部的巷道狭小而复杂,倒是围绕着环形城墙修筑的道路即宽阔又有着硬化路面。
留里克故意控制着速度,巡游耗费了不少时间。一时间超过三万人涌入城里,大家是来凑热闹的,国王就不能辜负民众的需求。
他很高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即是给了贝雅希尔体面,想必也深深震撼了卡甘吧?
确实,卡甘从没有想到这座不算陌生的诺夫哥罗德可以涌入如此多的人口,他不知道究竟来了多少人,只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头顶巨大绒帽的人。他们打扮得厚实,乍一看去也看不出男女。也有大量的孩童混迹人群里,这在草原难以想象。
他倒是看清了大量士兵打扮的人,一支支矛头向着蓝天,真显得道路两侧都是兵。
“留里克,这就是你实力的一部分吗?真的想不到……”
卡甘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他很庆幸自己与罗斯国王有着歃血的交情,此间是作为实质盟友真是太妙了。
佩切涅格婚礼的重头戏就是这骑马巡游,按照他们的礼仪,到了夜里再大吃一顿后,新郎抱着亲娘就可以进大帐了。且按照规矩,新郎的母亲会在次日检查新娘的身子,确保新人真的发生过关系。
老罗斯人的一些礼仪与佩切涅格人是相似的,追求更多的孩子是朴素的诉求,罗斯人有着特殊性,便是大大强调了新婚双方向诸神致敬起誓的戏码。
佩切涅格式婚礼告一段落,事情远远没有结束,维京式婚礼就在傍晚正式开始!
贝雅希尔卸下了草原盛装,她正式见到了罗斯王国的真正王后斯维特兰娜,还有国王众多的妻妾。
在这里后宫有着森严等级,但王后与大妃们只见的关系颇为融洽,就是那些最低等的十位妃子,现在只能作为一种注脚。
斯维特兰娜的华丽妆容胜过所有人,她比贝雅希尔高大不少,以突击学习的突厥佩切涅格方言问候一番,罢了举着老罗斯祖传的一支形态粗犷的牛角杯,呈上兑了蜂蜜的麦酒,赠予贝雅希尔。
这是瓦良格人的规矩,喝了这杯酒才能被大王的其他妻妾所接纳为姐妹。
贝雅希尔双手接过,当着她们的面将之全部喝尽。
她听从大哥卡甘的规训,此番表现得为王后十分恭敬,对其他大妃也一并的恭敬。她归还空了的牛角杯,磕磕绊绊地说了一番诺斯语的恭敬问候。
“很好嘛。姐,她和你说的一样。”兰娜看着身边卡洛塔的眼睛说道。
“贝雅希尔会是一个聪明的妹妹,等一切结束了,我可要把她带到南边。”
卡洛塔趁机再强调一下留里克的第十八位新婚妻子注定离开权力核心。
真正的婚礼重头戏在后方,留里克在筹备着传统维京礼仪。
大祭司露米娅人在过度,副祭司露米人被至到乌普萨拉神庙了,现在拥有第三祭司身份的人,实质上就是王后斯维特兰娜!
虽然很是神奇,但王后彻彻底底了成为了这场婚礼的司仪。
贝雅希尔换上维京人的素袍,戴上松枝编成的头冠,其上妆点大量玛瑙、青金石和玻璃珠。
她觉得身子很冷冻得瑟瑟发抖,见得自己的男人留里克一样衣着简单干练便只好强忍着。
她第一次感受到极北的极寒,诧异于这里人们的坚韧粗犷。更诧异于婚礼的祭司竟是王后!
最终,留里克的镶嵌宝石的短剑礼仪性地被贝雅希尔攥在手中,锋利剑刃直指夜幕苍穹。
留里克扶着她的胳膊,而她复述者兰娜所说的诺斯语誓言。那誓言的意思非常干脆,所谓拿起这把剑,就要为自己的丈夫生育勇敢的武士。至于剑刃向天,就是想北欧诸神尤其是奥丁宣誓,自己会是很好的女人。
一场盛大的宴席随着维京婚礼仪式的结束开席。
留里克准备了一场丰盛宴席,就是规模礼节性地次于当年迎娶王后的规格。
他可以控制自己的酒量,在夜神之际,抱着自己的新娘入洞房。
一切都是命运,贝雅希尔觉得自己像是被驯服的小马驹,她也精悍于罗斯国王的强悍,这一宿她终于成为了女人。
但对于她,一切才刚刚开始。
“你其实杀过敌人。”欢愉之后,留里克突然以突厥语说道。
亢奋未消的贝雅希尔猛得一惊,意欲坐起来。
“继续躺着吧。贝雅希尔,你是女战士,你哥告诉我了。”
“是……可是……”
“我知道。你不是柔弱女子,你想让我看得起你,而我……也的确需要你。”
如同箭射进心房,油灯暗光下的贝雅希尔连连点头。她非常诧异自己的男人说得话语自己听得明白,一切定是命运,而自己能被丈夫承认为女战士,真是太美妙的事。
“我会成为瓦尔基里吗?”她问。
“啊?”
“一位女战士。”
“当然。我就是要你作为女战士,你可是卡洛塔大力推荐了,你也将是特别的。”
留里克被这位新婚妻子紧紧抱住,今晚,身为佩切涅格汗国公主的贝雅希尔觉得自己就是最幸福的女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